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别难过,都听你的——补更5.8

雷呆呆的看着自家小雌性,“首领为什么要这样做?”

问的没头没尾,不知道问的是首领为何要换吉普做接班首领,还是问首领为何要换掉他,顾风祈却莫名诡异的听明白了。

他用上自己在21世纪为了爬上那个高管位置,所知道的各种阴谋阳谋的脑子想了下,大约明白了撒贝斯疯了一般举动的原因,可能,导火线是因为自己?

“大概,还是因为芙倍。或者说,因为我与芙倍的原因,因为你与我的关系的原因。”顾风祈说道。

雷到底不是多么愚笨的人,他只是比较正直,没有太多弯弯曲曲的心思,顾风祈这么一提,他便明白了。

雷揉了揉眉心,“我也并不是多肖想首领这个位置,只是,从一开始,部落对外的接班首领便是我,这么久了,现在改了吉普,其他部落一看便知道我们部落接班首领的事上出了问题,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雷对克里部落是很有感情的,他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看过部落里的春夏秋冬那么多年,一草一木皆有感情,他只希望部落变得更好,并不希望部落因为自己而变得混乱。

顾风祈挑了挑眉,“你不觉得生气吗?”

雷正色道,“我生气,但是并不是因为首领突如其来的换了接班首领的问题,而是,他可能明知道这样做会给部落带来不好的影响,他还是这样做了。”

雷停了一下,又说道,“不行,我要找首领说去。”

顾风祈赶忙拉着他,“等等,你准备怎么说?”

雷直愣愣的回答,“就那样说啊。”

“让首领直接不要换掉人选?”顾风祈问。

“嗯。”

顾风祈看着认真回答自己一个字的人,忽然感到一丝犹疑,自己的心已经在21世纪那个大染缸泡了那么久了,雷这样纯真正直的人,真的适合自己吗……

念头一闪而过,他晃晃脑袋,试图把心中那丝不安晃掉。

“你这样直接说,只会适得其反,不若这件事过后,看下族人与其他部落的反应,在合适的时候提出来,让他打消念头。”顾风祈建议道。

雷还犹豫,“可是……”

顾风祈觉得有点疲惫,第一次对雷生出了不耐烦,他面无表情的说,“若是你决定要按照你的想法如此做,那你就去吧。”

雷看着一脸平静的说出这话的顾风祈,他莫名的觉得,阿祈看似平静,其实非常生气又难过。可是,他并不知道阿祈为什么生气与难过。

雷手足无措。

看着顾风祈垂下眼眸,一脸平静,可是雷却觉得很难过,他敏感的觉得气氛的不同寻常。

喉咙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像堵住了般难受,雷看着这样的顾风祈,莫名的就红了眼睛,他忽然扑上去搂住顾风祈,下意识的说,“你别生气,别难过,我听你的,都听你的。”

就是这样啊,顾风祈有点无奈的想着。

总是有莫名其妙的直觉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绪,用最简单的动作与直接的话语来安慰自己,温暖自己,所以就是放不开,就是放不下,那颗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的心就是这样一步步的被感动,被温暖,从而无可救药的飞蛾扑火般想要接近这份阳光。

顾风祈闭上眼帘。一滴眼泪无声的流淌而下,算了,就这样吧……

脖颈上的那滴水沿着他的背脊慢慢滑落,似是落到了他的心里去,雷把怀中的人抱的更紧了,不安却在心里漫无边际的扩散。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明明一开始是挺高兴的……只是讨论了一件事情,可是,阿祈说的他都会听啊……为什么就会变成这样了……

“首领。”蛇族族人跪在地上。

“嗯……”蛇殷闭着眼趴在榻上,从喉咙溢出一个音节。

“我等从鼠族得知,过几日便是东部部族的回温期集市,大多数部族都会遣族人去参与这个盛事,我等觉得,鹰族应该也不会错过,甚至,可能会直接见到祭司。”

蛇殷睁开眼,猩红的眸子定定看着地上的族人,“消息可准确?”

“准确。另外,我等也查探到,王都众人来了东部后,是先去了豹族,可是,连一天都没有停留,便直接去了鹰族,之后便一直就在鹰族,鼠族人说,鹰族有族人研究出了制盐方法!东部已经解决盐荒问题了!”说到最后,即使蛇族与鹰族一向不对付,这个族人也不由得高兴的提高了一点声音。

话音刚落,一道兽力化作尖刺刺进这个族人的膝盖,他不由得闷哼了一声。

“怎么?鹰族研究出了制盐方法,你就如此高兴?”蛇殷声音带着笑着问他,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问题。

跪着的族人从有点兴奋的状态里醒转,恐惧得瑟瑟发抖,“没,没有,我只是为即将找到祭司而高兴。”

“如此,那么,你便把祭司带回来吧,我就不亲自找他去了。”蛇殷懒懒的伸了个腰,骨节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回温期终于来了啊,不能睡觉的冰河期真是难受的紧,都怪我那不听话的祭司大人,这次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育他一下才可以。”

慵懒带笑的语调,像是对一个宠溺的离家出走宠物无可奈何,等它回来只是要轻轻告诫它不要贪玩一般,跪着的兽人却无声的打了个冷颤。

蛇殷看一眼还跪着的族人,语气倏地转冷,“还在这里做什么,你的血弄脏我的兽皮垫子了。”

族人慌忙起来告退,不忘带上沾血的兽皮,换了一片干净的进来。

蛇殷这才脸色稍缓。

几天后,集会的日子如期而至,冰河期闲了一整个季度的克里部落众人纷纷提起自己的包袱走出了树屋。

雷站在安澈的树屋前,门缝有灯笼草光芒亮着,显示里面的人已经醒来,可是他不敢像以往那般直接大声的敲门,只是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外等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