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 凡古缘
  • 青灵竹
  • 3216字
  • 2022-05-22 16:05:00

古典雅致的厅房内坐着一个锦衣中年人,身材略胖,满面春风,一双小眼睛里透着精光。

这锦衣中年人名叫陆子鸣,是安南城第一大家族的家主,光是看家护院的护卫便有五百多人,还有一位侍奉了陆家三代人的先天期高手总管。

“老爷,大少爷从州府派人送回来百花果,吃了说是可以延年益寿”,一位身形干瘦,头发花白的老者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老者看似行将就木的样子,但却是这方圆万里第一高手。陆府总管赵林,如今已经有一百五十岁了。

陆子鸣眼前一亮,忙放下手里的茶杯,“赵叔快拿来我看看”。

只见玉盒里放着三枚白色芳香的果子,让人闻之垂涎。

陆子鸣拿起一枚咬了一口,肉甜多汁,入口即化,灵台顿时清明不少。

“好果子,不错,赵叔你也来一个”。

赵林笑着摆了摆手,“老头子我什么没吃过,老爷自己享用吧,我先出去了”。

陆子鸣也不再劝说,赵林年轻时游走大陆,见识比他这只去过周边几国的人不知要强多少倍。

“来人”

“老爷什么事”

一位俏丽的婢女从门外走了进来,躬身道。

“把这两颗果子给大夫人和二夫人拿过去”

“是”。

婢女接过果子便离去了。

陆子鸣咂了咂嘴,身子往后靠在椅背上,如今的生活虽然满意和享受,但内心还是有着一个无法释怀的遗憾。

天苍大陆武风盛行,自小尚武道的他却没这个天赋,成为一个后天宗师级武者已是极限。

这一生,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虽然小女儿有武道天赋,但心中的遗憾还是难以弥补丝毫。

“老爷,夫人用二少爷买回来的血参熬了一些粥,让我给您送来一碗”。

刚才离去的婢女又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打断了陆子鸣的遐思。

“哦,端过来吧”

泛着淡紫色的粥让人莫名有食欲,陆子鸣喝了一口,不咸不淡,带着一丝甜意。

“不错”

“爹,你看我带什么回来了?”

还没吃上几口,一位身着紧身短打的俊朗少年从门外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带什么回来了?”

陆子鸣放下碗,略带好奇地抬头看去。

只见这少年手里提溜着两只死去的五彩小蛇,有三尺长,另一只手里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布袋。

“啊”

一旁的婢女见到少年手里的五彩小蛇,惊叫了一声,又忙捂住小嘴。

少年对着婢女笑了笑,“彩儿你先出去吧”。

“是,三少爷”

说完,婢女一脸慌张,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五彩的蛇,从哪来捉的?”

陆子鸣有些惊奇,这五彩的蛇还是第一次见。

“刚才赵爷爷都觉着稀奇呢,这五彩蛇可是我在南山打猎遇到的,一直追到它们的蛇洞,还找到了不少好东西,您看看”。

少年一脸得意,将手里的布袋递了过去。

陆子鸣接过布袋看了看,里面竟有三色参、葛藤、风灵草、四叶根等数十种价值不菲的灵草药。

少年又从怀里摸出一个玉盒,说道:“这是其中一条五彩蛇的苦胆,另一条我吞了,这蛇胆吞下之后感觉对身体和力量都有很大的增幅”。

“这个留着给你四妹吧,你爹我一把年纪了,吃这个有些浪费了”。

少年的脸上顿时露出几分不满,“爹,你就是偏心,什么都想着四妹。四妹在天水宗,都不知道什么候能回来一次,她用不着这些,您快服用了吧?”。

陆子鸣无奈一笑,“你做哥哥的也得多想着你妹妹,不管日后她成为了什么样的人,她都是你妹妹”。

见少年还是一脸不乐,陆子鸣叹了口气道:“好了,这次的蛇胆我就服用了”。

说完,拿起蛇胆吞了下去,喉咙里顿时传来几分苦涩。

片刻后体内有一股热流涌现,流向四肢百骸,一阵噼里啪啦爆豆子般的声音在体内响起,有不明的黑色液体从体表溢了出来,这是体内排出的杂质。

陆子鸣感觉内劲浑厚了不少,原本已到极限的八千斤力气,此刻似乎接近万斤了,远超一般武者后天,不由有些欣喜。

“爹,二哥那里有草罗藤,我去拿一些来,正好用来泡个澡”,少年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等到少年出去后,陆子鸣挥舞了几下拳头,破空声随之响起,这种强大的感觉使得心中对于武道的欲望莫名浓烈了几分。

紧握拳头片刻,陆子鸣的眼里闪过一丝黯然,自语道:“此生是武道无望了,连个门槛都没踏上。要是能让我踏上先天境,哪怕片刻时间,此生无撼也”。

不过一盏茶时间,下人们已经弄好热水。又等少年拿来草罗藤,陆子鸣才脱衣进入了浴桶。

草罗藤看上去像是枯萎的叶子草藤一般,很是普通。但用来泡澡可以活络经血,加快体内气血运行,同时还有几分淬炼肉身的功效。

少年将手中的草罗藤放完,又想起什么,开口道:“爹,我带回来的那个布袋里也有些可以用来泡澡的草药,要不要一并放入?”。

陆子鸣搓洗着略胖的身子,也没多想,点头道:“放入吧”。

少年出去将自己的布袋提了进来,坐到浴桶边,将葛藤,四叶根,皂叶等能泡澡的都一股脑扔进了浴桶。

“枫儿,你今年也有十六岁了,家里一些产业也该接手试试了,跟你大哥、二哥学学做生意”,陆子鸣突然开口道。

“哎呀,爹,我都说了,我不喜欢做生意那些事情,您就别管我做什么了,我有手有脚还怕我饿死了不成”。

少年一边扔着草药,布袋里能扔的草药都差不多了扔完了,翻找了几下后,一株根须略长的灰色小草出现在眼前。

“这是?”,少年疑惑,有些像乌叶草,但是根须没有这么粗长。

“那你以后想做什么?你要不掌管部分生意,以后等我全部交给你大哥二哥,你再想从家里拿钱就困难了”,陆子鸣搓洗着身子,并没有注意到少年手里的草药。

少年的思绪被打断,下意识地将这株草药扔进了欲桶,神色不耐道:“我现在都没怎么拿家里钱了,更别说以后了,好了,您好好洗吧,不打扰您了”。

说完,少年匆匆起身离开了房间。

“唉…”

陆子鸣长叹了一口气。

灰色小草被扔进浴桶之后便沉了下去,片刻后竟然开始融化,化为一缕缕灰气融入了陆子鸣体内。

第一缕灰气融入体内时,陆子鸣只觉得气血沸腾,身体微微发热,并未太在意。但是体内气血渐渐似开水一般沸腾起来,丹田的内劲不受控制地自行运转,沿着体内筋脉游走一圈后又流回丹田。

回到丹田处的内劲继续旋转,慢慢浮现出一个内劲漩涡,天地间的灵气开始疯狂涌入丹田。

当第一缕真元从丹田漩涡内浮现时,陆子鸣惊呆了。

这是迈入先天境的征兆,发生了什么?

陆子鸣有一种极度的不真实感,但也不敢乱动,心里没有一丝喜悦,只有恐慌和无措。

在府院里的赵林察觉到灵气的异常波动,身形一动便出现在了陆子鸣屋门外。

赵林的面色阴晴不定,不敢推门而入,甚至都不敢出声询问一句。

坐在浴桶里的陆子鸣此时小心注意着体内的情况,丹田内的内劲已经转化了八成,等到全部转化为真元之时便是先天期了。

数十息后,当最后的一缕内劲转化为真元时,一股强大的气势从陆子鸣身上散发出来,让屋外的赵林都不由心惊。

府上一众下人也感受到了这股气势,身上汗毛到竖,心跳加快,忍不住颤粟。

“先天境?”

“我迈入先天境了”

“这是真的?”

坐在浴桶内的陆子鸣一脸不可置信,随意挥动了一下右手,一道气劲透体而出。

“砰”

在一侧的桌椅瞬间四分五裂爆开,这是真气外放,只有先天期高手才能做到。

“哈哈…我迈入先天期了,你爷爷的,我……”。

“噗”

“啊”

陆子鸣的恐惧被迈入先天境的喜悦冲散,但下一刻,丹田的真元突然剧烈波动,接着一声如瓷器碎裂的声音从丹田传来。

才凝聚的真元自行爆散了,陆子鸣的脸色瞬间煞白,喷出一口鲜血,倒在浴桶内气息萎靡,体表不断有鲜血冒出,染红浴桶里的水。

听到陆子鸣的大笑时,赵林迟疑了一下才推门走进屋里,正好看见陆子鸣喷出一口鲜血。

“老爷”

赵林惊呼一声,身形闪至跟前抓起陆子鸣的手,在其体内探查起来。

“怎么会这样?”

陆子鸣体内的丹田破碎,经脉寸断,生机耗尽,很像是用了某种生死秘术强行提高境界后的症状。

“老爷,你不会有事的,我带你去……去找医仙…医仙肯定能救活你”,赵林一脸悲痛,说着就要抱起陆子鸣。

陆子鸣的内心五味杂陈,摇了摇头,用尽全身力气说道:“赵叔,你……你冷静点,让我说……说完”。

赵林老泪纵横,整个人不停地颤抖着,难以接受眼前这一幕。

自己在陆家呆了百年,陆家安稳了百年,如今陆子鸣才四十多岁就要离去,悲痛之余,更有一种失责感。

当初陆家老太爷对自己不薄,没有陆家也没有今天的自己,如今自己却没有照顾好其后辈子孙。

“赵…赵叔,你不用…自责,与…与你无关。还有,下任府…府主…由枫儿担任,告诉他,我…我相信………”

话未说完,陆子鸣身子一软,就此离开人世,酉年四十四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