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可比之死

“啊!可比救我!”跑在最后的阿朵不知道被什么绊倒,摔了一跤。

“阿朵!”可比惊惧的回头,此刻心里后悔万分,为什么自己鬼迷心窍会做出这种事情!

心里第一次厌恶自己是个低级兽力的亚兽人,作为鹰族,不会飞,打不赢戈比兽,连抵抗一下,帮大家赢得逃跑的时间都不行。

如果现在回去救阿朵,那肯定要对上戈比兽了……可比眼里闪过一抹挣扎。

众人在不同的方向回头看,仿佛一瞬间被夺去了呼吸。

戈比兽离阿朵只有十几米左右远了,这个距离大概能让雌性们跑上十几秒,但是对于戈比兽,便是呼吸而至。

可比猛的冲回去,拉起阿朵,兽力凝结成一片薄薄的土墙,一手推开阿朵,嘴里嘶吼出最后一句话,“快走!”他还是选择了回头。

阿朵慌忙跑开,他回头看的最后一眼,可比凝结的土墙被戈比兽轻而易举的撞开,他被戈比兽的冲击力撞倒在地,戈比兽的尖角把可比挑起来,刺穿了他的身体。

“可比!”阿朵哭的泪流满面。

可比艰难的扭头看他,嘴里流下一丝丝血沫,他眷恋的看了最后一眼心爱的雌性,嘴里蠕动想说什么,却再也没有说出来,遗憾的闭上了双眼。

“阿朵,还在哭什么,快走!大家也不要发呆了,快跑啊!”离阿朵最近的多多跑过来,他红着眼眶,拉着哭的模糊了双眼的阿朵赶紧离开。

众人听了一个激灵,即使含泪视线模糊,也继续往不同的方向跑去。

“可比,可比他……”阿朵抽噎着,上气不接下气,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跌跌撞撞的跟着多多。

“我知道,但是我们要快跑,不能让可比白白牺牲。”多多喘着粗气,隔着粗壮的树木往回看,正看见可比的尸体被戈比兽整个吞进嘴里,他赶忙遮住要回头看的阿朵的双眼,“不要看,快走!”

他回头看一眼,看见戈比兽吞下可比后,原地闻了闻什么,便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正想松一口气,却突然想起,那是顾风祈逃跑的方向!不好,阿祈很危险。

“快走,戈比兽往阿祈的方向跑去了,我们快回部落找兽人救他!”说完,多多也不管阿朵是不是还在伤心中,拉着他急跑起来。

克里部落里,今天来了很多客人,大都是其他部落的首领,他们为商谈制盐方法交换的问题而来,此时刚刚商谈完毕。

“那就这样。大家各得所需,交易愉快。”罗森眯着眼睛狐狸笑。

撒贝斯的脸色非常不好,任谁自己预计的事情出了意外,无法获得预计中的好处,心里也会非常不爽。

“哈哈哈哈,这下,大家总算能松一口气了,不知道想出这个方法的是哪个兽人?我们大家也好向他表示感谢,不得不说,这可是无形的挽救了古伦大陆的所有陆兽啊。”雕族首领爽朗的笑着说。

撒贝斯不愿意再看他们,他看着他们的每一张笑脸仿佛都是在小人得志,拍拍一直在旁边参与整个过程的雷的肩膀,“他们想要见顾风祈,那就由你领着他们去吧,我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了。”

又对着众首领说,“实在抱歉,接下来的事情,便由雷负责吧,你们有什么疑问的,也可以问他。”

众人相对一眼,都明白撒贝斯的不舒服由何而来,笑呵呵的都说不介意不介意。

雷仿佛从梦中被人惊醒,冷汗涔涔,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乱哄哄的,耳边听的,眼里看的,似乎都存着一层虚化,不真实。

但是首领既然说了由他来负责接下来的招待,也不好直接撂挑子,只能勉勉强强的接过来。

一路魂不守舍,直到到了安澈家,他忽然才记起,安澈和阿祈已经去森林里做最后的备冬了。

他仿佛得了赦免令,对众兽人说,“各位首领,实在不巧,想出这个办法的雌性去备冬了,不在家,最近两天就要到冰河期了,诸位首领不若先回各自部落,把方法告知各族人准备好食盐,否则,冰河期到了,海水说不定会结冰。”

“想出这个方法的是个雌性?”显然,众人的关注点并没有在他想的点上。

雷:“……”突然好想阿祈了,这些首领能不能靠谱点,关注族人民生大事啊。

不情不愿,“是的。”

“他可有了伴侣?”一个兽人首领问。

“他还是未成年。”所以其他什么的,别那么快多想。

众人有点失望的叹了口气。倒是罗森眼睛一亮,自己的崽也是未成年呀!“那可有追随者?”

‘没有’两个字被雷在舌头间转了一圈,硬生生咽了回去,他看着罗森火热得亮晶晶的眼睛,鬼使神差的换了一句,“有的。”说完自己便愣住了。

罗森失望的叹气,又不甘的问,“哪个兽人是他的追随者?”

“我。”雷斩钉截铁,非常肯定。

罗森打量面前站的笔直的好友家的兽人孩子,半响绝望,算了,人家长得比自己的崽好,性格也稳重,看现在让他招待自己这些人,肯定是当下一任首领培养的,兽力比自己家的崽也高多了,就算自己的崽成年,他也能肯定,如雷这个年纪,肯定到不了兽力五级。

刚成年就有兽力五级的年轻兽人,除了翼虎王族血脉,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优秀的兽人追随者,他还是不耽误人家小雌性了。

众人本来就只是好奇,加上解决盐源的问题的确刻不容缓,过了一会,便纷纷告辞。

雷送走众人,正想去森林里寻找顾风祈,忽然看见安澈的邻居多多和一个雌性相互搀扶着从森林里走出来。

他往后看了看,鹰族的锐目能看见后面一个人也没有了。

因为平常经常去阿祈那里蹭饭,他与多多也算熟悉,他记得多多今天是与阿祈他们出去备冬的,正想上前询问为什么只有他回来,多多便看见了他,惊喜的叫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