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拆门

“咖嚓”,树干被拍打断,大树倒下,蒿吾忙不迭的躲闪,下一刻他被提起来,一个五官妖艳,唇色殷红的男子出现在蒿吾眼前,正是蛇殷。

“你确定?”

蒿吾突然被提起,咳嗽不止,但听到问话,还是努力回答,“不,不确定,咳咳,但是……”

话还没说完,蒿吾便被甩到一旁,“不确定的事,你来与我说,是不是觉得自己活的太长了?”

蛇殷重新盘到另一棵树上,殷红的眼眸紧紧盯着蒿吾,似乎下一秒就要把他生吞活剥。

蒿吾被看的汗毛竖起,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仰头辩驳,“首领,不是这样的,我觉得这个有很大的可能,因为,因为那异星,他居然收买了一些兽人,来冒充他的族人!”

“冒充的族人?有点意思。所以呢,他为什么要收买兽人来做族人。”蛇殷尾巴一甩,漫不经心的说。

“此事原由暂时不知,但是,既然有了族人,那鹰族首领肯定不会任由一队外族人在部落常住的,他们要么返回部落,要么,也是在附近另外开驻地。所以,肯定会离开部落。”蒿吾分析道。

顾风祈没有想到,蒿吾胡说八道居然阴差阳错猜到了他接下来计划。

蒿吾这也是以防万一,那顾风祈居然有族人来,未成年的雌性很有可能都是会回去自己的母族的,若是那顾风祈就此离去,再找一个异星实在要花费的精力太大,倒不如将错就错,若是蛇殷这疯子跟着那顾风祈而去,那他以后的日子可就舒服了,祭司的身份高贵得很,忽悠这土部落的族人对他毕恭毕敬,不过小事一桩。

蛇殷眯着眼看树下的人,“你确定那是冒充的族人?不是你弄错了异星?”若是真的异星,抓到了,那这祭司也就毫无用处了……若不是鹰族对它们蛇族的气味太过敏感,他早已潜入鹰族部落偷人了。

蒿吾心里咯噔一下,更加注意控制自己的表情,“自然不会,这异星,自冰河期前到来,期间还做了两件大事,一件是出了制盐的方法,一件是热病的医治,这与异星的光芒大显的次数也对的上,绝无可能出错。”

“这两件事竟然就是异星做的?”蛇殷从自己属下处听到了东部部落做出的两件大事,虽然厌恶鹰族,但是不可否认,他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是震撼的。

“正是。”蒿吾恭敬的回答。

没想到异星竟然这么快就做出了如此惊艳的事情,若是这两件事发生时,异星在他们蛇族手上,那为他们蛇族带来的好处可是不知几何。

“那异星叫来冒充的族人有多少?可有高级兽人?”蛇殷问道,若是有比他兽力还要高的兽人,那此事可要从长计议。

“首领请放心,那异星叫来的,都是一些亚兽人,年纪看起来也与你不差上下,众所周知,亚兽人的兽力进化都是不如兽人的,我是祭司,无法看出他们的兽力,不过肯定是不及你的。”蒿吾半是奉承的道。

既是亚兽人,那就不需要太麻烦了,出了部落直接抓人就是,蛇殷还真的没见过有多厉害的亚兽人,倒是八大族的几个少主让他有点印象。

“唔,那异星的特征你告诉我一下。”

“那异星好认得很,很漂亮,是个雌性,与王都里最好看的雌性有的一比,还未成年,你若是看见克里部落的方向走出一队人,有很多亚兽人,里面还有个很好看的雌性,那必定就是异星无疑。”

居然还是雌性……那种柔弱一点战斗力都没有的废材生物。

“既然如此,那此事你继续跟进吧,尽快让他们走出克里部落。”突然知道异星是个雌性,蛇殷便兴致缺缺了,还以为是多强大的兽人呢。

想要通知的事情已经通知完,蒿吾真的是一刻都不想与这个疯子在一起,闻言便告辞回去。

看着蒿吾走远,蛇殷忽的开口,“这几天要认真盯紧一些,注意克里部落方向有没有蒿吾祭司描述的人,如果有,一定要跟紧了,及时跟我说。”

旁边几棵树上突然便出现几个蛇族族人,齐声回答,“是!”

“退下吧。”

听到蛇殷的话,人瞬间便变成几条绿色的小蛇,快速的游走下树,向克里部落的方向游走而去。

“嘭嘭嘭……”木门被捶打出阵阵响声,门外吉普在一声声叫喊着,“芙倍,你快出来,我们要启程了,再拖下去天就黑了。”

芙倍抱着双腿,在榻上缩着,紧紧的盯着被拍打得摇摇欲坠的门,一声不吭。

“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不然,我就要拆门进去了!”吉普在外面叫喊着,还有执二长老的声音传进来。

“芙倍,做错了事情是要受到惩罚的,别固执了,你好好在外族生活,不要闹脾气,想必一个雌性,也能在外过的不错。”

“我不要!你们让我姆妈去!是他指使我的!”芙倍崩溃的大喊。

真的到了要走的时候,芙倍知道害怕了,他不是蠢,自己的性子也知道,若是出了克里部落,他肯定不能像在克里部落一样那么任性恣意。

“哼!这种人还跟他有什么好说的,他是什么样的人,他姆妈又是什么样的人,几十年看过来,族人难道不知道吗?能绕他一命就是看在他姆妈给他顶罪的份上了!还如此恶劣,就该割舌再送走!”一个族人忿忿不平的道。

“你闭嘴!你才应该割舌!”芙倍大声吼道。

吉普想不到,到了这个时候,这个芙倍还是不懂察言观色,看来,他这个性子,就算到了别的部落,也是活不下去……

“拆门吧。”执二看着紧闭的门,淡淡说道。

“是!”吉普应了一声,走到紧闭的屋门,兽力倾泻而出,“轰”的一声,屋门变成一堆木碎四处飞散。

芙倍从榻上跳下来,跑到他面前恶狠狠的拍打,“你这个没良心的,我曾经也是你的伴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