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黑暗中的曙光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598字
  • 2022-05-15 12:00:00

眼前的少年黑发黑瞳,年纪大约十来岁,与烈火所说的形象吻合!

他的眼神涣散,似乎没什么精神,脸看起来也好几天没有洗过了,上面的污渍像是已经印在了皮肤上。

靠近这位少年后,一股难以描述的臭味涌了上来,让夏焰感到一阵心酸。

“我叫夏焰,你是燧火吧?”

少年用很微弱的幅度点了点头,继续对来人投以略带迷茫的视线。

铃音抱着手臂,靠在一边的洞壁上,看着别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夏焰开始跟燧火简短地说明,包括烈火这三年来一直在找他,夏焰参与这次行动的原委,还有烈火正在下面为了拖延时间而奋战的事实。

但令夏焰感到意外的是,除了刚听到烈火名字的时候,燧火的眼神有些轻微的变化,其他时候燧火就只是静静地听着,整个人还是跟之前一样无精打采。

看着这样的燧火,夏焰眉头一皱,有些着急地拽起了他的手臂,说道:

“走吧,我带你逃出这个鬼地方。”

燧火的身体有些沉重,夏焰试了两次都没有将其拉起。照理说一个十来岁少年的体重,应该不到夏焰这个接近成年的男人拉不起来的程度,况且燧火身为奴隶,每天食不果腹,体重应该比一般同龄人更轻才对。

除非对方自己不想起来。

夏焰投以疑惑的目光,只见燧火低着头颅,似乎连说话都觉得费力一般地说道:

“逃出去,又有什么用。”

“你说什么?”

“逃出去,再被抓回来,这样又有什么用呢?”燧火抬起脑袋,他的目光无神,同死人一样,“我已经尝试过了,36次吧,试着逃出去……但没有用,还是被抓回来,干更重的活,遭更毒的打……”

夏焰十分诧异,故事里那个给予烈火生的希望和鼓励的少年已经不在了,时间杀死了故事里的他。他曾对烈火说过烈火有着活人的眼神,而现在这名少年自己的眼神却已经死了。

“不要放弃啊,烈火这三年来都没有放弃过要救你出去,你怎么能自己先放弃呢。”夏焰双手按在燧火的肩膀上,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

“烈火……”就像是在记忆里寻找那个名字对应的容貌,但想了一会儿,燧火却摇了摇头,说道,“他真笨,我明明让他好好照顾自己的,说什么来救我,既然逃出去了,自己好好活着不就行了……”

啪!

一个响亮而清脆的声音在矿洞里响起,铃音不禁侧目,只看见夏焰高抬到空中的手臂。

燧火瞪大了眼睛,脸上渐渐红肿了一块,但混在污渍中不是很显眼。

轻叹一口气,夏焰语重心长地说道:

“三年前,你拯救过一个人,现在那个人来救你了,不管怎样,请不要让他的付出显得廉价。”

燧火用手摸着被打的那一侧脸颊,火辣辣地疼,他感觉得到,这种疼,和那些鞭子的毒打不一样。因此,他开始涌出泪水。

“烈火和他带来的人现在为了救你正在外面作战,你听到那些惨叫声了么,如果你还在这里自暴自弃,他们就会不停地死去,直至一个人都不剩。”

“可是……可是我这种人,我这种人不值得他们拯救!”燧火声音渐渐提高,那一成不变的表情终于开始带上了某种情绪,夹杂着悲伤,夹杂着不解和少许的愤怒。愤怒的对象,不是夏焰,也不是烈火和他的团员,而是燧火自己。他不觉得自己有被拯救的价值,更何况那么多人要跑来为其牺牲,为什么呢?为什么要牺牲这么多人的生命,去拯救我一个人呢?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夏焰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

“没有谁会不值得被拯救,他们愿意为你牺牲,就证明你在某些人的心中是重要的。”

燧火再也控制不住泪腺,哇哇大哭起来,之前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的倔强,夏焰看到,他的眼神中终于有了生命的光彩。

夏焰向其伸出一只手,静静地等待。燧火看着对方站在他面前,矿洞外的阳光越过他的轮廓洒在燧火身上,就像曙光一般。于是,他尝试般地伸出手臂,但伸了一半,又颤颤巍巍地想要缩回。这时,夏焰一把抓住了他,咧嘴笑道:

“这世上所有的事,不尝试过又怎么知道呢?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再被抓回去的,放心!”

那张笑脸不知为何让燧火觉得无比的安心。

铃音静静地在一旁看着这幅画面,那眼神,就像是遇见新鲜事物的小孩一样,咀嚼着夏焰话中的意味。

突然,她神色一变,冷冷地注视着矿洞外,在那里,一个背着光的人影徐徐走来。

“本来想跟上来看看你们到底在耍什么花招,原来只是在玩过家家,真是让我失望。”

夏焰把燧火提起来挡在自己身后,戒备地唤出廻影。

“你是谁?”

来人是一个穿着一整套白银铠甲的男子,他头上也戴着头盔,覆着面甲,所以看不到他的容貌。

“我叫赛托斯,第十三师团的指挥官。”

夏焰当机立断,没有任何迟疑地在脚下召出影域,带着燧火一同潜了进去。赛托斯呆立在原地,对着一旁的铃音有些震惊地问道:

“他就这样把你留下来了?”

铃音冷哼一声,唤出心剑残雪,矿洞里的温度顿时下降了一大截。

“他把我留下是因为相信我的实力,虽然我说过不帮忙,但若是为了自保,我也是会出手的。怎样,要打么?”

面对铃音这带有挑衅意味的话语,赛托斯就像被逗笑了一般地说道:

“今天这里的疯子还真多啊。”

……

夏焰一个瞬移,带着燧火来到了矿场平地的角落,藏在一处帐篷后的阴影里。虽然终于得见仇人,夏焰还是展现出了他出奇冷静的一面,他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纵观整个战局而做出的判断。

“等着吧,赛托斯,我会让你尝到地狱的滋味,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夏焰深知如果现在与赛托斯交战,一则营救燧火的目的可能无法达成,二则烈火那边久战不利,战线随时可能会崩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错误的判断可能会让整个战局倾斜,反过来说,正确的判断则可以在细微处挽救整个局面。

因为一下子接近了战场,那些刀剑碰撞的金属声和火焰爆炸的轰鸣声突然就显得很大。夏焰不得不提高自己的音量喊道:

“你在这里躲着,我等会回来接你!”

说完夏焰就借助影域穿行离开了。燧火没来得及喊出的那句“我也想帮忙”被收了回来,仔细想想,自己能帮上什么忙。这么弱,活着都已经要竭尽全力了,还去逞什么强呢。

……

烈火身边浮现的剑影越来越少了,本来他能召唤出十二道剑影,用完了就立即补充,但是现在漂浮在他身后的,仅仅只有八把了。似乎这种自动探索敌人的心剑术,要更加耗费精力。而现在,烈火的精力已经耗费了相当多。而对手却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少损伤。

不,准确地说,烈火对哈维尔的攻击确实有一定的效果,几次的近距离爆炸也确实让他受到了相当大程度的损伤。但是,哈维尔的心剑看来不只是能够强化使用者的体能,就连肉体的恢复力,也得到了一定的提升。所以那些损伤经过一定时间,都慢慢痊愈。一旦打起消耗战,烈火就大为不利了。

一道黑色漩涡在烈火身边出现,让烈火整个人为之一振。从中出现的夏焰让哈维尔警惕地停下了攻击,像只猎豹一样紧紧盯着他看。

夏焰对着烈火一个眼神,一个点头,就让他明白了一切。只见烈火重新站稳,画出日冕召唤出八道剑影。下一秒,夏焰往右,烈火往左,两人不约而同地在同一刻往两个相反的方向飞奔,哈维尔一时不知道该去追谁,就在他把目标锁定在新来的夏焰身上,准备拿暗红色的利爪撕裂他的身体时,八把剑影向其后背飞来,他不得已背转过身,跟刚才一样巨爪猛地一挥。于是爆炸声响起,一时硝烟弥漫。

哈维尔想要移动,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脚凝固在地面上。他愕然地往下看去,只见夏焰从下方那不知何时已变为黑色沼泽的地面中露出了上半身,两只手死死地抓住哈维尔的脚踝。

“你这混蛋!”

哈维尔怒吼,将右手的暗红色锯齿长剑往下猛插,但一道耀眼而炽热的光华闪过,烈火将八道剑影合并为一把巨大的火焰剑,劈向哈维尔被控制在原地的身躯。

空气中划过一道巨大的热浪,让周围所有的帝国士兵和炎狼佣兵团的团员们都一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哈维尔屹立于风尘之中,持剑的右手高举却定格在那里。

不久后,他喷出一大口鲜血,缓缓低头看去。他的腰腹留下一道巨大的焦痕,那里面的五脏六腑都已经被烧成了焦炭。

抬头看了一眼烈火和已经不知何时站在他身边的夏焰,哈维尔嘴角一弯,倒了下去。

哐啷当!

那把暗红色的锯齿剑也倒在了地上,失去主人的它变得黯淡无光。

场上一片死寂,夏焰在众人的目光下,走向那把心剑,并将其捡了起来。接着,这把剑浮向空中,像是在挣扎一般抖动着。但夏焰胸膛中闪出一道黄金色的光芒,如震慑魍魉的神光,那把剑随之安静,接着化为光点,融入夏焰心脏所在的地方。

头脑中出现了一些画面。

在一个看上去像是地下拳赛擂台的地方,一个长发的青年正赤着上半身,汗流浃背地与另外一个男人扭打在一起,周围是走场的美女和起哄的观众。几个回合下来,青年渐渐占了上风,但没想到他的对手龌龊地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匕首。

本来,在地下拳赛的规则里,是不允许双方私自携带武器的。但气氛进入高潮的时候,谁又真的在乎。那些起哄的观众们无非是渴望看到鲜血而来的,所以为了满足他们的欲望,没有人会上前阻止这样的小插曲。

青年不甚在意地一笑,四指向内弯曲做了个“放马过来”的动作。之前一直被对方按在地上摩擦的那个男人此时早已失去了理智,他只想一刀捅进对手的胸膛,管他什么规则,管他什么赏金。

但是,男子的手臂伸到一半突然被对手厚实的肱二头肌缠住,然后向着莫名其妙的地方弯了过去。

欢呼声很快就淹没了男子哀嚎的声音。

青年高举双臂,一头似乎从不打理的长发被他甩至脑后。

这个人,正是年轻时的哈维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