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

雷勉强睁开眼睛,努力朝顾风祈露出一个笑容,示意自己没事。

顾风祈还想过去,雷的姆妈在后面拉着他,“别慌,那是雷的阿爹,先让他看看吧。”

众人都围绕在雷的旁边,宴司慢慢踱步到艾迦的旁边,与雷那边的关心热闹相比,胜利者反而受到了冷落。

“你为什么要用这一招?在没有准备,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你知道这个会造成什么后果的。”宴司看着那热闹的一处,平静的问。

艾迦敛下眼眸,不答反问,“古伦大陆不是以强者为尊吗?为什么会这样。”

宴司看着刚刚成年的殿下,还是被保护得太好了,他想了想,这样回答。

“不与自己相关的事情,很多人都会漠不关心,或者一笑置之,但若是关系到了自己,那就不同平日而言了。对于他们来说,你是陌生人,而雷,毕竟是他们的族人,在感情上肯定有所偏向。你看,我们的护卫对于你取得的胜利还是很高兴的。你想想,你刚才被击飞,我们护卫是不是也很着急?雷的族人在欢呼?这就是感情上的差别。”

艾迦若有所思。

宴司又悠悠说道,“你若是为了向那个雌性展现自己的强大而这样做,那很明显,你失败了。他眼里根本没有你。”

“那要怎么做……”

宴司勾起嘴角邪魅一笑,“雌性怕缠郎,你只要一直对他好,赶也赶不走,骂也骂不走,相信我,最后肯定是你赢得美人归。”

艾迦听得很有道理,连连点头。

渊用兽力一丝丝的探进雷的伤口,将里面狂暴的兽力一点点剥离出来,这是个缓慢而痛苦的过程。

两股兽力在肩膀上的纠缠让雷痛得苍白了脸,不禁闷哼出声。

“忍着。”渊板着脸,一如雷记忆里小时候那个威严却不动声色爱护幼崽的阿爹。

肩膀不停流血,主要是因为那股不属于雷的兽力在肩膀内不停翻涌,渊不停的调动着兽力抽离那股狂暴的力量,在这冰河期里还渗出了点点汗珠。

本是热闹而欢乐的篝火晚会,因为这个插曲,诡异的安静下来。

撒贝斯看着比武台上的众人,神色晦暗。

“阿爹……”芙倍低低开口想说什么,被撒贝斯一瞪眼又缩了回去。

“血止住了!”围观的一个兽人惊喜的喊道。

终于,那股狂暴的兽力被抽离,安澈快速取来止血药粉撒在伤口上,快速的包扎。

顾风祈看一眼已经没有危险的雷,悄然离去。

渊擦擦额头上的汗,开始教育孩子,“不要以为你的兽力比别人高级就掉以轻心,最后一击,原本你是可以躲掉的,但是你轻视了,被气机锁定,才会受伤。若是真正的生死之搏,你的敌人还有一击之力,你就不会再存在于这个大陆上!”

渊想了想,沉声道,“我们部落没有高级兽人,你六级兽力就已经是部落里的顶尖兽力,一路的顺风顺水让你内心都膨胀了。你该感谢你的对手,他让你在只受伤而不是死亡的情况下让你懂得了这个道理。”

围观的众人窃窃私语,虽然是教训,但是,好像也挺有道理的样子……

雷点点头,站起来向艾迦走去,郑重的说了一句,“谢谢指教。”

艾迦愣了一下,呆呆的说了一句,“不客气。”

众人哄笑起来,气氛又重复热闹起来。

回到篝火旁,艾迦忽然说,“其实我也是不对的,喜欢,就堂堂正正的去较量,是我被嫉妒蒙了眼。”

夜雪看他一眼,“看来小殿下心境又上升了一层。”

艾迦笑了起来。

雷向艾迦道谢后,往人群里看了几眼,却没有看见自己想要找的人,心里一阵焦虑,难道是对自己失败感到失望吗……

他往多个篝火处转了转,依旧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人,垂头丧气的蹲在顾风祈做的秋千旁。

正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砸中了他的头,他吃疼抬头一看,顾风祈正坐在树上吃酒果呢,也不知道是如何爬上去的,脸上不知道是被篝火染的火红,还是酒果带来的酒红,醉人得很。

“你找什么呢。”顾风祈低头问他。

“找你。”雷咧出大白牙笑。

“找我做什么?”顾风祈觉得自己似乎酒果吃多了,有点熏熏然。

“阿祈,我觉得生命真的是太脆弱了,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每天都跟你说一次,我喜欢你。不然我怕我来不及说了。”

路过的兽人吹起口哨,打趣道,“阿祈,雷又跟你表白咯。”

顾风祈瞪他,“跟我表白又不是跟你表白,你兴奋个什么劲。”

来人灰溜溜的溜走,不是说顾风祈脾气好吗,这叫脾气好啊……

顾风祈顺着秋千的绳子滑下来,雷吓得伸出双手想要接住他,一不小心又扯到了伤口,痛的龇牙咧嘴,但还是不敢放下手,直到顾风祈安全落地。

顾风祈看着眼前的雷,打了个酒嗝,“雷,我跟你说!”

雷好声好气,“好,你说什么我都听。”

顾风祈觉得脑子有点像浆糊,我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我跟你说,你以后可不能这样让我担心了。这个世界要是没了你,我都不想留下来的。”

“好好好,不让你担心。”雷觉得心里甜甜蜜蜜的,阿祈居然是担心他,不是嫌弃他输了,不过‘这个世界要是没了你,我都不想留下来’又是什么意思?不在这里,能去哪里呢?

顾风祈看着眼前俊朗的人,忽然嘿嘿笑了起来,笑得雷莫名其妙,最后跟着他一起傻笑。

顾风祈轻声说,“雷,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哦。”

雷笑着看他,“什么秘密?”

他踮起脚,凑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

挨得太近,雷闻到他身上浅淡的酒香,顾风祈突然的靠近让雷心猿意马,但一下子就被那句话惊的压了下去,雷深深的看着被酒果完全迷惑了的人,原来,是因为这样?

一切的与众不同,都有了解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