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幽灵狼剑赛托斯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4788字
  • 2022-05-16 11:58:34

年轻时的哈维尔,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狂傲的气魄。他在地下拳赛百战百胜,所以自认天下无敌,谁都不放在眼里。

但同时,他也非常的孤独。

他自小便是孤儿,没有亲人。因为长相凶恶,也没人愿意跟他做朋友。他决定只为了自己而活,活的比任何人都强大,这样就没人敢看不起他。

二十七岁那年,一场战火波及到了他所居住的小镇,如天灾一般吞噬了一切。在战场上,哈维尔目睹了两名心剑士之间的战斗,这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以来都过着井底之蛙一般的生活。

于是,背上一个很小的行囊,哈维尔开始了流浪。既然注定孤独,只有变得强大才能让他获得安全感。

这场寻找自我的旅程持续了五年,直到他来到霸炎帝国最南部的一个小村庄,听到了一个传闻。传闻说在附近的火山地带,存在着一块不祥的地域。不管是谁,只要接近那里,就会受到恶魔的诅咒,发狂地奔向周围的岩浆。

哈维尔义无反顾地踏入了火山,在一个无比幽深的黑暗溶洞里,见到了这个恶魔。

那是一把暗红色的锯齿大剑,深深地插在一处石台中,石台的周围仅能容下一人落脚,外围则被一片沸腾的岩浆湖覆盖。

剑身上散发出闪烁不息的红色妖光,像是无声的呐喊。哈维尔突然涌上了一种感觉,他觉得这把剑外形虽令人惧怕,但却隐约让他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哈维尔向前踏出一步,那暗红色的光芒突然照亮了整个洞窟,令他眼前一黑,脑海里似乎有无数个声音在嘈杂地窃窃私语。

哈维尔凭借与生俱来的顽强意志力,勉强保留住一丝意识,好不容易止住了自主往岩浆方向移动的双腿。

他朝上看去,见洞顶低垂,上面长满了嶙峋的石笋。于是,他起身一跃,用惊人的臂力抓着那些石笋把身体荡了过去,落在了石台之上。这时,铺天盖地的暗红色光芒却突然停息,脑海里的那些窃窃私语声也停了下来。

哈维尔突然明白,为什么之前这把剑会让他有亲切的感觉。因为就算是恶魔,也是会感到孤单的啊。

“什么嘛,原来你也和我一样啊。”

哈维尔于是握紧剑柄,拔出了那把暗红色的大剑……

之后,哈维尔就接受了军队的征召。霸炎帝国的军中,实力至上,作为心剑士的他因骁勇善战,军衔屡屡破格提升,终于在37岁的时候,成为了帝国二十一名师团长的其中一个。

……

从这类似冥想一样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夏焰不禁一阵唏嘘。每次跟心剑缔结契约,就能看到这把剑以及他前任主人的记忆,这过程仿佛是在经历他人的人生,切身体会他们尝过的每一个喜悦,悲伤,愤怒和酸楚。现在,刀剑易主,夏焰执起它们,就能感受到那承载了前人生命的重量。

哈维尔生前也是个体面人啊!

夏焰本来并不想开这种不尊重死者的玩笑,但如果不在心中这么吐槽一下,他怕自己钻牛角尖,陷入一股无法控制的自我厌恶情绪中。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撤离这个地方。对生命意义的探讨,可以等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之后,慢慢去思考。

对于这把新获得的心剑,夏焰正快速地了解并掌握着它的能力。

在心剑术方面,这把剑的能力非常单一。首先,它能不断向外输出一种叫做“斗气”的暗红色光芒,使用者可以将这种“斗气”做以下两个方面的应用:

第一种,夏焰称之为“斗气附体”,也就是把斗气如战衣一般披在自己身上。在这种情况下,力量,速度,体格和感知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上升。但因为夏焰和它刚刚缔结契约,契合度还没有多少,所以现在能提高的幅度很有限,大概充其量也只有1.2倍左右吧。

第二种,夏焰称之为“斗气化形”,简单来说,就是将四散的斗气凝聚在一处,形成如同实体一般的物质,就比如哈维尔之前那个巨大的暗红色利爪。在这个能力的应用上,夏焰发散思维,立刻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比如可以把斗气集中在剑身上,让武器的攻击力和攻击幅度大为增加;或者把斗气集中在那些容易受伤的要害部位,形成一层额外的防护罩;又或者将斗气变化为各种形状,这样就相当于随身带了一个万能的工具箱。

夏焰甚至想做一些实验,看看化为实体的斗气是否可以被单独操控。如果可以的话,他能以此衍生出相当多的战术。

说实话,就算这把心剑只具备以上性能,夏焰也足以立刻将其投入使用。但是,让他为难的是,这把剑存在一个非常致命的副作用,那就是会在使用过程中让使用者的理智度持续下降。而这个下降的速度,不是直线的,甚至是波状的。

刚开始的时候,理智度的下降速度会很慢,但随着使用时间的增加,下降的速度会变得越来越快。

“不到5分钟,就会让我变成一个傻子?”

夏焰笑了笑,决定暂时将这把心剑封存起来,等有时间进行演练过后再看看具体该怎么使用它。现在想想,哈维尔还真是厉害,他刚才与烈火作战了至少半个小时,但却没见他完全丧失理智。这要么是因为他跟剑灵已经达到很高的契合度,要么是因为他本人就像野兽一样,所以心智的下降对他影响不大,亦或是哈维尔就算理智度下降,仍然能依靠着自己的野兽本能去作战。

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

夏焰决定不再多想,突然发现身边的烈火一直好奇地打量着他,一副惊恐的表情。

“你怎么了?”夏焰问道。

“是我眼花了么?”烈火睁大眼睛说道,“你明明有一把心剑了,为什么还能跟别的心剑缔结契约?”

“哦,这个啊……”夏焰挠了挠脑袋,不知该从何处讲起,“我的情况比较特殊,等从这出去之后再好好跟你解释吧。”

“哦……”烈火虽然抱着满腹的疑问,但还是勉强收起了好奇心,转而问道,“找到了吗?”

夏焰一瞬间就明白烈火所指,以点头的动作代替回答,同时用眼神指出燧火所在的位置。

烈火也点了点头,准备招呼手下,趁着场上气氛有所缓解的当下且战且退。

但就在这时,上方的矿洞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众人抬头,只见两个身影从矿洞中跃出,他们都是心剑士,已经各自祭出了彼此的心剑,即使是在半空中也没有停止交战。

那个有着较小一号身形的人是烈火和夏焰都熟悉的对象,她手握冰魄般的寒刀,在空中画出一道道湛蓝色的轨迹。一阵刀剑对冲后,她借助反作用力使出一个后空翻,并稳稳地落在岩壁上,动作轻盈得如同蝴蝶在翩然起舞。

真美!

夏焰第一次发现,手持杀人的凶器,进行赌上性命的搏杀,居然也能如此优雅。铃音的招式华丽,在极具美感的同时又不失机动性,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动作是多余的。

她瞅了一眼落在另一处岩壁上的对手,又看了看下方,与夏焰四目相对。接着,她轻振刀身,寒霜之气凝聚于脚下,一道冰梯凭空而现,铃音就像踩着滑滑梯一样滑行了下来。

她轻飘飘地降落到人群的中央,收起了心剑残雪,在自己人和帝国军士兵呆滞的目光中悠然踱步。她一边拍打着手上并不存在的尘土,一边绕到夏焰身后的不远处,找了一处较为平坦的石壁,懒洋洋地靠了上去,打起了哈欠。

空气中隐隐有冷风吹过,飕飕的……

“呃……”夏焰看着这样的铃音,不知该说些什么。

“看我干嘛,交给你了,我说过我不会帮忙的呀。”铃音愣愣地说道。

这个女孩子在某些问题上,还真是有种莫名其妙的固执和坚持啊。

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夏焰转身看去,那另一个人影已经不知用什么办法从高高的岩壁上下来了,他手握一把如白骨般材质的细长弯刀,穿着一身覆盖到头部的白银轻装铠甲,正是第十三师团的师团长,赛托斯。

夏焰眼中燃烧起熊熊烈火,他再也无法隐藏心中的怒意。这份愤怒,自从进入采矿场以来,就被他深埋在心中,现在,终于到了爆发的那一刻。

场上的帝国士兵们看到长官降临,原本消退下去的士气都涨了回来,他们一个个呐喊着冲杀向炎狼佣兵团的人。不知为何,夏焰觉得他们的声音中带着颤抖,放眼望去,他们握着兵器的手竟然也在轻微地抖动。

是恐惧么?因为眼前这个全身穿着铠甲的男人?

烈火召唤出六把火焰剑影,光是这样就已经让他疲惫不堪,喘息不止。

在刚才与哈维尔的战斗中,烈火已经耗尽了精力,现在再与赛托斯连战不是明智之举。这么想着的夏焰拍了拍烈火的肩膀,说道:

“你去帮你的小弟们应付那些帝国军的士兵,这家伙交给我。”

烈火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同时担心地问道:

“没问题么?”

“当然!”夏焰答得斩钉截铁,声音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烈火点了点头,一边警戒地盯着赛托斯,一边向自己人那边移动。

虽然看不见赛托斯此时的表情,但从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点来看,显然是没有把烈火的行为放在心上。

他的面甲转向倒在地上的哈维尔,然后转回到夏焰所在的方向,用不甚在意的声音问道:

“你干的?”

“是又怎样?”夏焰一边回话,一边静静地唤出心剑廻影。

“哼。”赛托斯慢慢走到哈维尔的尸体旁边,低头俯视了片刻。

接着,他抬起一只脚,在夏焰诧异的目光中,用力地踩到尸体的脑袋上。

“没用的东西。”

一下,两下,三下……赛托斯足足踩踏了五下,直到头骨发出一声令人不快的清脆声响,他才停了下来。

夏焰用眼神露骨地展现出自己的厌恶,对方亵渎死者的行为让他觉得恶心。

“小子,你能解决掉哈维尔,确实有些本事。”赛托斯说着对哈维尔的脑袋再次展开一记猛踢,接着,尸体的脖子就向着诡异的角度弯曲了过去。

像是玩腻了一般,赛托斯重新把玩起自己那如白骨般材质的细长弯刀,淡淡地说道:

“但如果你以为我跟那个笨蛋一样那么好解决的话,可就大错特错了。”

“是吗?”夏焰不屑地发出一声冷哼,“至少人家正大光明,但你却是个藏头露尾的鼠辈。”

赛托斯身上杀气更甚,似乎被这句话戳到了痛点。

“小心点,小子,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这么久了都没人告诉你吗?真可怜。那我今天就要跟你说个明白,你不但是个藏头露尾的鼠辈,还是个只敢对尸体施暴的娘娘腔。”

赛托斯彻底被激怒,手中弯刀用力一挥,夏焰的视线中开始出现了一个透明的东西。起初,夏焰并未看清那是什么东西,只是隐约可见它有着某种动物的形体,并且如活物一般在行动。

渐渐地,那个透明形体逐渐明朗,轮廓也越来越清晰,最后,化为了一条白色的幽灵巨狼。

“小心,对方是召唤流的心剑士。”

一道沉稳的女声让夏焰整个人为之一振,他向后看去,发现铃音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嘴唇就像从未开启过。但刚才的声音,明明是她发出来的啊。

嗯,果然是个性格古怪的家伙。做出如此判断后,夏焰也不再纠结,准备应战。

召唤流的心剑士?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幽灵巨狼的身体就像燃烧的火焰,只不过,火焰的颜色是白色的,而且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

赛托斯持剑一指,巨狼仰天一声狼嚎,疾驰了过来。

夏焰没有立刻跑开,他的直觉告诉他,现在与其胡乱逃跑,不如屏气凝神,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闪避对方的攻击上,这样说不定还有反击的机会。姑且不论那到底是不是狼,毕竟有着狼的形态,既然如此,跑是肯定跑不过的。速度上既然处于绝对劣势,就当以不动而制动,关键在于时机的把握。

夏焰玩过很多电子游戏,其中的动作游戏一般都有一个概念,叫做“目押”。所谓“目押”就是在特定的时机,按下按键,然后发动招式。格斗游戏的“目押”接受输入时间,都非常短,通常都限定在一秒以内。

夏焰现在想做的就是对眼前这只向自己奔来的幽灵狼,采取“目押”的方式来应对。等它朝自己扑来,张开血盆大口,即将碰触到自己的那一瞬,夏焰侧身躲避,然后对其反击。

玩过无数电子游戏的夏焰自认对“目押”时机的判断已能做到非常准确的程度,哪怕第一次见到的攻击,也能提前做出些许预判。

因此,夏焰将心剑举在自己面前,就像日本剑道中的中段构型。

但是,幽灵巨狼在跑过来的过程中,时隐时现,并不是时刻处于夏焰的视野里。夏焰没有因此而慌张,心神仿佛进入微观世界,周围的一切都放慢了流速。他看着那匹巨狼,出现,消失,出现,又消失,那频率渐渐对上了自己的呼吸节奏。

终于,巨狼已近在咫尺,它巨爪撑地,跳跃升空,却突然消失于半空。

吸——呼—!

夏焰双目一凝,侧身滑出一步,幽灵狼的血盆大口恰好于虚空中显现,与夏焰擦身而过。

没有迟疑,夏焰挥下了黑曜石般的直剑,砍中了幽灵狼的躯体!

……

……

没有流血,没有声响,甚至没有砍中实物的触感,夏焰的剑只是划过一道虚影!

幽灵巨狼那由森白鬼火组成的身躯还在空中向前跃进,背部却突然一阵涌动,那里有什么东西慢慢地鼓胀了起来。夏焰定睛一看,只见一双空洞的眼睛直视着他,心底不禁涌出一股恶寒。巨狼的背上,居然生出了另一个狼首!又一匹幽灵狼从之前那只巨狼的身体上分离,满口尖牙猛然朝着夏焰的脸庞袭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