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你是巫医你有理——补更,4.23

雷背着顾风祈刚回到部落,一群人便围了上来。

雷的姆妈华澈见顾风祈被背着回来,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声问,“阿祈他哪里受伤了?严不严重?听到多多说你们遇上了戈比兽,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边说,边上下其手,摸了顾风祈一遍。

安澈抹着眼泪,抽噎着,“都是我的错,我就不该带他去备冬的,他还没成年啊……我宁愿自己受伤……”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说着,雷和顾风祈瞠目结舌,这是发生了什么?

还是多多理智点,看到两人表情不对,制止了众人,“好了好了,雷和阿祈什么都还没说呢,你们一人接一句的,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众人想想也是,便眼巴巴看着他们。

雷:“……”本来高高兴兴的……被你们一说,我有点懵。

顾风祈:“……”别这样看着我,我以为自己要得绝症了……

……

不是,你两倒是说话啊,不然,这样大家都很尴尬不是?到底是个啥情况?是不是像我们想的那样?众人想着。

“不好意思……我,我只是腿软……跑太累了,所以才让雷背回来。”顾风祈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尬笑。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快快,回屋去,我们已经做好饭了,吃饭去,这一天的,都累了吧。”华澈打着圆场。

“是啊,没事就好,就是可惜可比了……才成年十年,正年轻啊……”伯桑长老叹息,老泪纵横。

众人都沉默了起来。

说起来,可比也是真的可怜,幼崽时,姆妈一场热病,他阿爹瞒着部落,偷偷照顾他,谁知道竟也被传染了,他阿爹为了避免再传染给幼崽,把幼崽丢在部落一个兽人门口,就带着他姆妈离开了部落,从此,再也没看见他们。而可比,就此吃百家饭长大。

即使可比已经死去,但是雷心里还是有点不忿,他张嘴,“可比……”

才说两个字,顾风祈便一把捂住他,低低劝说,“可比已经死了,何必再让大家添堵呢。”又抬头对疑惑看着他们的众人说,“没事,雷只是也为可比的死去觉得难过。逝者已矣,生者当如斯。大家还是不要太难过了。”

“唉……该怎么过日子,还是怎么过日子,天黑了,大家该做什么就做去吧,不要围着阿祈了。”伯桑长老说完,便走开了。

众人把手里拿着的一些果子肉脯放下,说是留给顾风祈压惊的,也纷纷离去。

回到树屋,顾风祈才从雷的背上下来,运动过度的腿还是软的不成样子,顾风祈在雷的背上时没有发现,现在大家才发现,顾风祈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细碎伤口,虽不致命,在白皙的皮肤下也显得狰狞可怖。

“好了,你现在是个重点关注病人,这几天,什么都不要做了,就歇在家里把伤口养好再说吧。”安澈利索的打上最后一个蝴蝶结,顾风祈的伤口总算包扎好。

“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你现在都把我包成个木乃伊了。”顾风祈苦笑着说。

“木乃伊是什么?”雷忽然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是我家乡一个地方的玩笑,就这样,用布把人裹住,动不了,就戏称木乃伊。”

“噢……”雷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吃过晚饭后,顾风祈觉得疲惫感袭来,眼皮打架,众人见状,体贴的告辞。

第二天起床,顾风祈明显觉得冷了,接连打了两个喷嚏,赶紧把自制的棉衣拿出来穿上。

冰蹦蹦跳跳的穿着棉衣进来,“祈哥哥,这用白果做的衣服可真暖和又舒服,姆妈说再也不怕冰河期了。”

顾风祈笑着说,“最重要是我们冰喜欢是不是?”

冰点点小脑袋,“冰很喜欢的。”

顾风祈穿好衣服准备下床,安澈从外面进来,见状赶紧阻止他,“哎哎哎,你这是做什么呢,别动!”

顾风祈僵住动作,“怎么?”

“你这伤都还没好呢!乖乖躺在榻上,等伤好了再说。”安澈强硬的拽着他回到榻上。

“……不是,就这点皮外伤,根本没什么啊,我可以下榻的。”顾风祈抗议道。

“你是巫医还是我是巫医?!”安澈气势汹汹。

啧,小绵羊发怒好可怕,“你你你,你是巫医你有理。”顾风祈乖乖躺回榻上。

安澈这才高昂着头,有些些得意的走出去。

“祈哥哥,大人都是这样的,你不要伤心,等我们成大人了,我们也能像安澈巫医这样。”冰眨巴着大眼睛,显然觉得自己找到了组织,很高兴。

……

顾风祈无言以对。

冰河期在当天晚上如约而至,顾风祈总算明白,为什么兽人们那么怕冰河期,伸出手臂,都感到空气里弥漫的冰寒。

幸好有棉被,顾风祈就钻在棉被里,裹成一个茧,这次不用安澈说,顾风祈也绝对没了出门的兴致。

接下来的几天,顾风祈就过着这种瘫痪人员般的生活,吃了睡睡了吃,生生把自己养肥了。

前两天,冰觉得他们同属于小孩子联盟,还经常过来和他聊一些自以为是组织才懂的话,努力安慰他不要仇视大人,因为等到他们自己长大了,也可以拥有这样的权利,说一不二,不接受就揍。

但后来几天,冰再没有来过,安澈也行色匆匆,经常是把吃的端过来给他了就走,绝不多聊几句。

雷来看了他一次,叮嘱他好好养伤,不要出门。

顾风祈夜里不时的听到被风带来的哭声,凄凄戚戚。

联想到最近几人的不正常,顾风祈觉得,克里部落,说不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这天,顾风祈的伤痕终于结疤了,他大呼一口气,扯掉身上的布条,准备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安澈不在,这几天他不知道忙什么,忙的不可开交。

顾风祈走出树屋,发现一般这个时候已经兽来兽往的部落,居然只有零星几个兽人在走动,还动作迅速,像是怕什么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