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心凉

预想的事情成了事实,雷眼睛一缩,和旁边的人贴的更紧,保护的姿势十足。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转到顾风祈身上,有疑惑,有忧虑,更多的是恐惧。众人下意识的往旁边退,不一会,顾风祈身边那一小片地方就只剩下了雷。

顾风祈眯起双眼,看来,还真的是冲自己来的。

“顾风祈,你身为异世之人,身负罪孽,本来是要将你处死的,但是,想到你为部落做的两件大好事,勉强抵消你的一部分罪孽,只是将你逐出部落。你可不得怨怼,要学会感恩。”

撒贝斯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在他看来,能带来那样恐怖事情的雌性,其实就应该连灵魂都破灭,免得罪及他人。不过蒿吾说的话实在有理,他不能不考虑一下后果。

“首领,会不会弄错了,阿祈给部落带来的可都是好事,并不曾对部落做过坏事。”安澈轻声辩驳道。

听到安澈的话,有的族人也反应过来,几个受过顾风祈恩惠的族人更是面露愧色。

“那都是迷惑!他是为了让我们放松对他的警惕心。安澈巫医你太过善良了,并不知道有一种行为叫做伪装。”撒贝斯对安澈解释,也是对一些心有怀疑的族人解释顾风祈在部落一直以来的表现。

“刚才的画面你们也看见了,那便是兽神对我们的预警,收留这个异星,很可能会给我们部落带来天谴,我知道族人都心存善良,但是为了一个异世之人,而让自己和家人每时每刻都活在危险之中,真的值得吗?”蒿吾循循诱导着族人。

很多族人听了这番话,还犹疑的心纷纷定下来,是啊,我并不是为了自己,我还有家人,不能让家人也活在危险之中,他们对自己如是解释着,便心安理得的跟着一众人愤怒的看着顾风祈……

顾风祈只觉得好笑,这明明就是火山爆发的画面,自己有这个能力能令火山喷发?这等能力可厉害了。不过这祭司,究竟是如何发现自己是异世之人……

夜雪与宴司也是祭司,艾迦是兽王之子,若是夜雪他们得知自己是异世之人,在艾迦追求自己时,应该也会告知艾迦,以艾迦的性子,不可能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除非,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来自异世!

王都祭庙来的大祭司没发现自己是异星,反而被这个莫名其妙的所谓翼狮族祭司发现了?不可能,这其中,肯定有自己还没想明白的地方。

越到危急的时候,顾风祈的大脑便越是冷静,从各种蛛丝马迹中分析自己需要的数据。

“祭司大人,我就想问下,这预警里的画面,你可知道是什么神罚?”顾风祈没有反驳蒿吾对于他异星的话,反而是提了一个与他貌似无关的问题。

蒿吾愣了一下,这个幻象是他小时候随大祭司外出遇到的景象,当时那一片地方如被神罚,惨不忍睹,那一片的陆兽死伤无数,他不过稍微改变了下,变成了克里部落而已,而后来的红色火流是他根据幸存者的描述加上去的,他哪里知道是什么神罚,当然,这个肯定是不能说的。

蒿吾一脸严肃,“神罚如何有分,这是兽神的怒火,兽神如何惩罚,我等兽神的子民难以猜测。”

狗屁不通,说得那么诡异莫测,不就是不知道这是啥。

顾风祈忽然便想起,这个蒿吾祭司刚来时曾经给众人显示过他祭司的能力,冰那小孩儿说他看见了糖?那是不是可以猜测,这个蒿吾的祭司能力是幻象……可以让人看到自己想看的,以及可以让人看到蒿吾让他想看的景象……

顾风祈暂定自己便先如此猜测,而且蒿吾抬出兽神这座大佛,顾风祈还真是无法与他分辨。

毕竟这古伦大陆,带着点神话,兽力,巫力,兽神,这些都是顾风祈以前的世界一无所知的东西,未知的东西才是让人所畏惧的,它极有可能会打翻你以往的常识。

“请问蒿吾祭司大人,又是如何断定我是异世之人?我只是失去部分记忆,但是这并不能说我就不是古伦大陆之人。”顾风祈觉得自己还是弄清楚他们如何断定自己是异世之人比较好。

“异星于冰河期前出现在古伦大陆,我观星测位,得知异星在东部,因此而来。在此期间,异星两度光芒大绽,肯定是发生了大事情,而昨夜,我居然发现了一点异星的轨迹,感觉他就在附近,占卜一夜,推算出,异星就在我们克里部落!”蒿吾大声说道。

“而后,蒿吾祭司一早便来寻我,通过异星的一系列特点匹配,只有你,顾风祈,符合这些特点。”撒贝斯平静的说。

“所以,一切都是靠推测?”顾风祈微笑。

撒贝斯皱眉,“顾风祈,你莫要胡搅蛮缠,除了你,无人符合这些特点。”

“我失去部分记忆,不代表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异世之人,仅凭几件事就认定,要驱逐我出部落,是否太过轻率。”无论如何,既然没有实际的证据,那就不能认!

“你若非异世之人,又如何懂得那么多东西?知道那么多我们都不知道的食物,还知晓制作方法。还有制盐,还有治疗热病,这些事情,自你来之前,闻所未闻。”芙倍走了出来附和。

“原来,懂得太多居然还是我的原罪。那么说,我不会制盐,不会治疗热病,就没有这些罪名?呵呵,如果我不懂这两件事,此时此刻,你们是否还有心情与我在此讨论异世之人都未可知。”

有些事情的确经不起推敲,在做的时候顾风祈不后悔,可是现在因为自己为这个大陆做的事而陷入困境,也是有些心凉。

顾风祈说完,众人都有些面红耳赤。

“阿祈别怕,不管结局如何,我都会与你在。”雷在他身后轻轻说。

“还没发生的事,大家又何必如此惊慌。只是个推测,难道,我们就要把救了我们部落,甚至整个大陆的兽人的恩人驱逐出去吗?”一直围观的执二长老叹息一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