第33章 为了那些被你践踏过的野草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4090字
  • 2022-05-17 18:33:40

夏焰的第一反应是利用影域脱离,但是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剑术无法奏效。他猛然低下头看去,才知道原来现在脚下所处的地面并不是平滑的。

原本矿场的地面虽然泥泞,且有碎石密布,但整体而言勉强能达到开启影域的条件。可是在经过烈火和哈维尔轮番轰炸后,周围的土地变得坑坑洼洼,并不是每一个落脚点都能任夏焰施展出廻影的心剑术。

一时的疏忽让夏焰陷入危机,他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作为替补方案的战术,那就是召唤剑灵代替自己挡下这一波攻击。

但是,就在夏焰准备这么做的时候,他犹豫了。

剑灵虽然不是人,但是他们能说话,可以跟我们沟通,有自己的想法,不也是活生生的存在么?这一刻,他十分厌恶自己刚才只是把剑灵当做工具的想法,虽然那只是夏焰下意识的判断,类似于求生本能一样的念头。

因为夏焰的犹豫,他错失了采取最佳应对的时机。飞扑到空中的幽灵狼张大了血盆大口,一口咬向夏焰的脖子。

在那相对僻静的角落里,燧火缩着脖子,一脸担忧地望着厮杀着的人们。烈火自从与他的团员们汇合之后,就弥补了他们在人数上的劣势。一个心剑士就算不能一骑当千,也至少可以以一敌百。虽然烈火在与哈维尔的交战中耗费了大量精力,但残余下来的力量拿来对付帝国军这些普通士兵还是绰绰有余的。燧火看着燃烧在天空中的一道道火焰剑影,心情复杂。三年前,烈火还是跟他一样的奴隶,三年后,自己还是奴隶,但烈火已经成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心剑士。燧火回看过去,除了那屈辱的36次越狱失败的经历,时间似乎没有留给他更多的东西。沉寂已久的心底荡起了一丝涟漪,他突然很想要出去看看这个世界,而不是每晚窝在那些冰冷的铁窗之中。

“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再被抓回去的!”

不知为何,燧火愿意相信这个不认识的少年对他做出的保证,就像当年他相信着自己和烈火终能逃出那个冰狱牢窟。所以,躲在后方的他,一直用默默关注的方式来对夏焰展开无声的应援。

面对幽灵狼突如其来的分裂攻击,夏焰即将陷入巨大危机,燧火心悬一线,不禁扯着嗓子喊出了他的名字:

“夏焰!”

这道尖细而微弱的呼喊声于空气中传播开来,却被周围那更为巨大的嘈杂声所淹没,没有人听到,也没有人在意,只是那把斜插在石头里的长剑,微不可见地动摇了一下。地面的砂石开始剧烈地抖动,一时地动山摇,一场毫无征兆的地鸣撼动了整个战场。

燧火也被这一震吓了一跳。他匍匐在地,稳住身形,冥冥中似有感应,下意识地看向那把石中剑,茫然地问道:

“是你,在呼唤我么?”

夏焰因为这阵地鸣,恰好躲过了分裂狼首的攻击,急忙后退几步,重新审视对手。

赛托斯从开战到现在,始终未移动一步。夏焰这时才明白铃音的提示,所谓召唤流的心剑士,就是主要依靠剑灵在前方战斗,而自己在后方指挥的类型。夏焰觉得如果要采取这样的作战方式,一定是因为剑灵的能力比较特殊,就比如眼前的幽灵狼,具有分裂和不具实体的特性,这些特性应该只在剑灵身上才具备,无法应用到心剑术上,所以赛托斯才主要依靠降灵手段作战。但是,如果这样去想的话,强的其实是剑灵,坐镇后方的心剑士本体应该是不具备什么威胁的。如果能绕过这些幽灵狼,攻击到后方的赛托斯,就能将其一举拿下。

做出这样的判断之后,夏焰立刻架起廻影,跑了起来。那只分离出来的小幽灵狼在扑空后立刻追了上来,而之前的那只大幽灵狼此时也回头冲了过来。夏焰发现,在分离过后,那只大幽灵狼的体格明显缩小了不少。

狼跑起来的速度要比人快上很多,分分钟夏焰就已经要被追上,并且面临被两面夹击的危险。就在这时,夏焰终于移动到一处平坦的地面,黑色漩涡于脚下乍现,他消失于原地,并瞬时出现在赛托斯的后方。

“哈啊!”夏焰举起廻影向下一劈,但赛托斯早已回身,两把剑交击在一起。那一大一小的幽灵狼已然狂奔而来,夏焰无奈,一边后撤一边隐入重新展开的影域之中。与此同时,赛托斯将剑挥向前方,两匹狼接收到讯号重新合并为一匹巨狼,紧跟着夏焰冲进了黑色漩涡之中。另一处山壁上影域又现,一人一狼扭作一团,飞射而出,在地上滚了几圈后成对峙之势。巨狼的牙齿正咬在廻影的剑身上,看来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夏焰用廻影挡下了巨狼的血盆大口。

夏焰用脚踢向狼身,但巨狼丝毫不受损伤,死死咬住廻影不肯松口,于是他握紧剑柄,用尽浑身的力气将剑抬起,扯着巨狼的身体大幅度地旋转手臂。巨狼浮向半空,因为离心力的缘故被甩飞,但它却一个后空翻轻盈地着地,同时没有停歇地继续猛扑而来。

夏焰趁此空档潜入影域,再度来到赛托斯的身边。刚才的一系列传送,其实目的是为了把幽灵狼引到距离赛托斯足够远的地方。目前,幽灵狼和赛托斯天各一方,根本来不及驰援。夏焰再度朝赛托斯挥出廻影,但是余光却瞥到身下一抹森白。一股恶寒让夏焰直觉性的放弃了攻击,直接后跳。利爪撕开了夏焰衣服胸前的布料,他看到一匹只有小腿大小的袖珍幽灵狼扑上高空然后回落至赛托斯的脚边。

“可恶,什么时候分裂的。”

至此,夏焰也算摸清了赛托斯心剑的能力。这个剑灵初时是个巨大的幽灵狼,但却能从身体上分离出任意大小的自我。分离出来多少,之前的体格就会减少多少。在保持总量的情况下,似乎能分裂多次,具体上限不明。而且,如有需要,也可以像刚才那样偷偷分裂出小狼藏在某处,在关键的时候偷袭对手。

看着正往这边赶来的大狼,夏焰再次一潜,这次从铃音身旁的山壁上钻了出来。

赛托斯一个手势之下,袖珍小狼跳到大狼身上,融进了对方的身体里,再次合并为最初的巨狼。

“怎么了,小子,这就不行了么?我都还没热身呢。”赛托斯嘲笑地说道。

夏焰没有把对方的挑衅放在心上,眼神凝重,头脑中展开风暴,演练着诸多可行的战术。

不得不承认,赛托斯的剑灵确实很难缠,它本身速度就很迅捷,再加上分裂的不可预测性,行动就更加多变,难以捉摸。赛托斯虽一直固定在一个地方,但战场辽阔,再配上这么灵活多变的剑灵,总是能藏好各种后手,化解夏焰的偷袭。而且廻影本身的能力已经被对方吃透,现在要想发动出其不意的攻击基本已不太可能。

夏焰皱起眉头向铃音看去,铃音默默承接着他的目光。突然,夏焰眼神中光芒一现,他凑近铃音,坏笑着说道:

“铃音,有没有兴趣合作一下?”

“什么?”

“我需要你帮我做件事,作为回报,我让你看场好戏。”

“要我说多少次,这都是你自找的,我是不会帮你的。”

“只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你听我说……”

夏焰把嘴贴在铃音的耳边,窃窃私语了一阵。

“只需要这样就好了?”铃音听完,怀疑地问道。

“是的,做得到么?”

“……你也太小瞧我了。”

说罢,铃音两手一甩,右手凭空虚握,唤出了心剑残雪。

“哦哦~终于还是要联手了么?小子你也真可怜,打不过,竟然要靠女人来帮忙?”赛托斯刻意挖苦地说道。

夏焰往前踏出一步,嘴角一扬,笑道:

“放心,杀你,还不需要脏了她的手!”

夏焰将廻影横空一振,脚下黑色漩涡涌了出来。赛托斯冷哼一声,将白骨弯刀竖在身前,身旁巨狼顿时仰天长啸,白光一闪,整个身体四零八落分裂成十几匹小狼分布于各处,这样夏焰不管从什么地方攻过来,赛托斯都可以万无一失地接招。

身体下沉入黑色空间的同时,夏焰对铃音点头示意。只见铃音一手握着剑柄,一手贴着剑身,将残雪横在身前,闭上双目,集中精神。

下一秒,黑色漩涡封闭,紧贴赛托斯身旁的地方,影域再现。

“呵呵,同样的招数,你还要来几次?”赛托斯冷笑着挥动手中之剑,十几匹小狼立马从四面八方提前扑向那个黑色的漩涡,一旦夏焰露头,无数狼牙就会将其撕碎。

远处铃音双眸一展,吹雪之息于空气中流动,赛托斯敏锐地感知到周遭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变得稀薄,甚至气压都发生了剧变。他暗感不妙,想要移动双腿,但霜晶突然凭空开始在他周围的各个方向凝结,等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和那些小狼们都已经被困在一个巨大的冰制空间之中。这是一个正二十面体的立体空间,由20个等边三角形平面构成。

夏焰从影域中显现,从下方朝赛托斯挥出一刀。脖子一阵发凉,赛托斯身体一侧,惊险地躲过这一击。而夏焰则直接借助挥刀的动作跳起,飞入上方一个平面中展开的影域内。那个黑色洞口关闭的同时,另一处洞口又出现在赛托斯背后的一处平面上,夏焰从那里飞跃而出,又是一刀。赛托斯命令小狼拿身体去挡,夏焰直接从半空掠过,消失于侧后方平面,并再度从上方平面出现。

夏焰想出的办法,效仿了他在千镜城堡中与廻影所化邪祟的一战,当时,廻影就是借助地下室里那些围成一圈的镜子,神出鬼没。铃音的心剑既然是冰属性,那么就能凭空造形,再加上冰是最佳的光滑平面,与夏焰廻影的能力简直绝配。在这由20个等边三角形组成的正二十面体内,夏焰可以在20个平面中自由穿梭,攻防一体。

而且,这个空间那么狭窄,赛托斯的剑灵根本无处遁形。而那些幽灵狼因为无论怎么分裂,总量不变,所以不管是集中为一匹巨狼还是分裂成无数小狼,都会挤在这个空间里,行动大大受限。对于赛托斯来说,可以作战的空间就这么大,但是对于夏焰来说,他可以潜身影域之中,所以作战空间接近于无限。赛托斯此刻相当于被困在一个很小的牢笼中,而夏焰则拥有广大而隐蔽的战场。

无奈之下,赛托斯只能用白骨弯刀展开肉搏,并尽量让幽灵狼盯住他没有办法后顾的地方。刀剑在空中交击,赛托斯却越发踉跄,他惊愕地发现,夏焰的速度越来越快,自己已渐渐承受不住他刀身带来的重量。在现实里,赛托斯看到夏焰是从四面八方飞出来的,但夏焰暗中控制影域,使影域里的穿行过程固定为垂直方向,这样,他就相当于一直在进行自由落体,在十几次穿梭过后,已经达到好比从百米高空降落的速度。

夏焰的身影在高速运动下越发模糊,空间中留下道道残影,赛托斯渐渐招架不住,这时,他决定拼死一搏,命令幽灵狼再次合并为巨狼挡在自己身前,用身体止住了夏焰的行动,然后他立刻将幽灵狼解体,从缝隙中挥出一剑,但被夏焰剑刃抵住,那些分裂出来的小狼一时包围住了夏焰,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已经没有他可以施展影域逃身的空间。赛托斯加重了施加在剑身上的力道,目的就是死死控制住夏焰,让他无法移动。

眼看那些小狼纷纷亮出尖牙利齿,准备向夏焰咬去,突然夏焰只用左手抵剑,另一只手探入赛托斯身下。一道红色妖光闪现,夏焰的右手中多出了一把雪白长刀。

“什……?!”

赛托斯没有把话说完,长刀划过了他的脖颈。头盔连同他的首级腾空而起,一时血浆四溅,染红了整个冰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