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动机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326字
  • 2022-05-16 19:38:15

烈火发现自己还是远远低估了这个年纪轻轻的对手。

夏焰先是通过转移右手的位置,偷袭了烈火,导致他失去重心。而这一举动最大的目的,其实是让朝前方倒下的烈火,不得不将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注视着地面。因此,夏焰整个人沉入黑沼,再从烈火的身后出现,这些烈火都没有注意到。

廻影的能力,本来就适合用于暗杀和偷袭。夏焰作为战斗上的完全新手,居然能战胜明显实力远强于他的烈火,其实还是属于侥幸。夏焰得利于对手并不通晓廻影的能力。如果烈火一开始就知道廻影是怎样的一把灵剑,那么只要有所防范,夏焰就难得可乘之机。

被夏焰的剑抵住脖子的烈火,脸上表情多有不甘,但想想自己确实是因为大意和轻敌才输掉了战斗,因此也就慢慢释然了。

此时,周围房屋的门都打开了一道缝,十数双眼睛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们。其中,也包括旅馆的老板。他一直听从夏焰的要求,紧锁着房门,屋外的打斗声响让他心惊胆战,冷汗直流,直到刚才,打斗声停下,他才偷偷地打开房门,见是夏焰站到了最后,这才着实松了一口气。

“小子,有点本事。”烈火脸上浮起笑容,同时朝前方伸出手掌,制止了那些意图冲上来救他的小弟们,“不过还是嫩了点,刚刚你明明有机会可以杀我的。”

夏焰站在烈火身后将剑锋死死地抵住他的咽喉,毕竟对方是心剑士,他不敢有丝毫懈怠,时刻提防着一切可能发生的变故。

“我对你的性命一点也不感兴趣。我之前说过,只要你们离开,并不再骚扰这座镇上的人,我自然会放了所有人。”

烈火先是低头沉默了一阵,夏焰从背后看不到他的表情。接着,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说道:“如果你能先放人,我会立马让我的手下们全部撤走,我最后再单独离开。如果你怕我们不守约定,再次来犯,那也可以留我在这里继续做人质。”

烈火作为领袖,似乎担心同伴永远多过担心自己。感受到烈火态度中的认真,夏焰有所触动,他的思绪回到了刚进锡安镇的时候,重新回想着当时那些遍地野火焚烧的痕迹带给他的诡异感受,结合目前所看到的烈火这个人的性格,头脑中一个假设渐渐成形。

他目光如炬,盯着眼前这个单膝跪在地上的男子的背影,说道:

“放人简单,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说吧。”

夏焰目光扫过周围数名蠢蠢欲动的小弟,意有所指地问道:

“为什么盯上这个镇子?”

“……我不懂你的意思。”从夏焰的角度看去,烈火背对着自己低着头,看不出他此时的表情。

“还不够明确么,我是在问你们这些人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持续注视着烈火背影的夏焰发现,对方的呼吸明显停顿了一秒。就连周围那七八个小弟,也突然静止了下来。

“……我还是不懂你在说什么。”尽管如此,烈火依旧维持着之前的态度。

此时,铃音从房顶跳了下来,轻盈地着地,引来一众小弟侧目。只见她默默靠在旅馆的外墙上,饶有兴味地看着夏焰。

夏焰把想说的话在头脑中略微整理了一番后,娓娓道来。

“镇子上随处可见一片片烧灼的痕迹,有人跟我说,那是你们放火烧的。但是,你们只是放火,却不抢劫,看起来就像是单纯的纵火犯或者纯粹的闹事者。不过,奇怪的是,你们放火烧毁的东西,只是一些不会造成多少财产损失的物品,所有的民居基本都安然无恙,也就是说,这些纵火行为,是在严格的人为控制下进行的。”

烈火微微闭目,对夏焰的话语不予置评,却丝毫没有打断他的意思。

“既然你们刻意控制纵火的规模,又不去抢劫,那么显然,你们根本就没有伤害这里民众的意图。最近采矿场的士兵来这个镇上抓壮丁的事情,只要是住在附近的人,都会知道。你们如果是想要趁这个镇子男丁稀少,掠夺钱财,那么也早就可以下手。若只是要破坏财物,图一时之快,更没有必要小心翼翼地放火。”

夏焰说着看了一眼躲在门缝后的旅馆老板,微微一笑,“而且,你们为了霸占区区一座乡村旅馆,居然还特意提前跑来通知老板,无非也是为了让他在这段时间里做好准备,少接生意,避免到时候惊吓到客人。说白了,这些举动无非就是为了一个目的。”

夏焰目光扫过那些穿戴着整齐装备的人们,笃定地说道:

“那就是,把这个小镇变为你们的临时据点,以筹备接下来的某种行动,我说的对吧?”

铃音眼神微动,那七八个小弟则是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夏焰抓过来暴打一顿。

“哼!”一声带着赞许意味的哼笑声从烈火的嘴里传出。只见他回转头颅,用目光深深打量着身后的这位少年。

“真厉害,看来你能赢我,不仅仅是靠着侥幸。”烈火没有直接肯定夏焰的结论,但态度中已然说明了一切,“不过,如何猜测是你的自由,我只想救出我的同伴,其余的,无可奉告。”

夏焰深深看了烈火一眼,沉声说道:

“我现在改主意了,要我放了你的人,你就得告诉我答案。说吧,你们到底想在这座镇子里做什么?”

烈火再次沉默数秒后,冷哼一声,摇了摇头:

“本来,你要是答应放人的话,我真的会考虑就此撤退,但看来你还是对自己的处境太过自信了呀,小子。”

空气中隐隐传来一阵难以言喻的压迫感,连带着周遭的温度都在渐渐升高。

“我刚才说,你明明有机会杀死我,其实我的意思是,你那个时候没有果断下手,就再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主人,小心!”廻影那沉稳的女声在夏焰的心像世界中响起,令夏焰警觉性地后退三尺,果断放弃了对烈火的挟持。

就在夏焰刚有所动的瞬间,一道火焰突兀地从烈火的背后升起,闪烁之间,一个红色的人影从火焰中显现。

那是一个留着干练的褐色短发,目光有些清冷的少年。他两耳耳垂各挂着一个金色的环形耳坠,身上穿着的红色服装像极了以前夏焰在《龙珠》里看过的武道服,不过却更加宽松和好看,带点新奇的异域风格。

他手心向上,一个巴掌大的火球凭空出现。接着,他一甩胳膊,就像投掷垒球那样将火球往夏焰的方向砸去。

没有片刻的迟疑,夏焰使用廻影的能力,在脚下制造出一个黑色旋涡,然后潜了下去,正好避开了迎面而来的攻击。

转瞬间,夏焰出现在不远处一栋房屋二楼玻璃窗前的阳台上,从高处俯视而下,思考着如何应对这突然扭转的局势。

烈火的小弟们都围了过来,站在了烈火的身边。在他们最前方,是那个红衣的少年。

一团黑雾在夏焰身边浮现,并慢慢化为一道女性的身影。留着黑色长发,有着精灵般尖长耳朵的廻影幻化而出。

“主人,那是对方的剑灵。”

“果然还是出来了。”

显然,夏焰早就预料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自从降灵召唤出廻影之后,夏焰就明白心剑士除了直接通过心剑术来使用剑灵的能力以外,还能通过降灵,召唤剑灵,并让他们直接自行行动。

只不过,这样做的话,心剑士手中的剑就不再能够使用任何心剑术,而变成了一把普通的武器。直到剑灵消失,回到剑心中,心剑士的武器才能继续发挥功效。

从刚才开始,夏焰只不过是一直在试探,看看能不能从烈火的口中多套出一些情报来。

烈火起身,视线先是投向夏焰和其剑灵廻影,接着扫向一旁仍旧一副事不关己态度的铃音,最后又回到夏焰身上。

“我本来就不是喜欢谈判的人,如果你实在不肯解放我的小弟们,我直接打到你屈服便是。”

烈火眯起眼睛,目露凶光,两人的眼神在空中摩擦,交火。

“哎呀呀,虽然不管你的那些小弟在我的‘影域’中留存多久,都不会受到伤害。不过我指的只是生理上而已,心理方面我就不清楚了。毕竟人被关在完全黑暗的地方久了,肯定是会发疯的。”

听到夏焰这带有威胁口吻的话语,烈火的眼神变得更为犀利。

红衣少年突然原地消失,夏焰心中一凛,立刻也解除了廻影的降灵。同时右脚用力向后一踹,弄碎了身后的玻璃窗,并悄悄捡起了那一地碎片中相对来说较大的数块玻璃。

只见烈火双手持剑,在空中大幅度扭转旋回。剑身停留过的地方接连浮现三道燃烧着的剑形残影,先后如利箭一般向夏焰所在的位置射去。

夏焰毫不犹豫,用尽浑身力气,将手中的一块玻璃碎片扔向烈火所在的地方,同时自身潜入了暗影中,惊险地避开了烈火的攻击。

“散开!”

遵从着烈火的指示,一群小弟将烈火围在正中间,背对着他各自朝着不同方向摆开架势。他们不断观察着前方和地面。到了现在,就算是他们,也已经基本了解了夏焰心剑术的原理。

那块玻璃碎片并没有准确地朝着烈火所在的位置飞去,反而大大偏离了烈火预想的轨道,似乎要掠过他的头顶而去。

烈火四下张望,连每栋建筑的屋顶都不放过,但仍旧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夏焰的身影。

就在这时,那块玻璃碎片来到了烈火的正上方,黑色的漩涡突然从那片玻璃上出现。

多年的作战经验让烈火战士的直觉警醒,他惊愕地抬头,视野中夏焰携黑色长剑从天而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