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真相

“是因为那天,我们部落太忙了啊……所以,我们回去帮忙了。大家都默认护卫值守这个工作是休息的,从来没听说出过事,谁知道,那天就出了问题呢……”兽人有点唏嘘。

阿朵强忍着情绪,“以前难道你们也会擅自离开的吗?不怕外出采集的雌性真的遇到危险?”

“怎么可能呢!”兽人大声反驳他,“就只有那天,芙倍找我们帮忙,因为其他部落首领来访,而且他说会找人顶替我们,我们才离开的!后来我们也有问芙倍,不过他说,在找族人顶替我们的时候,你们已经出事了……”

兽人眼睛红红的,说话间一阵阵酒气涌来。

芙倍……芙倍!阿朵突然间就想到顾风祈对他说的话,“整个克里部落,可能与我恩怨二字算得上的,也就唯有芙倍一人”,所以,芙倍有可能是想要借可比的手来除掉阿祈?

阿朵觉得自己隐隐猜到了真相,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恨谁比较好,恨可比耳根太软听人谗言?恨顾风祈太优秀惹来嫉恨?还是该恨芙倍心肠太过狠毒?

“我就知道啊……这大陆没有突然的雌性对我好,不是有目的,就是有所图。我不知道你问这些事情做什么,那天我们没有及时救可比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只有遗憾,没有愧疚,如果不是芙倍找我们帮忙,其实,我们应该是可以救下可比的……但是,没有如果……说了这些,也算是对得起你给我吃的酒果了。”

兽人说完,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

阿朵恍若未闻的看着他走远,他的脑子乱糟糟的,急需要整理,而且他现在实在对感情没有太多的想法。

蛇族驻地,蛇殷看着下方跪着的一排兽人,“可找到我的祭司大人了?”

一个兽人战战兢兢的回答,“没,没有,但是……”

话没说完,巨大的兽力压迫而来,回禀的兽人瞬间趴在地上动也不能动。

“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呢,我的祭司大人都消失那么久了,谁知道他能不能吃饱穿暖呢,我真担心啊……这夜歌森林如此大,野兽如此多,万一有个好歹,我可心疼的紧……”

蛇殷勾起鲜红的唇,语气是一贯的温和,可跪着的兽人没有一个再敢出声。

“嗯?怎么不说话了?没有一个人能回答我吗?”蛇殷疑惑的问,仿佛现在还用兽力压迫着一个兽人不能动弹的不是他,就像他只是普通的问一个问题,而惊讶的发现自己的问题没人回答一样。

在这温度还算微凉的天气里,跪着的众兽人冷汗一滴滴冒出,他们不是普通的蛇族兽人,都是被遗弃的幼崽,被蛇族捡回来养大的浪兽,所以就算被蛇殷杀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替他们说一句话。

估计蛇族,不,或者是整个大陆,都找不出比他们的首领,蛇殷更变态的兽人了。

他们曾见过他在微笑之间,面不改色的一片片剜下他敌人的皮肉,再残忍的在他痛苦的敌人面前,让敌人清醒的看着他被剜下的皮肉放进水里煮熟,这就算完了吗?不,接下来他的做法简直让他们从骨子里感到了凉意。

他会就此不给他的敌人吃别的东西,煮熟的皮肉就放在敌人面前,在饥饿的驱使下,饿得脑子发昏的敌人最后会在痛苦渴望与恐惧的各种情绪下,把自己的皮肉一口口吃下去,日复一日,最后把人逼疯。

这只是众多事情里的一件,但是也是因为他残忍的手段,让他们从心里升不起反抗的念头,他们知道,如果成功了还好,但是如果失败了……跪着的兽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既然这样,那就……”

“首领,祭司在鹰族!”跪着的一个人急忙打断他的话,他害怕蛇殷说出什么不可挽救的话来,如果蛇殷真的说了什么,他是不可能更改的,就算他们最后事情完成了也一样。

“鹰族?不是说没有找到吗?可是骗我?”蛇殷挑眉问道。

“不敢!祭司的确是在鹰族。我们确定了他的去处,因为有了确定的消息,所以先回来禀告与首领你,没有去找寻鹰族的所在地,因为我们蛇族与鹰族毕竟是死对头,万一被发现……刚才的族人也是这个意思的。”跪着的其中一个兽人大声回答。

其实他们真的不敢肯定,但是,祭司大人的气味,最后是与鹰族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的,只是后面,就只闻到鹰族独特的那股臭味了,不知道是不是鹰族的味道掩盖了祭司的气味。

不过,就算不能确定,也先把今天这关过了再说吧,否则,说不定明天的太阳他们都看不见了。再说,万分之一的可能性,祭司说不定真的在鹰族呢?

蛇殷猩红的眸子眯起,问其他兽人,“他说的可是事实?”

众兽人一脸慌乱的点头,不管如何,先度过眼前这关吧,他们也并不算欺骗首领。只是把猜测的事情说成了事实罢了。

“鹰族……呵呵,我的祭司大人可真会藏啊……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蛇殷低声笑着,跪着的兽人一声也不敢吭。

蛇殷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众人,兽力松开,趴着的兽人觉得身上的压力一松,终于能放松呼吸了,他暗暗感激的看了那个说话的族人一眼。

“既然是鹰族,你们兽力不够,进去的确很容易被发现,如此,我就亲自去找找我的祭司大人吧……也去看看,同样是八大族的分族之一,鹰族的分族是个什么模样……”

蛇殷对众人说,突然记起一件事,又说道,“前几天遇到的王都祭司一行人,去给我查一下,他们来此是所为何事,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查,我要最快知道结果。好了,退下吧。”

众人如获大赦的退下去。

祭庙里的两个大祭司都来了这东部,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随行的还有兽王现在唯一的一个孩子……王都三个大人物来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也是因为异星?

蛇殷难得的皱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