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伴侣契约

一个兽人看见顾风祈,犹豫了一下,走了过来。

“阿祈,你怎么出来了?最近部落热病肆虐,听说你身体不算好,还是尽量不要出门吧。”

“热病?”

“嗯。”他左右看看,压低声音,“已经有好几个族人被传染了,你那两次热病是运气好,没有咳嗽,现在这几位,都是热病带咳嗽的,首领说了,今天下午,就要把人送到森林里去。”

“送到森林去?去做什么?现在这天气,送到森林里去,不是要命吗?”顾风祈很不理解。

“那又怎样呢,总不能让部落这么多人置身危险之中吧。”兽人说完,紧盯着顾风祈,“阿祈,我,我挺喜欢你的,我能不能做你的追随者?”

突然转变的话题,让顾风祈愣了一下,转而温柔微笑,“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虽然他还不知道我喜欢他。”

“我不介意和别人一起拥有你。”兽人充满希冀的看着他。

“可是,我只想拥有他一个人。”

“好吧……”兽人嘟嘟囔囔的走远,“哪个兽人那么好运,能得到一个雌性的所有的爱……”

顾风祈眯着眼睛想,不,不是他好运,而是我好运。

“阿祈,你站在那里做什么,快回来。”安澈回来便看见顾风祈寒风里站着,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拉他回去,“真是的,现在冰河期,幼崽和雌性都不敢往外跑,你倒好,伤口才结疤就迫不及待的出来了。”

顾风祈并没有反抗的随他进屋去,安澈拉他回了屋里,一边碎碎念,一边翻找着架子上的草药。

“你别不当回事,每个冰河期总会有族人死在这个热病里,若是你得病,我除了向兽神祈祷,也别无办法了。”

“听说,部落里有族人得了热病?”顾风祈问他。

安澈手一顿,低低应了声,“嗯。”他似乎有些难过,鼻音有点重,“刚开始是伯桑长老家的小兽人,后来,有几家也陆陆续续出现了热病的症状,现在已经完全确定了。”

安澈抽了抽鼻子,“他们热病带着咳嗽,首领说了,不能让部落存在被感染的危险,等下就把人送到森林里。”他也不翻找药草了,蹲下,双手捂着脸,很难过,“我是个没用的巫医,救不了他们。”

发烧,如果不是烧到39度……应该不是太危险的……顾风祈记得,自己短暂的一生,根本没去过什么医院,有点感冒发烧,都是喝开水,用一些物理治疗法处理的……但是这里并没有温度计,也不能确定到底发烧到几度,不过,就算感染,被感染的人,前期也是低热,自愈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正想与安澈讨论物理降温的可行性,外面一阵喧闹传来,两人对视一眼,跑了出去。

“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一个年轻亚兽人尖叫哭喊着,一个兽人紧紧抱着他,他奋力挣扎,双手向前伸着,前面不远处,一个兽人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大约才四五岁,小男孩一边咳嗽,一边伸手向他的方向,大概便是他的孩子。

旁边有几个年老族人也各在几个榻前抹着眼泪,上面都躺着一个雌性或者幼崽,但是情绪还好,并没有如那个亚兽人一般癫狂,可能是已经看得多了,即使再伤心,也会控制住自己。

“阿伦!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别难过,我们年轻,以后还会有一堆孩子。真的,真的,我保证!”抱着年轻亚兽人的兽人眼眶发红,但还是紧紧抱住怀中的人。

“我不要你!你给我走开!你这个没用的兽人,你连我们的孩子都保护不了!我要撕毁契约!”

撕毁契约!听到的族人都惊讶的不由自主的看过去,这可真是克里部落有史以来听到的第一次。

结成伴侣的人会在兽神的见证下生成一个伴侣契约,若是一方想要抛弃伴侣,只要有信仰兽神的兽人帮忙做见证,便能撕毁伴侣契约。

撕毁伴侣契约会让双方受到反噬,若再与别人结成伴侣,新的伴侣契约上也会有一道裂缝,时刻提醒结成伴侣的人,你的伴侣,是个曾经背叛过伴侣契约的人。

所以,撕毁伴侣契约后再结成新的伴侣契约的陆兽,一般也不会再有第一次结成伴侣时,那种满足的幸福感。

听到怀中人的激动的口不择言,恶语相向,兽人怔忡了一下,就在这一刻,阿伦挣脱了他的怀抱,向那个抱着小男孩的兽人扑去。

可能每个母亲在护着自己孩子时,都会爆发出所有的潜力,他的速度快的如一道黑色闪电掠过,居然能从那个兽人里抢回孩子来。

一道兽力打在他的膝盖关节上,他膝盖一软,抱着孩子“扑通”一声往前扑了下去。

小男孩赶紧从阿伦的怀抱里爬出来,他双手捂着脸,不让自己咳嗽对着姆妈,他知道,就是因为他咳嗽,所以其他人要把他丢到森林里去,他不能让姆妈跟着去,这么冷的天气,就让大宝一个人去吧,姆妈和阿爹好好在部落就可以了,大宝一个人可以的。

阿伦爬起来,轻轻的搂着他,“大宝别怕,姆妈会陪着你,姆妈不会丢下你一个人。”边说边流泪。

“阿伦!”他的兽人伴侣扑了过来,搂着他们,“我陪着你们,不管是生是死,我都陪着你们。”

首领撒贝斯不悦,“邶罗,你可要想好了!”邶罗在部落里也是个打猎好手,撒贝斯心里,是宁愿他另找一个伴侣,也不愿意他离开的。

“首领,我想好了,阿伦骂的对,作为一个兽人,若是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那我是真的没用,孩子得了热病,我也不希望他给大家带来麻烦,我们马上收拾好东西就离开部落。”

邶罗的话,让几个族人心中微动,继而隐痛。

在一旁扶着榻的几个族人呆呆的,似是忽然惊醒,忽然纷纷请求,“首领,我们也带着孩子离开部落!”

“你们这是做什么?!威胁我阿爹吗?!”芙倍看到这里,不禁一阵怒火中烧。

几个族人相视一眼,“我们并没有,只是觉得阿伦说的有道理,不管如何,我们也不想丢下自己的孩子,请让我们和孩子一起离开吧。”

芙倍还想说什么,撒贝斯挥了挥手,“既然是你们自己的选择,那我尊重你们。”

众人点点头,便准备回去收拾行李离开部落。

“等一下!”一道声音传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