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落定

湖亚平静的看着阿朵的歇斯底里,“阿朵,我也没有想到这样会导致可比的死去,我很抱歉。”

“你说谎……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可比在天上看着你们啊!你教育出这样狠毒的孩子,还妄想替他的过错受过,想替芙倍受过不止,还想减轻罪责?没有想到这样会导致可比的死去?你怎么不让芙倍去给戈比兽活活咬死啊?你知道那得多痛吗!”阿朵泪流了满面,这突然的反转,湖亚想给芙倍替罪,显然把他刺激得不轻。

“谁叫他……”

“啪!”

芙倍想说什么,湖亚却转头便一个耳光甩到他脸上。

芙倍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姆妈,咬唇低着头,睫毛下的眼睛神色不明,却再不敢出声了。

“对不起。”湖亚转头,静静的对阿朵说,“所有后果,我都会承担。”

众人面面相觑,这怎么处理,这可是首领伴侣,难道也挑断筋骨送去异族……

顾风祈皱眉,突然出声说道,“我想问下芙倍,引兽粉这件事,真的是你姆妈湖亚指使的吗?请首领伴侣不要回答,我们要听芙倍自己说。”

湖亚皱眉,正想开口,一道声音已经响起,“没错,就是我姆妈指使我做的,他因为旧仇,又知道可比那天要与阿朵一起去备冬,深知可比痴恋阿朵求而不得,所以让我准备好引兽粉,去诱导他,让他使用引兽粉在阿朵面前证明自己,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芙倍抬起头,声音冷静,表情漠然。

听完的族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不论阿朵与湖亚的争论是真是假,没有心的人,真的是让人心里发凉。

“虽然是诱导,但是我伴侣也说了,可比之死,实属意外,长老们看下这个事情如何解决?既是意外,那实在是不能怨恨任何人,毕竟,本意只是想轻微出个气罢了,处罚或许可以适当轻一些。”撒贝斯说。

两位长老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轻一些?不可能。”阿朵冷笑道,“死去的人难道活过来了?可比若是活过来,那这件事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胡闹,湖亚作为部落首领的伴侣,怎可与一般雌性相提并论,这不仅是丢首领的脸,还丢我们克里部落的脸。”执二长老斥责道。

“执二长老,这分明就是包庇!几十年前的旧仇,难道现在才想起来?若湖亚叔把真相说出来,我保证不难为他。”阿朵急道。

但湖亚眼观鼻鼻观心,不声不响,显然,即使芙倍再没良心,他也是不准备修改说辞了。

阿朵气的发抖,“而且,就算如湖亚叔所说,他为主谋,但是芙倍也是帮凶,不可能没有处罚吧!”

这,好像也有道理……执二长老与伯桑长老相对一眼,不禁摇头,唉,太乱了,太乱了。

“与我何关,阿朵你别抓到人就咬,跟疯了的野兽似得。我姆妈都说了,此事他会承担!”芙倍面容狰狞,似要把阿朵拆骨入腹。

顾风祈看看天色,这事情折腾了将近一天,现在还没得出结果来,他看了看周围族人,部分族人已经脸带不耐,毕竟无关自己的事情,大部分人还是带着吃瓜群众的心态,这件事可能还比不上现在让他们吃饱喝足来的重要。

“首领及各位长老,不若这样,现在首领伴侣湖亚与芙倍都已经承认,此事是由湖亚叔指使,芙倍执行,那么一个是主犯,一个便是从犯了。既如此,那二人都有罪,不过是严重与否罢了。”

顾风祈向前走一步说道,拖得越久,结果越难测,不如快刀斩乱麻,反而说不定能取得一个较为满意的结果。

“此话有理。”执二长老点点头,看来,这个会制盐的小雌性倒是真的不错,不是只有脸面好看而已,自己的孙子也快成年了……

“我们的事情不用你管!”芙倍惊恐大叫,他碰上顾风祈就没好事,看见顾风祈插手便觉得心里恐慌。

“闭嘴!你是有罪的人,没资格反对。”雷在顾风祈身后站定护住他。

“不用管他,那个小雌性,叫阿祈是吧?”执二长老问。

顾风祈点头应是。

阿朵见顾风祈走出来,眼睛微亮。

“你说说,若是你,怎么处理?”执二长老对着顾风祈,笑的慈祥可亲。

“执二长老,这么重大的事,让个未成年……”

撒贝斯没说完便被执二长老转头呵斥,“你自己家的人,作为首领都没有管好,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又回过头来笑眯眯对顾风祈说,“你继续,执二爷爷听着。”

……

“惩罚的问题,因为湖亚叔毕竟是首领伴侣,这也关系到一个部落的脸面,的确不适合送与外族这个惩罚,不过芙倍倒是挺适合的,断他筋骨这个事,毕竟只是从犯,就饶过他这个罢。”

顾风祈也是私心了一把,他看芙倍也不顺眼了,最好是有多远送多远。

阿朵想要说什么,顾风祈用眼神制止了他。

这样也好,保住性命,手脚还在,有吉普在,日子总不至于有多难过……湖亚姆妈想着,当然,他完全没有想过吉普的想法,别人愿不愿意照顾他的好孩子。

芙倍反应激烈,“我不要!我姆妈说他可以承担一切的!”

“像你这种雌性,赶紧滚出克里部落吧!恶心!”一个声音在人群里响起。

这个声音一出,人群里纷纷攘攘,声音不停。

“就按阿祈说的来!”

“没错,这种人简直污染我们部落的空气。”

“忍他好久了,走吧走吧,越远越好。”

“怎么会有这样的孩子对自己的姆妈……”

……

“安静!”执二长老用兽力大吼一声,众人纷纷安静下来,转头对顾风祈说,“你接着说。”

“至于湖亚叔,便在部落里赎罪吧……比如一些孤寡无人照顾的族人,就交给湖亚叔了。至于什么时候赎罪完,这个由大家来决定。”

湖亚毕竟是无辜的,他只是爱自己的孩子,顾风祈只小小惩戒他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