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轮不到你来管教

顾风祈从阿朵处出来,一路回树屋的路上居然空无一兽,正疑惑着,便听见有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我,我居然还能看见我冰河期死去的大崽……”

“我看见了我最喜欢的甜甜!”

“这就是祭司的力量啊……”

声音嘈杂而絮乱。

顾风祈走过去,远远的便看见克里部落族人围绕在一起,每个兽人的表情仿佛看见了兽神,充满了膜拜的情绪,就像是现代刚被传销洗脑的新人。

冰眼尖的看见了他,跑过来拉着他,“祈哥哥,这个祭司好厉害好厉害!我看见我最喜欢的甜甜了!”

顾风祈心里莫名有点不安,但还是笑着逗他,“冰最喜欢的不是祈哥哥吗?”

冰嘟着嘴,皱着小眉头认真思考了一会,“那,那我把我最喜欢的位置给你吧,你要叫哥哥多给我甜甜吃,不然,你就是我第二喜欢的了。”

顾风祈有点烦闷的心情被他逗趣的小模样逗乐了,连连点头,“嗯嗯,十颗够不够?”

冰很快乐的点头,“够了够了。”

“这不是我们克里部落最能干的雌性顾风祈嘛。”

芙倍的声音突兀的插进来,顾风祈抬头看去,芙倍正带着几个人朝他走过来,他站直了身。

顾风祈对阿朵说的那句“可能与我恩怨二字算得上的,也就唯有芙倍一人”是真的没说错的。

自从他来这克里部落的第一天,芙倍便与他不和,刚来时可能是因为雷而起,但是现在,他分明是已经习惯性的与自己不和,这和什么都无关,可能便是天生的两人气场本就相冲,芙倍嫉妒一切比他优秀的雌性存在,而他,偏偏做的每一件事在这个大陆看来,都是极其厉害而优秀的。

“蒿吾祭司,这便是我与你说过的,我们部落最优秀的雌性顾风祈。”芙倍对身后那个走路跛脚的年老雌性说。

蒿吾听着芙倍对自己介绍面前这个雌性的语气,心里有了谱,虽然说着夸赞的话,可芙倍的语气分明是不屑而嘲讽的。

他想着王都里那些骄矜的雌性的模样,微扬起下巴,斜眯着眼看顾风祈,自觉表情已经到位,带着点高高在上的语气对顾风祈道。

“再优秀也不可傲慢,这大陆你不懂的事情多着呢,你还小,不如多学学那些成年的优秀雌性。”停了一下,又加了一句,“比如你们部落的雌性芙倍就很好。”

顾风祈被气笑了,这哪来的神经病,管老子,你算哪根葱?

他这样想着,语气也不甚友善,“真是谢谢你哪,我觉得我已经够好了,你还是操心你自己吧。”

蒿吾一瞪眼睛,“你这雌性怎的如此不知好歹……”

“我的雌性,轮不到你来管教。”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打断了蒿吾未说完的话。

雷走进来,站在顾风祈身前,隐隐保护着他。

围观的众人窃窃私语起来。

一些围观的雌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雷,以前怎么就觉得雷只有兽力高这个优点呢,自己简直眼瞎啊。

芙倍抿着嘴不说话了,他还记得那时一言不合,雷便把他扔进风团里的情景。

“你是祭司?”雷挑眉问蒿吾,“王都的祭司我知道的只有夜雪祭司与宴司祭司,你是哪里来的祭司?”

众人都愣了一下,芙倍捡了人回来,只知道是一个祭司,但还真的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祭司。

相比西部,东部都是中小部落多,一个祭司都没有,所以当这个雌性说自己是祭司,且证明了自己的身份时,大家都是欣喜若狂的,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来。

蒿吾看着前面这个兽人,打心眼里感到讨厌,怎么一说就说了这么个刁钻的问题,他被领回来时,便知道这是鹰族一个小部落,蛇族与鹰族是死对头,他是绝对不能说自己是从蛇族而来的,蒿吾脑海里疯狂转过各种念头。

场面一时寂静无声。

撒贝斯走上前来问,“敢问祭司大人,是来自哪个部落?”

对了,上一个部落,我完全可以说在蛇族之前的上一个部落!

蒿吾想到应对的话,也不紧张了,凉凉看了一眼雷与撒贝斯,“怎么?祭司难道就只有王都才有?我上一个身份乃是翼狮族祭司,只因观星发现东部出现异星,所以辞别部落族人前来寻找,避免异星作祸,危害我古伦大陆!”

蒿吾振振有词,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异星?雷皱了皱眉,下意识的把身后的人护得更紧,其他事情倒是不着急了。

倒是撒贝斯眼睛一亮,“翼狮族?王都八大族之一?”

蒿吾傲慢的点了点头。

事实当然不是如此的,他原来的确是翼狮族的祭司,但因为被族里大祭司发现自己私下与蛇族有交易,族里是严禁祭司与外族交易的,因为祭司知道一个部落里太多的秘密。

本来他是要被秘密处死的,但幸好,蛇族王都的大首领求情,同是八大族之一,翼狮族也不好做的太过,一大堆要求后把他放了出来,不过他也不能在王都了,只好听命去了蛇族的西部大本营里的一个分族。

至于那个蛇族部落的首领蛇殷是个疯子这件事,他是完全预料不及的。

“族人不懂事,祭司你一路风尘辛苦了,不若先随我去清洗一番,用点膳食,稍作歇息?”撒贝斯殷勤的说,用眼光示意雷不要再多争执。

雷此时心里有事,也不想与他们多做纠缠,抿着嘴也不说话了。

蒿吾感到自己恢复了当初在王都时的意气风发,冷哼一声,不过想到自己毕竟是初来乍到,终究不再多说,对撒贝斯说,“那便劳烦了。”还是忍不住刺了一句,“首领可比一些人有礼的多。”

顾风祈深深看了一眼这个突然到来的祭司,异星?是在说自己吗?难道,这个大陆,祭司能知道自己的到来?那为何夜雪祭司与宴司祭司在部落如此久都没有对自己做出什么动作?

异星作祸,危害古伦大陆?还真会扣帽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