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不是肉,是石头

“很晚了,大家都散了吧,小雌性先跟着安澈,明天还要起早,冰河期已经不远了,我们需要准备过冬的食物。”首领撒贝斯对围观的众人说。

“噢,天哪,真不愿相信冰河期又要来了。”

“我的大崽就是冻死在这可恶的冰河期!”一个年老的雌性想起自己的不幸的孩子,哭的不能自已。

虽然知道小雌性听不懂,雷还是蹲下来仰视着他,对他说,“你先跟安澈巫医去休息,明天我会再来找你,不要怕。”顿了顿,又指着自己说,“雷。”

顾风祈虽然听不懂他前面一大堆的话,但是动作手势还是能理解的,他指着男子跟着他的发音说:“雷。”见到对方高兴的点头,他便明白,男子叫做——雷。顾风祈又指着自己说:“顾风祈。”

雷跟着他重复念了一下,这才知道这个小雌性的名字,原来他叫顾风祈,真是个悦耳的名字。

“那我就把小雌性带走了。”安澈永远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的确,在部落里,他也是出了名的热心肠,是让众多兽人追捧的雌性其中之一。

“哼,这种无缘故得来的雌性,还不知道是不是浪兽派出的探子。我建议赶紧把他丢到沼泽地里喂血兽!”芙倍嫌恶的说。

“芙倍!闭嘴!”芙倍的姆妈大声斥责道,这样无端的对一个弱小的雌性猜测,让兽人会觉得芙倍是一个恶毒的雌性,他必须制止芙倍,像现在,旁边围观的兽人雌性就有一些窃窃私语了。

芙倍悻悻然的嘟囔,“本来就是。”

雷冰冷的扫了一眼芙倍,真是令人厌恶的雌性,若不是他父亲是首领,他肯定是被嫁到外族的雌性之一。

“真是对不起,芙倍被我们宠坏了。”芙倍的姆妈抱歉的说。“芙倍,跟我回去。”芙倍不情不愿的跟着姆妈回家。

不管众人说什么,顾风祈是一句也听不懂,只能从众人的语气和动作揣测一些皮毛。

安澈牵起顾风祈,顾风祈讶异的看着他,安澈比了个走的手势,又用古伦通用语说了一下。顾风祈看向雷,相比其他人,他还是比较相信这个看起来很帅气的男人,嗯,颜值即正义,反正他现在谁也不认识。

看见雷点了点头,顾风祈才放心的跟着安澈走了,剩下的兽人见没有热闹可看,也一哄而散。

顾风祈跟着安澈一路走去,只觉得进入了精灵居住地,没有砖瓦水泥,每栋房子,都是一棵中空的大树,这里的居民就居住在里面。空气对比起整日雾霾笼罩的B市,这里简直是天堂。

顾风祈感到自己已经饿的受不了了,他拉拉安澈的手,指着肚子,又指指嘴巴做了个吞咽的东西。

“饿了?我们回去这就给你准备食物。”安澈说完,想到小雌性不懂古伦通用语,又指了指嘴巴,指了指不远处的木屋,示意食物在屋里。

回来居住处,安澈马上拿来腌制好的肉脯,示意小雌性吃。

顾风祈无语的看着前面几大块肉,这里的人就吃这些?但看安澈并没有拿出更多其他的食物,他只能抱起一块肉块开啃。

咬一下……肉块上留下了浅浅的一个牙印,除了尝到一点盐味,什么也没有。他再试一下,结果,咬得腮帮子咬的发累都没有咬下一条肉丝来,看着上面的口水,又不好意思换一块咬。幸好,安澈注意到了他的尴尬,主动拿起另一块肉递给他。

他接过来,朝安澈抱歉的笑笑,继续啃,这次,倒是有进步了,咬得腮帮子发累牙齿发酸的时候,终于扯下了一条牙签大的肉丝,嚼个五十多下,感觉肉丝微软,才吞下肚子。

顾风祈只觉得一片黑暗,按照这样,什么时候才能填饱肚子……这里的人都是吃的这种鬼东西?到底是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原始部落。

安澈皱眉的看着小雌性进食,肉片变硬了?他拿起刚才那块被顾风祈咬半天都没有啃下一口的肉片,轻松的咬了一口。

“……”安澈看着顾风祈,顾风祈也看向他,两人的目光碰撞,都不由得复杂起来。

这样不行,刚才拿给小雌性的肉干是自己这里最柔软的肉干了,但是他也只能一点点的吃,还吃那么慢,要更柔软的的食物才行。安澈只觉得,自己真的是捡了个大麻烦回来。

忽然想到,今天雷的猎物不是有一只咕噜兽吗,刚好可以讨来给小雌性做点吃的。咕噜兽是他知道的最软的肉兽了,刚出生的崽就是吃的这种肉。

安澈走到雷的树屋外,大声喊,“雷,在吗?”

树屋门打开,雷走了出来,“安澈巫医?有什么事吗?”忽然想到小雌性就是寄住在他那里,一阵紧张,“是不是小雌性出了什么事?”

“额,是,也不是……”安澈纠结,怎么说好呢……“他饿了,但是貌似他的牙齿太软,我家的食物他吃不了,我是来向你讨今天你猎到的咕噜兽的。”

雷想到小雌性抱在怀里时那软软的身子,比咕噜兽还要柔软,看来,明天开始,要注意捕猎一些咕噜兽才行。

安澈讨到咕噜兽回到树屋时,顾风祈才咬掉他一口分量的肉丝,他把顾风祈手里的肉块拿到一边,给他换了几个婆娑果先垫垫肚子。

咕噜兽在雷那边就已经处理好了,他只要烧水,把肉煮熟就行。

顾风祈觉得很尴尬,别人像豆腐一样咬的肉块,自己却像婴儿一样,一条条肉丝慢慢啃。见到他从外面又拿了肉回来,便知道又是为了自己准备晚餐。但是,肉这样煮煮就好了?他看着安澈把肉拿到树屋外,在一个像是锅一样的东西里把肉丢下去,便烧水煮。中间放了一点类似盐那样的东西,然后什么都没了。顾风祈看的口瞪目呆,这样煮肉不会腥吗?难道,这里的人连煎炒闷炖都不会?

实在看不下去了,顾风祈走过去,从安澈的手里抢过锅,准备自己下场,但是,为什么没有温馨提示,这个锅这么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