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花式作死

夜雪皱眉,有了伴侣?这是想做什么?

“撒贝斯首领,伴侣契约是神圣的,每个伴侣契约都会受到兽神的祝福,你们这是想要撕毁契约吗?若不是要撕毁契约,难道,你是想让我们殿下做你孩子的第二伴侣?即使你的孩子再优秀,我们兽王也会觉得耻辱!”

撒贝斯被说的愣了,他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些事情,他只是想,找个好的地方,把他的孩子送出去,也许这样就不会……

芙倍转眼看着夜雪,如毒蛇般的目光恶狠狠瞪着他,“不接受就不接受,什么叫做耻辱,有何资格教训我们,有什么了不起!”

夜雪愣了一下,这狠辣的目光……他虽然对撒贝斯的提议反感,原来对这个雌性还是极有好感的,能想出制盐方法的雌性,在他的眼里就打上了一个能干的标签,而且这雌性还对他说了那件事,更是加了分,可是现在……

宴司一把把夜雪拉到身后,讽刺道,“这是老的不要脸,被拒绝了,小的也跟着不要脸了?你这样的,连给我们殿下清扫庭院都不够资格,劝你还是赶紧把你那伴侣找回来,好生哄哄,不然,估计后半辈子,怕是无人敢要了。”

说完冷哼几下,眼神轻蔑的看着芙倍,敢这样瞪我的人?我自己都是只让他欺负着,从不敢让他难过的,你这雌性简直是花式作死。

听到这恶毒类似诅咒般的话,还是由一个身份高贵的祭司嘴里说出来,旁边族人的讥笑声一声声传入耳内,撒贝斯红了老脸,一把扯过芙倍塞往后面伴侣湖亚,“带他回去。”

芙倍姆妈也是涨红了脸,扯过还想说什么的芙倍就走,“快别丢脸了!”

撒贝斯面容疲惫的朝众人鞠了个躬,“实在对不住,是我自己的主意,芙倍是不愿意的,所以情绪大了点……”

众人看着已经明显苍老的首领,终究还是不忍心的闭上了嘴,虽然大家都知道,以芙倍的性子,不同意肯定不会跟过来。

宴司可没有什么不忍心的,还想讽刺几句,身后一人拉了拉他的手臂,一时便愣住了,除了他自己的触碰,这人,是有多久没主动触碰过自己了。

“得饶人处且饶人。”身后人低低的说。

宴司闭上了嘴巴。

艾迦笑着打圆场,“都是小事,既如此,我等就先返回王都了。”

说着,再看了一眼周围,还是没看见那人,暗暗纠结,第一个表白的不是他,这么重要啊……连自己回王都,送别都不送自己了。

顾风祈好笑的看着面前躲着咬牙切齿的人,这爱情可真奇怪,连温和的人都能被弄出各种想都想不到的情绪。

“这芙倍怎么这么过分!”安澈拧着眉峰,分外不爽。

顾风祈扶着他的肩,好笑道,“好了好了,殿下不是拒绝了吗?还说有喜欢的人了,你猜猜,他说的是谁?”

“说不定就是你啊。”安澈撇嘴。

“真的?不行,那我还得出去拒绝他。”顾风祈作势就要从躲的地方走出去。

安澈急忙拉住他,羞恼道,“你这人,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呢。”

顾风祈停住笑不逗他了,“真的不出去?人可真的走了……”

安澈踌躇,半响摇头,“我的身份,若是现在去了,还不知会不会引起之前那些部落的怀疑,他说,会再回来,我便先等着吧。也好想想若是有以后,该如何处理。”

“若是一直想不出办法来,难道,你就这样放弃了?”顾风祈挑眉问。

“我也不知道……总觉得,在王都的那段日子就像个梦,说不定,根本就没发生过什么呢……我一直就在克里部落的。从小在这里,没有见过他,没有艾伦殿下的失踪,只是他来到这里,而我喜欢上他了,就这么简单……”安澈喃喃道。

“船到桥头自然直,别想太多了,暂且开怀吧,他若是真的会再回来,那么,不管是什么事情,我相信他总能有与你面对的决心的。”顾风祈安慰他。

安澈掩面叹息,“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他知道我是谁后,真的觉得艾伦殿下失踪的事情与我有关,从而恨我恼我,若是如此,那我们的重逢还有什么意义呢,那么,我宁愿从不曾再遇见他。”

“为什么要这么想?你该想着,幸而还能遇上他,让你有机会解开曾经的误会,有机会让他知道真正的真相,就算最后不在一起,也不虚重逢一场。”

安澈听了,眼睛微亮,“没错,是我想的太过悲观了。”又微微弯了眉眼对顾风祈说,“阿祈,我发现你开导别人的本事倒是厉害的紧。”

“我如此想便如此说,无甚厉害。”

安澈忽而想到一人,“阿祈,你若有空,不如去看看阿朵,他沉浸在可比为他而死的事情里,一直无法从中走出来,他姆妈阿爹都愁死了。”

阿朵?那个亚兽人可比喜欢的雌性?

顾风祈点了点头。

又过了一会,该说的话都已说完,王都众人正式返程。

艾迦最后还是没有看见安澈出现,心里想着,等回到王都,与兽王说明好,他便马上回来。

吉普不知道飞了多远,只觉得心里寒冰一片,心脏如同被冰河期时悬崖上的罡风一片片切割,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掏心掏肺的对他好,换来这个结果,吉普的心里充满了愤怒不解与委屈。

他对芙倍还不够好吗?不!不是的!是因为芙倍太过贪婪!有了他不够,还肖想雷!一次又一次,被拒绝了不死心,现在又想着王都来的艾迦殿下!

没错啊,这就是雌性!

贪婪的雌性,明明一无是处,不能打猎,身娇体弱,偏偏就因为能生幼崽这个功能,自以为是,骄傲又自大,觉得整个古伦大陆都要围绕他们转。

他为什么还要惯着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雌性?对,他不会再惯着他们,他要教他们学会如何尊重他们的伴侣!尊重兽人!

吉普心里翻滚着各种念头,展翼往部落方向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