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我只负责占卜

用断翅飞翔,这样痛苦的日子,冰要持续完这个冰河期,但好处却也是巨大的,他清晰的感觉到了,每一次折断翅膀再痊愈,自己的翅膀都更加有力量。

王都众人还停留在克里部落,似乎并没有换个地方转转的念头,估计就在克里部落里度过冰河期了。

而这时,遥远的西部蛇族,祭司正在蒲团上念念有词,一个阴翳的兽人猩红的眼眸正死死的盯着他。

‘咖嚓’,祭司丢开杯筊,看着卦象念念有词。

一旁的兽人冲过去,“如何?”

“首领,卦象显示,异星正在东部。具体的位置无法测出来。”

“东部?那可得要越过王都去,那群该死的鹰族一刻不停的盯着我们蛇族,若是有动静,说不定就要扑上来。”兽人皱着眉道。

“这个可不关老朽的事了,当初来的时候我就说过,我只负责占卜,这占卜结果已出,接下来,可就是你们蛇族的事情了。”老祭司说完,便施施然离开。

兽人阴翳的双眼注视着祭司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狠辣,若不是他还有用途,他便直接把他杀掉了。这该死的老祭司,整日就占卜一次,什么都不做,好处倒是拿的勤快。

东部……也是很久没有和他的老朋友们联系了。他阴翳的猩红眸子一闪。

夜雪漫步在克里部落间,来的时间久了,部落里的族人看见他,也不似刚开始的害怕的躲着,还会不时的与他打个招呼,他一一回应。

宴司与他一向不和,艾迦殿下却又是去找那个小雌性了。他忽然想到刚来时自己的那个猜测,一直没有抽时间去证实。

异星只占卜出是在东部,却并不知道到底是在东部哪里,刚来时那个小雌性发现了热病的治疗方法,实在令人惊讶。他忽然想起,之前在豹族时,豹族曾说过发现制盐方法的也是一个雌性……

这么久了,因为各种事情的发生,他倒是没有去问过,到底是哪个雌性……想到这里,他抬脚往首领居住的方向走去。

首领不在,首领的伴侣也去串门去了,只有他的孩子芙倍在。

“夜雪祭司大人可有要事?你说与我听,等我阿爹回来,我转告与他也是一样的。”芙倍说。

夜雪想了想,问道,“之前我等在豹族部落知道克里部落有一个能干的雌性,研究出了制盐的办法,我心生向往,一直想要与之结交,不过因为各种原因,所以现在才来询问,这个雌性是谁?”

芙倍没想到,居然王都来的祭司对顾风祈是如此的推崇,心里暗恨,根本都不想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但是,若是他没回答,他肯定也是会去找阿爹的……

他看了看周围,可能是他最近因为心情性格变化太大,雌性都不爱与他玩了,以往他家冰河期都是大家的聚集地,他深知是什么原因,却都把这些事情都怪罪在顾风祈头上,他觉得,顾风祈便是自己灾难的源头。

等了一会都没有回答,夜雪疑惑的再问了一次,“你可知道?”

芙倍挤出笑容,“当然知道,这个方法就是我想出来的,只是阿爹说要保护我,而且因为顾风祈是突然从外而来的雌性,考虑到他需要一个能干的名头,好找伴侣,我们与他商量后,才对外宣称,这个方法是他想出来的。”

居然和自己想的不一样……夜雪原本想着,刚来时,那小雌性发现了治疗热病的方法,若是制盐方法也是他想出来的,那么治疗热病的法子与制盐方法,倒是能对得上异星的那个给古伦大陆带来巨大变化的特点了。

而且他通过别的族人得知,顾风祈是在森林里被雷领回部落的,他出现的时间和异星出现的时间差不多,若是这些都是他想出来的,也大致可以确定,异星就是顾风祈。

但是制盐方法居然不是他想的……难道是他想错了?他自嘲的笑笑。

不过发现异星降落古伦大陆也才几个月,说不定异星是降落为才出生的幼崽呢,是他着相了,突然来到这里就发现了一个会治疗热病的雌性,惊讶之下,一下子便想的太多,不过这芙倍肯定不是异星,毕竟他是首领撒贝斯的孩子,都几十年了,时间就对不上。

夜雪笑着说,“居然是你想出来的,你这么能干,你姆妈阿爹一定很欣慰。”

“欣慰什么?”一道声音传过来,是首领撒贝斯回来了。

“芙倍想出了制盐方法,这可是古伦大陆第一个发现这个方法的雌性,虽然因为你出于保护他,没让大家知道,但是,也不能否认这个事实啊。这还不值得欣慰吗?”夜雪笑着回答。

首领撒贝斯深深的看了芙倍一眼,芙倍紧张而惊慌,带着恳求的神色看着他。

他裂开嘴,憨厚的笑道,“哪里,不过是孩子胡思乱想想出来的罢了,这种事情,一辈子也说不得不会碰上一件,不要骄傲就好了。”

“可以把这个名声让出去的雌性,想必也不会是那种骄傲的雌性,你把孩子教养的很好。”夜雪赞赏道。

撒贝斯心里叹息,若是你知道事实,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面上还是一脸高兴的样子,仿佛得崽如此,夫复何求的满足样。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夜雪这才告辞,他要回去,再占卜下,看下能否占到异星的具体位置,虽然王说不必管他,但他还是想要知道异星具体的情况。

夜雪走后,撒贝斯与芙倍相对站着,良久,撒贝斯什么也没说,只是叹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芙倍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冰河期里满头大汗,身体发软,他垂着头一会儿,忽而哈哈大笑。

他把顾风祈的功劳抢到了自己身上,以后,王都的上层人,都只会知道,自己才是制盐的人。

撒贝斯听着外面芙倍的笑声,他忽然感觉到,说不定,自己真的做错了,真的不该如此溺爱芙倍,只是,还有回头的路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