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蛇殷

蒿吾下意识的张嘴想要大叫,突然感觉冰凉凉的东西贴近自己的脸庞,溢出嘴唇的惊呼又生生逼回喉咙处。

“好久不见了,我的祭司大人。”带着阴冷的声音传入耳内,即使看不见人,听着他的声音,蒿吾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似乎他的反应取悦了来人,来人声音带着笑意说,“祭司大人,虽然你的皮相已经老了,皮肉松弛的跟血兽一样,但这眼睛可真是好看的紧,特别是眼睛里面的恐惧,能反映出来情绪的眼睛可真是好看啊,真想把它捧在手心里……”

“放,放过我。”蒿吾颤声道,这个疯子说的想把他的眼睛捧在手心,真的就是明面上的意思的,想要挖出来,放在手心捧着。

“为什么……”来人语调平平,冰凉凉的手在蒿吾脖子游移,蒿吾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

“我,我还有用,我能占卜异星在哪。”蒿吾吞了吞口水道。

“那,异星在哪?”

蒿吾心念电转,惊慌的眼睛忽的一亮,“在鹰族!”

他紧接着说,“我留在鹰族,就是为了就近观察异星!”

“哦?不是因为鹰族与我们蛇族关系不好,所以去寻求庇护?”蛇殷手上长长的指甲伸出,轻而易举的划破蒿吾脖子上的皮肤,鲜红的血沿着脖颈流下。

蒿吾祭司忍着脖颈上的刺痛与粘腻感,很是恭敬的道,“怎么会呢,这鹰族小部落,连接班首领也只是个四级刚成年的兽人,比起你可是差多了。年纪轻轻就以七级兽力成为部落首领的,我在王都生活了那么久,也只是看到你一个,首领,你若是在王都,说不定还能当上蛇族主族的少主啊,到时候接任八大族的之一的首领,那可比这个小部落有意思多了。”

“当主族的首领啊……可以,这个建议我考虑下吧。”蒿吾刚舒了一口气,游移在脖颈上的手却是一紧,“可是,这个完全不能抵消你逃跑的事实!”

蒿吾奋力挣扎着,双手用力想要剥开掐着脖颈的手,却无济于事,雌性与七级兽人之间的力量实在是相差太多了。

在蒿吾翻着眼白,缺氧让他全身无力,以为自己就将要无声无息的在这个狭小的屋子死去时,脖颈上的手却一松,他摔倒在地上,突然的新鲜空气涌入让他剧烈的咳嗽。

“刚才只是开个玩笑,祭司大人你没事吧。”蛇殷笑眯眯的轻抚着蒿吾的背脊,仿佛刚才真的只是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没,没事。你高兴就好。”避免这个疯子又发疯,蒿吾觉得,就算他要自己去把隔壁的鹰族雌性杀死,自己也是会毫不犹豫的去的。

“既然没事,我们就来说说正事吧……”蛇殷习惯性的眯着眼笑,若是手下的人回答的不满意,估计随时能变脸。

“首领你说,只要我能做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蒿吾一脸严肃,义正辞严的说。

“我先问你,你要老实回答,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的。”蛇殷阴恻恻的说。

“除了逃跑这一事,其他事情我从来没敢欺骗过首领。”蒿吾苍老的脸上一脸诚恳。

“哼……”蛇殷虽然如此反应,但隐藏在暗中的脸色明显和缓了许多。

“你说异星在鹰族,可是真话?”

“自然,如此大事,绝不敢欺瞒首领你,我对兽神起誓。”蒿吾双指对天发誓。

蛇殷觉得祭司对兽神都是虔诚的信徒,蒿吾祭司的身份对兽神起誓显然是有加分的,他点点头,很轻易的相信了他。

“自古伦大陆有兽王以来,我蛇族就是八大族之一,但这千百年来,翼虎族作为王族,竟毫无建树,我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恰逢此时,族中大祭司观星测位,异星降世,算出异星会为大陆带来剧变,为免世外之人祸乱我古伦,必须要把其掌握在手里。族中把此事交与我来负责,你可知,要如何做了?”蛇殷抚着手下人的背脊,柔声问道。

蒿吾脸色一变,没想到,蛇族竟是打着那王座的主意!他道为什么自来到蛇族,便要他一直卜算那异星,原来,卜算异星所预言的改变大陆一事,竟被这蛇族盯上了!

“蒿吾祭司大人,可有不妥之处?”蛇殷轻声问道,手却慢慢移到蒿吾脖颈处,只要他的回答稍有不妥之处,便立即击毙。

若不是大族间的祭司都有无数的眼睛看着,此等大事万万轮不到蒿吾来卜算。

本来测算出了异星,族中虽觉得是个好机会,但奈何大祭司被紧盯,还觉得此事无望,谁知道一个蒿吾就送上门来了。

虽然巫力在众多大祭司看来,还够不上眼,但是聊胜于无。而翼狮族一个小祭司死去,还是一个年老的祭司,毫无潜力,也引不起谁的注意。如此,蒿吾便诈死,来到了蛇族这个小部落。

危险的临近让蒿吾汗毛竖起,他敏锐的察觉到了脖颈上那凉冰冰的手带来的威胁,虽然只是轻轻放在他的脖颈上,但他毫不怀疑,只要他一句话不对,这只手就会送他去死。危险的第六感救了他无数次,他从不怀疑自己的感觉。

“没有不妥,只是大人们对古伦大陆的热忱让我联想到了自己的一生,我巫力一般,毫无建树,最后还被族人赶出来,不由得感叹唏嘘罢了。”蒿吾叹气道。

脖颈上的手慢慢放下去,蛇殷笑道,“看来祭司大人已经知道我族的想法了,若是此等大业能成,大人必定是大功臣。何须感叹唏嘘。”

“能加入到此等盛事当中,我心中不胜惶恐,既然首领看得起我,我必定不负所望,请首领找地方稍候几天,我必定会设计让那异星远离鹰族部落,到时候没有部落的庇护,他便是如何,也不会有人知道。”蒿吾低眉垂眼道。

“如此,我便静候佳音,此事便有劳祭司大人了。我等会在鹰族附近,时刻注意动静。”

蒿吾眸光一闪,这也是威胁了,在鹰族附近,可不也是监视着他吗。看来,还真的要想办法,找出一个“异星”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