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劝解阿朵

大宝从外面跑进来,气喘吁吁的,“冰,快,有热闹看。”拉住冰从榻上下来便往外跑。

“芙倍捡了个老雌性回来,那个雌性他说他是祭司!”大宝便跑边说。

“祭司?像夜雪祭司和宴司祭司一样的?”冰疑惑的问。

“大概是罢,首领对他可恭敬了,可是先给你提个醒,那雌性长得可一点都不像祭司。”大宝第一次看见祭司便是夜雪与宴司,觉得祭司长相都该是夜雪祭司与宴司祭司那个级别才对的。

“别说那么多啦,快去快去。我觉得是那芙倍又要做什么幺蛾子,他和我祈哥哥不对付呢,哥哥去打猎了,我要帮哥哥保护祈哥哥。”冰小脸一脸严肃。

大宝也跟着严肃的点了点小脑袋。

族中大部分人都在看热闹,毕竟捡到一个啥的还好说,捡到一个雌性,居然还是祭司,这可是大大的热闹,可遇不可求的,虽然回温期大家都繁忙,但是这点看热闹的空闲必须抽出来啊,克里部落众族人想着。

可顾风祈此刻却并没有心思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看着面前如同一波死水的人,眉头深皱。

眼前的人不喜不怒,见到他进来也只是看了一眼,便转过视线去,完全没有一点之前与他们一起时的灵动,他似是关在了另一个世界里。

“自从可比死了后,他便这样了,我听多多说了那件事情,阿朵肯定是觉得可比是为他而死,心里愧疚才会变成这样的。”阿朵姆妈忧愁的叹了口气。

在阿朵姆妈说话时,顾风祈一直看着阿朵,听到可比的名字,阿朵的眼中还有光芒微动,看来还没有与外界隔绝,只是因为可比的离去心里纠结想不过来罢了。

“你有劝解过他吗?”顾风祈问。

“怎的不劝,天天劝日日劝,可他不听,我有什么办法呢。唉,之前别人追求他,他一直不答应,还给人脸色看,现在人去了,反而这个样子……”

“我先和他聊聊,你要是有事,不如先去忙?”顾风祈建议道。

“别说,回温期到了,我这还真的有很多事情要忙,那阿朵就先交给你了,要是你能说的他听进去一句劝,叔啊,是真的感谢你。”阿朵姆妈抓起他的手拍了拍。

阿朵姆妈走后,屋里只剩下顾风祈与阿朵。

寂静的空气里,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朵不自在的动了动,轻咳了一声。

顾风祈抬头看去,阿朵稍微别了过头。

“其实,我也不知道劝你什么好。”顾风祈说,“我并不是一个懂得劝解别人的人,尤其是一个自己给自己找罪受的人。”

“可能你觉得我这样说,很没心没肺,但是实际上,我觉得,可比是咎由自取的。”

阿朵回头怒目看着他,看得出,对他的话非常的生气。

“你知道可比死了,可是你知不知道,那次遇上戈比兽,我也差点就死了。”顾风祈轻轻的说,想起那次遇险,他仍然心有余悸。

阿朵目光闪了闪,一道声音响起,是久未说话的嘶哑,“那与可比有何关系。”

“戈比兽一直是生活在夜歌森林深处,你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外围和中部交界处吗?”顾风祈凑近阿朵耳边,“因为啊,可比给我下了引兽粉。”

顾风祈站起身来笑,“若不是雷及时赶到,差一点,我就因为他,死在夜歌森林里了,他给我下的引兽粉,好多好多,能引来森林深处的戈比兽的引兽粉,你说,有多少?”

阿朵脸色发白,尖叫着嘶吼,“你说谎!”

顾风祈挑眉看他,“我为何要说谎,你自己想想引兽粉的特性,引兽粉的特性就是会最快的引来野兽,那天去的就我们几个人,我们去的时候都是一起,直到戈比兽出现的地方才分开,分开后,靠近过我的藤筐的,就只有可比。我好像记得,他靠近我的时候,还是你叫他,他才离开的?”

阿朵嘴唇抖动着,他想要反驳,反驳顾风祈的猜测,反驳可比不是这样的人,或反驳自己不会因为这样的人而愧疚不安,可他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可比的死让他太过深刻,在这整个冰河期里,他几乎醒着的时候,都在一遍遍回想,那天可比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已经成了执念。

“我并不是来劝解你的,我也不会劝你,只是太多人关心你,所以我把这个事实告诉你,若是你还是要保持这样的状态,那我也无话可说。”

“可比与你有所恩怨?”阿朵问。

“其实,这个也是我所奇怪的,在那之前,我与他素无交集……整个克里部落,可能与我恩怨二字算得上的,也就唯有芙倍一人。”

“虽然他有可能是咎由自取,但是,这个并不能抹除他救了我的事情,我想要把这件事查清楚。”阿朵努力让激动的情绪冷静下来。

“其实现在冷静下来想想,我也觉得这件事挺多疑问。”顾风祈皱着眉头,列举了他觉得最疑惑的三件事,若不是冰河期间杂事也多,说不定他早已经去查一查了。

“第一,可比为何要害我?第二,从他的反应来看,他似乎完全不知道他下的引兽粉会引来戈比兽这样的野兽,否则他也不会死。第三,部落那天安排的护卫为何一直不见,我们的动静那么大,按理说,巡逻的护卫会察觉的,若是他们能帮我们拖延一刻,恐怕,可比也不会死。我建议你,不妨从最简单的查起,比如,那天的护卫,为何一直没出现。”

阿朵点点头,认真的对顾风祈说,“谢谢你阿祈。”

顾风祈摆摆手,“别谢我,大家都是让我来劝你,可我真的不会做这种事,只能给你找点事情做,让你不至于一直消沉下去,毕竟在我看来,这事你真的不需要太过自责,虽然可比死了的确遗憾,但是,在我看来,事情也的确是因他而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