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狐族

“到了,我先去找个狐族族人叫门。”雷说着,从队伍中走了出来,走向有灯笼草微亮的一群土屋喊道,“鹰族族人来访,烦请通禀一下贵族族长。”

良久没有动静,正在众人以为狐族没有族人听到时,一只小狐狸探头探脑的从一个门后伸出来,口吐古伦大陆通用语,狐嘴一张一合,萌萌的问,“你是谁,找族长何事。”

“我是鹰族族人雷,后面的有我的族人,还有鄄水城族人,抓到的流浪兽还有......”

话还没说完,小狐狸“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隐隐还听到里面传出声音,“阿爹,外面有流浪兽,孩儿好怕怕!”

......

众人把谴责的目光投向被五花大绑的一众流浪兽。

“谁?流浪兽在哪?别怕,有你阿爹在!看我不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门里传来踢踢踏踏的声音,“嘭”的一声,门又被打开了,随着一声大吼,“流浪兽在哪!”一个手持木棒,裹着兽皮,一脸黑灰却掩盖不了俊逸面貌的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众目睽睽之下,那扇刚被打开的门“嘭”的一声再被关上。

......

听说狐族多美人.......难道美人性格都是这样的吗?

这下过了十来分钟,那扇一直“嘭”的开又关的门,这次终于是轻缓的“吱呀”一声,慢慢打开了。

还是那个狐族男子,却换了一身蛛丝衣裳,手拿一把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摇扇,看得出还好好的打理了一下自己,众人觉得一股风骚之气直扑门面。

“不知有贵客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还请见谅,敢问诸位,到我狐族是有何要事?”一副温润偏偏贵公子模样,与刚才那个手持木棒像伙夫一般的男子判若两人。

雷看了看周围,寂静无声,好像整个狐族只剩下他这一家,不由得犹疑,他太久没有来过狐族,难道变化竟然如此之大?

试探着问道,“我阿爹与贵族族长曾经有一段故交,今日路过此地,需叨扰一二......”

“你爹?谁啊?谁还没有个爹了,能不能直接说名字,说事?你们这些兽人就是喜欢绕弯子。”狐族男子撇撇嘴,转头又似乎觉得刚才的话不太符合自己的气质般,又加了句,“敢问你爹可在?烦请你爹出来一叙。”说完,又低声嘀咕了一句什么。

顾风祈看见鄄一挑了一下眉头,问道,“鄄一,你能听到后面他说了什么?”

“呃,大概意思是说,不知道他的印象有没有被成功挽救回来?”鄄一转头低声回答。

......

“听说,狐族自诩古伦大陆第一美貌与智慧并存之族......”多多在一旁听见了,不由得搭了一嘴。

顾风祈恍然大悟,哦~偶像包袱嘛,懂懂懂......

“阿爹。”雷向后面喊了一下,渊从后面走了出来。

“我与贵族族长胡言是好兄弟,今日路过,一为有要事需要在此叨扰一二,二也可一起叙下我们故友之情,不知族长胡言可在?烦请通报一下。你可与他说,鹰族的渊携族人来访。”

“胡言那老头儿?”狐族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渊,哼哼两下,“你们这是多久没有来过我狐族了呀。我分族出了个血脉顶好的族人,被封为少主,大部分族人早已经被接去王都了,我们一家因为媳妇刚好有孕在身,不宜奔波,后来又出了些事情,一直没有去王都,但是你们若是再过一段时间过来,那只能看到一个空族。我们最近也准备启程去王都了。”

“狐族少主竟然是来源于你们这一脉,真是可喜可贺,那现在胡言老兄是已经去了王都?”渊先道贺了一番,再问道。

“没错。你们有何事,现在也只能与我说了。若是必须要族长处理,那你们直接启程往王都去寻便是。话说,你们这又是鹰族又是蛇族的,死对头还这么和谐一起,还有那边抓着流浪兽,这是玩什么呢?”

“这个说来话长......”渊又把一路来发生的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

“你们这出个门,可真热闹......”狐族男子听得一脸惊讶,“既如此,那你们便随便找个地方先安顿一下吧,除了我们这家,其他都已经空了下来,若是有问题,再寻我,我叫狐离,狐族的狐,离开的离。现在的狐族少主是我的弟弟。狐幺幺,出来,见过这些叔叔伯伯。”狐离往屋里喊了一声。

一只未化形的小狐狸好奇的从门后走了出来,正是刚刚那个说流浪兽好可怕的小狐狸。

“这是我家的幼崽狐幺幺,他姆妈生他的时候去世了。先天发育不良,现在还没有养回来,还没学会变形,我留在这里这么久,也是为了照顾他,幺幺,向大家问好。”狐离蹲下来,摸摸小狐狸的脑袋。

“叔叔伯伯哥哥弟弟们好。”小狐狸狐幺幺有阿爹在身边,倒是一点都不害怕了,睁着圆圆大大的狐狸眼乖乖的向前面一群不认识的人打招呼。

“哈哈哈,刚好我们这里也有幼崽。冰,大宝,你们可以去和幺幺一起玩。”雷说完,又对狐离道,“刚好我们一行人也是去的王都,既然如此,那便一起吧,我是雷,这是我追随的雌性顾风祈,那位是阿祈的护卫队队长鄄一,其他人,你以后会慢慢认识的。”

“眼光倒是不错......”狐离看见顾风祈的长相,眼前一亮,念叨了一句。

“既如此,大家便先收拾整理下,早点休息,流浪兽那边鄄二你安排好族人轮流值守,把他们的老窝从他们嘴里撬出来,倔强的,就送他们去见兽神,流浪兽多的很,少几个不碍事。”

鄄一冷静的说完,一群流浪兽瑟瑟发抖。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不用你们撬。”一个流浪兽吓得连忙表忠心。

“混蛋,说什么瞎话呢!”那个被抓住的小头目一口唾沫便吐到那个流浪兽身上,正当大家以为他要严厉呵斥那个流浪兽出卖浪兽的可恶行径时,话锋一转,“大人,听我一言,我是流浪兽里的小头目,这里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群流浪兽了,我才是这群流浪兽里最有价值的。您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保证不说一句假话,我要回头是岸!”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