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揭露

族人们面面相觑,很疑惑,阿朵这雌性是想做什么?

阿朵站在篝火晚会时搭的比武场上,看着众族人议论纷纷,深呼吸一口气,“请大家安静一下。”

伯桑长老拄着拐杖问,“阿朵啊,你把大伙都聚集在一起,这是做什么呢?”

“对啊,这回温期正忙着呢,若是没什么大事,叔可要说说你了。”一个黝黑壮实的兽人说。

阿朵红着眼睛看向伯桑长老,“伯桑长老爷爷,你年纪这么大了,还惊动你,是阿朵的不对,但是,我们部落竟然出了一个丧尽天良的雌性,这个,我必须要跟大家说说!说说这个雌性,是如何的为了一己之私,而把族人丢到危险的境地,令族人致死!”

顾风祈静静看着台上的人,聚集族人之前,阿朵找他说的话浮现在脑海里。

“我已经把可比死的事情调查清楚了,给芙倍交易引兽粉的兽人也找到了,他们都答应替我作证,但是,这以后,我就要当他们的伴侣了。”阿朵红着眼睛,嘴唇却弯着。

“可能会有更好的办法,你不如……”顾风祈想要劝说,阿朵却摆摆手打断了他。

“这件事压在我心里,都要成心病了,可比给我留下的印记太深,尽管,是他一手造成了自己的不幸,可是他救了我,这一件事,就足以抵挡他犯蠢的一切举动。”阿朵微笑着说。

“现在这个大陆,看起来是我们雌性受尽宠爱,但是,我们其实也是只能依附兽人生存,而且没有好处,别人为何要替我作证,而我雌性的身份,就是给他们的好处。除了我自己,我也无法给出什么报酬来,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惦念的人。”说到这里,阿朵还是笑着,却留下了眼泪。

顾风祈此时无比的怀念21世纪的法制社会。

“不管结果如何,我自己,是尽了力的……也算对得起可比了。虽然这个事情的引起,你也有一定责任……”说到这里,阿朵看了一眼顾风祈,“阿祈,有的时候,长得太好,真的就是原罪,希望雷能够一直保护好你。我替可比对你说声对不起。”

顾风祈知道自己十六七岁的模样,的确是算的上是奶油小生的,漂亮这个词语,用在他身上也是毫不违和。

他摸摸自己的脸,长得比女孩子还好看,也是自己的错咯。

“道歉什么的就不必了,这是你的选择,你觉得值得就好。若是将来后悔了……若是那时候我有能力,我会帮你。”顾风祈说。

此时顾风祈还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这句话成了阿朵逃命的唯一希望。

说回到比武场上,阿朵一番话掀起滔天巨浪,族人纷纷回忆最近非自然死亡的族人,很快,就从记忆里翻出一个兽人的名字——可比。

撒贝斯看着议论纷纷的族人,蹙眉不悦,“阿朵,你想说什么,直接说,不用这样拐弯抹角的。”

撒贝斯心里还为如何更换接班首领一事烦扰,现在阿朵又说了个惊人的大事,这不是给他找麻烦吗?他一堆事情都没处理完,与部落利益无关,与他自己利益无关的事,他心里是一点都不想知道的。

不过,现在族人都在一旁看着,不管如何,还是要做出一族首领的样子。

阿朵深深看了撒贝斯一眼,不知道这件事说出之后,首领会是如何反应……不管如何,可比的事,必须要有一个说法!

“相信大家已经想到那个无辜死去的兽人是谁了,没错,就是可比!而那个为了一己之私,把族人丢到危险的境地的雌性……”阿朵看了一眼族人,大家都紧紧盯着他,静待他说出那个名字,“是,芙倍。”

撒贝斯瞳孔猛的收缩,厉声喝道,“阿朵,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阿朵早就想到首领会有反应,他毫不畏惧的与撒贝斯对视,“我没有胡说!芙倍,因为他嫉妒顾风祈,知道最后的备冬可比会与我们一起,所以给了可比引兽粉,让可比把引兽粉撒在顾风祈身上,可是因为芙倍给的量太多,竟然引来了戈比兽,最后,在逃跑中,可比,因为救我而死。”

“阿朵,你可知道此事的严重性?可不能随便靠自己的推测就乱说啊。”伯桑长老肃着一张脸对阿朵说。

“伯桑长老爷爷,我自然不会乱说,自从可比死去,我日日夜夜都无法安睡,那天的情节,无数次在我脑中回放,也因此,我发现了很多疑点。”阿朵镇静的,将反复无数次在心里默默念着的说辞说出来。

“第一,在那天,我有看见可比往顾风祈的筐里丢了什么,但是他们离得太近,那时我只以为是可比帮顾风祈采摘而已。”

“族人之间相互帮忙,这不是很正常吗?”撒贝斯皱眉道。

“第二点,我们在遇上戈比兽时,曾大声呼救过,每天部落都会安排护卫保护采摘的雌性,但是那天,护卫一直没出现。而后来我找到当天当值的兽人,他们说,是芙倍把他们叫走帮忙了。”阿朵不理撒贝斯的反驳,紧接着又说出第二点。

第二点一说出,族人便忍不住讨论起来。

“自部落建立以来,护卫雌性的护卫兽人就有严令,不准擅自离职,这芙倍也太任性了……”

“唉,反正部落最近,就没安宁过……”

“可是这两点,也不能说明芙倍因为自私害死了可比啊……”

“大家安静一下,还有第三点。”阿朵抬手示意大家安静。

“第三点,雷去救顾风祈时,发现顾风祈的筐里有很多引兽粉,导致筐的旁边有很多野兽,而我在查此事时得知,在最后一天备冬的前一天,芙倍从一个族人处,交易了大量的引兽粉,而一个雌性,需要引兽粉做什么?”阿朵大声的一条条说着,忽而提高声音。

“如果这些都不能肯定他的罪,那么,有兽人亲眼看到芙倍在备冬的前一天晚上与可比相见,并给了一包东西给可比,并听到,让可比放在顾风祈身上,这个又要如何解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