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都是魔鬼

安澈想起以往,本来他是可以一世安康的,自己喜欢的人已经说要当自己的跟随者,还有巫医长作靠山,古伦大陆的雌性里,自己可以说是很幸福的一个雌性了,一切,却都在忽然间变故。

“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做?要与他相认吗?”

“不了。”安澈摇摇头,“我只是情不自禁,以后,会尽量克制自己的。”

“何必克制呢,喜欢就去追,谁说只能兽人追求雌性的。就算我讨厌芙倍,我也觉得他这点做的挺好,默默喜欢什么的,为什么要这么委屈自己。我喜欢一个人就要让他知道,就算被拒绝,那也不影响我喜欢他啊。”当然,恶趣味享受被追求的感觉就不同了……后面这句话顾风祈没说,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微笑脸.jpg。

安澈听得一愣一愣的,从未有人如此跟他说过这样的话,当然,除了顾风祈,他也从未听说过别人说过这样的话。

“我,我再想想……”安澈的心被说的有点乱。

“那你想吧,我串门去。”顾风祈甩完锅就跑,心里特别高兴。

日子转瞬即逝,冰河期长长的寒冬即将回暖,漫冬山脚下,一行兽人正原地休整,正是西部蛇族首领一行人。

“首领,我们现在已经到了漫冬山,漫冬山后便属于东部一带,现在只要等漫冬山回温,我们就可以越过漫冬山去到东部了。”一个兽人恭恭敬敬的自家首领说。

蛇殷猩红的眼眸看他一眼,冰冷的目光让兽人腿肚子直发颤。

“那个祭司,占卜出异星具体的位置没有。”

“还,还没有。”

“他现在在做什么?”猩红的眼眸疑惑的瞥向他。

“祭司,祭司大人说累了,就先歇下了。”

“废物!”兽人被一阵兽力翻涌掀了出去。

“若是他一天没有占卜出,就断他一个指头。没了指头,就削他一片肉,我猜,这样他肯定是能占卜出来了。”

听着首领冰冷的话,兽人打了个寒颤,颤声应了,迫不及待的离开。

一盆冰水直接泼过去,蛇族祭司从梦中跳起来,“谁谁谁,谁如此大胆。”

“回禀祭司大人,我们已经到了漫冬山下了,等漫冬山回温,我们越过去,就到了东部了。对于异星的具体下落,首领非常着急,还希望你能快点占卜出来。”兽人垂着头,异常恭敬,如果不看祭司那一身湿漉漉的样子的话,真的是不敢相信他泼了祭司一身水。

蛇族祭司冷冷一笑,“为此,就泼我冷水?”

兽人低着头没有回答,祭司以为兽人不说话,是因为被他说到了痛处,他得意洋洋的。

“快点与我道歉,否则,我就不上这漫冬山了。”

低头的兽人猛的抬起头,“祭司大人,我劝你还是赶紧占卜出异星的具体位置,若不然,恐怕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祭司瞪大眼,“你以为我是吓大的吗?!本祭司开始占卜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我就不占卜,你还能奈我如何!”

兽人沉默着,一步步逼近他,祭司一步步后退,“你要做什么?!”

“无他,看来祭司大人是不愿意配合了。既然如此,那我只能用首领说的办法了……”

“什么?”

祭司还在疑惑着,兽人已经欺身上前。

“啊!”一声惨烈的叫声响彻漫冬山脚。

蛇族祭司捂着手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兽人。

兽人垂眼看他,“祭司大人,首领说,若是你一天没有占卜出,就断你一个指头。没了指头,就削你一片肉,直到你占卜出异星的下落为止。”

蛇族祭司滚爬着跑出去,魔鬼,这里的兽人都是魔鬼!他就不该答应当蛇族的祭司!

他慌不择路,一头撞到一个兽人身上,下意识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一道声音让他剩下的话嗝在喉咙里。

“祭司大人,你这是要去哪里去?”

祭司缓缓抬头,如机器人般,蛇殷猩红的眼眸映入他的眼帘。

“不,我只是散散步。”祭司喃喃道。

蛇殷嘴里勾起一个莫名的笑,“如此,本首领陪着祭司大人可好?”

“不,不了,我,我已经散步完了,我要回去占卜,对,占卜。”

祭司觉得那个笑容让自己毛骨悚然,他爬起来,不顾自己因为湿身被冷冽的天气一吹便浑身沾满冰渣的身体,疯狂往原路跑回去。

顾风祈看着艾迦再一次堵住自己的去路,不禁头疼。

“殿下,请问有何事?”

“冰河期就要过了,我很快就要返回王都,这些天,相信我对你的心意你也应该明白,你是否愿意与我返回王都?”艾迦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顾风祈笑着看他身后,“安澈巫医。”

艾迦猛的回头一看,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他瞪着顾风祈,“你,你你……”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顾风祈静静的看着他,“殿下,不要后悔了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那天过后,安澈想了一天,第二天便在艾迦找顾风祈时,拦住他。向他说了自己喜欢他的事情。

艾迦当时愣愣的,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想要拒绝安澈时,却被安澈一句“喜欢你是我的事,你若不接受,这事与你无关”堵了回去。

这几天,安澈的花式表白,看的顾风祈啧啧称奇,真不能小看古人的创造力。

艾迦本来心里对那个雌性巫医就有一丝异样的情绪在,被安澈如此一来,他的心情更乱了。

他一边否认自己对安澈动心,告诉自己还是喜欢顾风祈,一边又不由自主的,把更多的目光投在安澈的身上。看着他花式的对自己表达喜欢,总情不自禁的便傻笑,但一回过神,又觉得自己喜欢的还是顾风祈。

这几天,这种复杂的情绪,弄得他整个人心烦意乱,两位祭司还在一旁如同看笑话般看着他的无措,直到回温期即将到来,他想了想,还是向顾风祈表明了心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