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异星

想到了办法,蒿吾整个人兴奋不已。

他轻轻踢一脚瘫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芙倍,“你说的可是真的?”

芙倍不耐烦的翻个身,“什么真的假的?”

“若是我能把那个小雌性赶出部落,你就不能说出我的事情。”

芙倍从地上爬起来,“你想到办法了?”

“有个初始想法,还得再琢磨一下,不过,可能需要你阿爹的相助。你先保证你不会说出我的秘密。”蒿吾想要一个保证。

芙倍不耐烦的看着他,“需要什么保证吗?我说了保证你会相信吗?我也有把柄在你身上,这才是最好的保证,若我反悔,你便说这一切都是我指使的,因为我拿你是蛇族祭司的事情威胁你。”

蒿吾点点头,如此的确是可以,两人手上各有对方把柄,才算是最安全。

“那你想要如何做?需要我阿爹如何配合。”芙倍问道。

“你可还记得我刚来部落时说的话?”

“都好几天了,每天接触的兽人那么多,说过的话那么多,谁还记得你说什么。”

“我说过,我来东部,是因为异星……”

芙倍睁大眼睛,“就是你与那个蛇族首领说的异星?你还说异星就在我克里部落!”

“没错。其实,我只知道异星在东部,但是具体在哪,我还没有推算出来,不过,这个异星的名头,我不介意让你的敌人使用一下……”蒿吾笑着说道,两件烦心的事都可以一起解决,一箭双雕,他实在是高兴得紧。

“这个异星,究竟有何用?确定能把顾风祈赶出去?”芙倍自小便在克里部落长大,虽然那天蒿吾与蛇殷话听了个差不多,但是与他无关的事情,向来是不会放在心上,这点,倒是与他的阿爹性格有异曲同工之处。

“这个,就要看你的阿爹了……异星,是来自异世之人,他很有可能,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不幸,也有可能会带来一些好事……可能会令这个大陆有重大的改变。不过,若是说要把顾风祈赶出部落,自然是要把异星往恶处说的。”蛇族,就是为了那可能的重大变化,想要掌握住异星。

“可是,这顾风祈来了部落,并没有做什么恶事……”反倒是有几件大好事……

“这个,就要看你阿爹的了,你可以说这是异星迷惑族人的手段……不过我看那顾风祈,已经笼络了部落一些族人的心,昨天那个长老明显就对他有所偏颇,若是你阿爹无法制住这些人的反对,那么,这个想法就是一个空谈……”说到这里,蒿吾也皱着眉。

“我倒是觉得,此事关键是在于你。”有了计划,芙倍开始精神抖擞。

“嗯?怎么说?”

“我阿爹,其实对自己不能掌握,有危险的事物,或者,会损害他自己利益的事情,特别反感。你只要把异星形容的非常可怕,那,他就会拼了命的,毁灭这个东西,或者,远离他……”

二十多年相邻而居的生活,显然,也是让芙倍深深知道他阿爹的本性。

外面已经有零零散散的声音响起,显然,是族人们已经起来了。

“我阿爹与姆妈,也应该起来了。再过几刻,估计就梳洗完毕,你过一会就去吧。”芙倍扭头看蒿吾,“若是失败了,你没有被族人杀死,或许倒是可以与我一同作伴离开部落。”

蒿吾不悦的瞪他一眼,“估计会让你失望了。”

蒿吾静静的想了一下,起身,把衣衫弄得更凌乱一点,也没有洗漱,凭感觉调整着自己的精神面貌,问芙倍,“你觉得我这个样子,可有够憔悴,够疲惫了?”

芙倍疑惑的看着他,“你要做什么?憔悴倒是有了……疲惫,你说话再弱一点可能更好点。”

蒿吾调整一下语气,有气无力的问,“这样?”

“就这样。”

蒿吾朝外面走去,芙倍急忙叫住他,“你要做什么去。”

“做你想要我做的事。”

蒿吾走到撒贝斯首领的树屋前,轻轻敲响了门。

“谁?”里屋传来撒贝斯的声音。

“首领,是我,祭司蒿吾。”蒿吾有气无力的答。

“吱呀”一声,门从里面打开,撒贝斯走了出来。

看见蒿吾状似凄惨的模样,很是惊讶,“祭司大人,你这是怎么了?”

“我昨夜观星,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先扶我进去,我再慢慢与你细说。”蒿吾一夜未睡,眼中布满血丝,加上凌乱的衣着,模样当真是吓人得紧。

撒贝斯皱眉,又是不得了的事,“祭司大人,若不是很着急,不若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我看你像是一夜未眠,精神不是很好。”

“我正是因为发现了一件大事,所以占卜了一晚上,才会如此憔悴。撒贝斯首领,此事事关重大,不容推迟,迟恐生变。”蒿吾一脸着急。

撒贝斯看蒿吾如此着急,难道,事情真的很严重……赶忙扶着她进了屋。

“首领大人,我先给你看点东西。”蒿吾严肃道。

下一秒,撒贝斯居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兽态,飞在空中,墨漆漆的天空似是就要下起暴雨。

正疑惑着,一阵狂风过,不知从哪里卷来了一堆灰烬,撒贝斯赶快降落下去,下面就是克里部落。

不对!撒贝斯看着前面的克里部落,被厚厚的灰烬所遮掩,根本看不清它原来的模样,克里部落,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轰隆”!

巨大的声音传来,几乎要震破撒贝斯的耳膜。

空气瞬间变得炽热,一朵蘑菇云在不远处升起,无数的火落在他的身上,痛的他满地打滚,地面传来一阵震动,撒贝斯忍着痛抬头看去,最后入眼是恐怖的红色水流。

‘啊!’撒贝斯满身冷汗的睁开眼,左右看了看,蒿吾还在面前,他跑出去,族人来来往往的忙碌着,一切如常。

“你给我看的那是什么!”撒贝斯跑回来,满目恐惧的喊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