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打脸准备2

一段话引起轩然大波,如同沸腾的油遇上水,众兽都炸开了,议论纷纷。

“这是真的假的?”

“我觉得不大可能,真的有盐,他不会自己用吗,现在盐源都出现问题了啊……”

“可是,我觉得他的样子不像说谎啊,就算是说谎,对他有什么好处呢,拿不出盐来,该离开不还是要离开吗?”

“有道理有道理,阿朵你真不愧是去过王都的雌性。”

“阿朵,听说有个亚兽人追你追的厉害啊……”

“啐,瞎说,我才看不上呢。他都成年十年了,兽力还是三级。这辈子估计都没有机会成皇级兽人。”

“……古伦大陆皇级兽人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我们克里部落首领都只是五级兽人……”

撒贝斯朝说话的地方瞪了一眼。

“反正我不稀罕,你要你就收了他呗。”

“我也不要……”

眼看着话题就要莫名拐向诡异的方向……

撒贝斯清咳一声,“雌性!不要为了逃避自己的错误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下弥天大谎!要知道,一个谎言需要用无数谎言才能填满。你若再胡搅蛮缠,我就亲自把你丢到夜歌森林中央,让你再也出不来!”

安澈赶紧拉了拉顾风祈的胳膊,低声道,“阿祈,不要再说了,我们求求首领未必不能留下来。”

顾风祈皱眉看他,“我没说谎,为何要求他。”

顾风祈睁开安澈的手,大步走出来,“各位,在千年之前的更久,我们的祖先还不知道有盐这种东西,但是,千年前,我们发现了盐正确的用法。可是,也因为盐,因为它能维持兽力的正常运转的这个重要用途,为此,我们陆地兽人向海族兽人卑躬屈膝了上千年。而千年后的现在,难道就因为我说的事情太过不可思议,所以大家连尝试相信的勇气都没有了吗?难道我们还要让这样的生活再继续千年吗?”

顾风祈说话的语气是平静而缓和的,他并没有用上哪怕是一点激动的语气,但是众兽人反而觉得心潮澎湃。是啊,难道,我们连相信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说得好!咳咳咳……”一个年老的兽人从人群里走出来。

“伯桑长老,你怎么来了?”撒贝斯走过去搀扶着他。

“伯桑长老是上一任首领,退位后就领了个长老的闲职,大家都很尊敬他的。有他在,说不定能让你留下来。”安澈带着笑意低低的说。

顾风祈抬头看了他一眼,莫名有点失望,安澈虽是好心,但是,他从未相信过自己,顾风祈只是对他笑一笑,并没有回他这句话。

“我老了,身子骨再不动啊,就动不了喽。看着今天天气好出来走走,倒是想不到遇上一个这么有意思的崽儿。”伯桑长老裂开只剩几颗牙齿的嘴笑着说。

“不过是处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雌性,哪想惊动到了你。”撒贝斯说得轻描淡写的,就想把伯桑长老劝回去。

“贝斯啊,你接手首领的位置,也有二十多年了,在此期间,我也看到了你对部落的贡献。但是今天这事啊,你看下是不是给这小雌性一个机会,难道我们要被一个未成年的崽儿说笑吗?说我们一点尝试的勇气都没有?大家说,要不要给他一个尝试的机会啊?”伯桑长老对着大家问。

“首领,你就给顾风祈一个机会呗。不就是花点时间,大家呀,这点时间还是有的。大家说是不是?”多多嬉皮笑脸的说,众人也纷纷应和。

芙倍的脸色差得很,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现在,他非常的不安。

撒贝斯的脸色也不好看,不过他是因为伯桑长老突然的干预,自从他接位部落首领以来,伯桑长老从来没有对他的决策有任何的异议,今天,这是第一次。

“雌性顾风祈,既然大家都这样说,那就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是说谎的,最好现在就离开部落,不要再丢人现眼。好了,现在把你的盐拿出来吧。”撒贝斯挥了挥手,厌烦得很。

“现在就开始?怎么也要给他一点准备时间啊。”安澈着急的说。

顾风祈拉住他,“安澈巫医,不必了,现在就可以,不需要准备。不过需要你进来帮一下忙。”说着走了进去。

此时,部落里几乎所有兽人都在这里围观,听说一个雌性有很多盐,这可是一个大事啊,还听说他拥有的盐像阳光这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呢,不过,安澈这屋子,就算放满了盐,也不能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吧……部分兽人开始窃窃私语的怀疑。

不一会,顾风祈和安澈抬着一个大木桶出来,里面装满了水。顾风祈把水放下,又进去把锅给拿出来。

“他拿这些东西做什么?一桶水,一只锅?”

“好搞笑,这水难道能出盐?”听到这句,顾风祈抽空看了一眼,是个亚兽人,真的想告诉他,兄弟,你真相了。

“不会真的在拖延时间吧,怎么看着这么悬呢……”

众兽人开始议论纷纷。

安澈担心的看着顾风祈,刻意的把声音压的低低的说,“阿祈,这不是你让雷带回来的海水吗?这和盐有什么关系啊……要不……”

安澈还没说完,顾风祈便打断他,“别说话,下面的交给我就行了。”他冷冷的说完,便开始忙活。

经过一个晚上的沉淀,海水的脏污物已经沉在底部,顾风祈轻轻的把上面的海水舀到另一个水桶里。

点火,把部分海水舀到锅里准备开煮。

顾风祈到现在还是不习惯用木柴取火,浓烟一阵阵的冲上天空,呛得他眼泪都流了出来。

芙倍看着顾风祈的狼狈模样,哈哈大笑。

伯桑长老淡淡的看他一眼,撒贝斯有些尴尬,朝哈哈大笑的芙倍瞪了一眼。

“祈哥哥,我来帮你。”冰走过来,蹲在顾风祈的身边,把塞得闹肚子的木柴拿了一部分出来,“祈哥哥你这样不行的,柴火灶肚子里面要有空气才能烧得起来,你塞得太满啦。祈哥哥你去做别的事情吧,烧火的事情让我来就好啦。”

顾风祈感激的摸摸冰的小脑袋,“谢谢冰。”

“不客气。”

冰果然是土生土长的兽人,大火一下子便燃烧了起来。

顾风祈放的海水并不多,只是做一个实验,不一会,海水慢慢变少,白色的盐浅浅一层铺在锅上。

有眼尖的兽人已经看到了,“看,那些是不是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