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揭露2

“竟然有这样的事,哼!若是查实了,必不轻饶。”伯桑长老拐杖在地上重重一击,冷声说道。

“我家芙倍是任性了点,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预谋害人的事情,阿朵,你是不是弄错了?”芙倍姆妈湖亚目光切切看着阿朵,似乎这样就能让阿朵点头道是。

“这么多年来,我们这一代雌性一起长大,每个都有每个人的性子,曾经,我也是以为芙倍只是有点娇气与任性,但是,人总是会变的,芙倍姆妈,你难道真的一点都没有感受到自己孩子的变化吗?”阿朵问道。

“他是我的孩子,我自然知道!”湖亚正色反驳,即使有变化,此时此刻,这种状况,他也绝对会选择保护自己的孩子。

“多说无益,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让你相信!”阿朵冷声说完,朝围观的人群一抬下巴,“还不上来?”

听见此话,人群里跳出两个兽人。

“大力,是那天值守却被芙倍叫走帮忙的兽人;亚瑟,是交易给芙倍引兽粉的兽人。大家若是有疑问,尽可以问他们。”阿朵说完,便站在一旁。

“大力,亚瑟,你们可要想清楚再说话,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若是说谎,连你们的姆妈阿爹都会感到蒙羞!若是最后发现你们说谎,克里部落,估计你们也是没脸待下去的。”撒贝斯冷声道,语藏威胁。

大力与亚瑟相互看一眼,阿爹姆妈?看来他们在首领眼里真是透明得紧,他们两个就是孤身一人,若是家大业大,也不会如此轻易得罪部落首领。

“大力,阿朵说可比死的那天,是你值守?却被芙倍叫去帮忙?芙倍让你帮忙做什么?”伯桑长老问,众族人都竖起耳朵听。

“回伯桑长老,那天的确是我值守,与我一起的还有另一个兽人。当时我们正在值守,芙倍突然跑过来,说是首领传令,其他部落各首领来了我们克里部落,忙不过来,需要我们支援,可是我们回到部落,却发现并没有需要我们做事的地方,芙倍又向我们解释,说是看我们值守太累了,特意让我们回来休息,并说,他会向撒贝斯首领解释的。”大力说到这里看了撒贝斯一眼。

“撒贝斯,可有这回事?”伯桑长老皱眉问他。

听完大力的话,撒贝斯就知要糟,否认没有这回事,就等于承认芙倍虚传命令,芙倍一条罪名肯定是有了。但是若是承认自己知道这个事情,那自己首领的威望必定会一落千丈,首领的位置说不定马上就要退位让贤……而人选……

撒贝斯看了一眼站在顾风祈旁边的雷,反正,接班首领,肯定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已经帮了芙倍太多了……若是自己在这个位子上,说不定,还能护他一段时间……若不然,以他的性子,怕是马上就得活不下去。

伴侣已经数十年,湖亚看见他的表情,眼里一阵恐慌,他摇着撒贝斯的胳膊,低声恳求,“撒贝斯,那是我们的孩子啊……你可千万别把孩子推进火坑……”

无知!只会看到眼前!撒贝斯甩开他的手,大声道,“我从未听说过这件事,可是,仅凭这个断定芙倍谋害人,是不是过于武断?”

湖亚疲惫的捂着眼睛,撒贝斯尽管挽救了一下,可是,本来芙倍就有个骄横任性的不好的标签,现在,估计大家更是避不可及了,只希望,吉普能一直对他这么好……

“仅凭这一个,自然证据有点单薄,亚瑟,接下来,请你说下,芙倍在你那里拿了多少引兽粉。”阿朵说。

“大家也都知道,我家就那么一点手艺,制作引兽粉,不过材料并不好找,芙倍要的太多,我又从别的族人那里交换了一些材料,才做好给他的,因为剂量太多,我还特意与他确认了一下。他说,冰河期就到了,怕不好打猎,特意准备给吉普用的……”

听到这里,有些聪明的族人都忍不住想捂脸,这芙倍,是坑爹完了又想坑伴侣?

亚瑟停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是,最后的那天,我们与吉普是一起去打猎的……因为已经临近冰河期,猎物太少,我还让吉普不要藏私,拿一些出来先用,回部落再还他,可是吉普说并没有这回事。那天一起去打猎的有好几个兽人,想必我这样说,大家肯定是有印象了,因为那天打猎,我们的确收获太少。”

族人里有几个兽人默默点头。

“既然引兽粉没有给吉普,那芙倍的引兽粉哪里去了,难道给首领了?首领,芙倍,有给过引兽粉你吗?”阿朵笑问。

撒贝斯眼里盛满怒气,就算他说给了,但是自己手上也没有引兽粉,谎言根本经不起推敲,如果说自己打猎用掉了,族人们都不是瞎子,估计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冰河期最后的一次打猎自己根本就没有去!只得压抑着回答,“没有。”

“既然都没有给,想必一个雌性拿这引兽粉也无甚用,若不是给了别人,比如可比……那肯定是还在芙倍手上。大家猜猜,引兽粉,还在不在芙倍手上?”阿朵笑眯眯的。

“我家孩子不在,阿朵你说什么自然都无人反驳你,若要定罪,自然也该等到芙倍回来,当面对质才是!你趁芙倍不在,就聚集大家说一堆,当事人不在,谁知道你是安的什么心!”

湖亚实在想不到什么了,只想着拖延时间,等芙倍回来,或者,等下就让他爹去通知他,若是他真的做了这些事……就让他走的远远的,千万不要再回来!

“我是无所谓,今天才说这事,也只是因为证据是今天才收集好。若是湖亚叔你执意要等到芙倍回来,那我们也是可以等的,今天,也该回来了。不过若是事情证实……族人们都记得族规,这种雌性该如何处理吧……”

一个面容苍老的兽人怒声道,“若真有此事,这种雌性,我们克里部落不会再容得下他,可比的命需要有人偿还,雌性珍贵,不会要他的命,就挑掉四肢筋骨,发卖到异族去当生育容器吧!”

“不!”湖亚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瘫软在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