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打脸准备

芙倍等一行人进了屋子,安澈的树屋简单的很,墙边放的都是一排排晒干的药草,还有一个大约是小憩的木榻,一览无余。

屋里有三个隔间,两个卧室一个杂物间。芙倍先去了两个卧室,左翻右翻,连榻下都弯腰钻了进去找,还是没有找到,不由焦急,阿爹到底放在哪了。

“找到了!”一个同行进来的兽人兴冲冲的抱着一个木桶走过来。

芙倍急急迎上前,看了一眼,拿起一点尝了一下,的确就是自己家中的那桶盐。他抱着盐桶出去,“盐就在这里!”

安澈惊讶的看着莫名出现的盐,“这,这不是我的。”

“安澈巫医,我当然知道这不是你的,因为,这盐是属于我们部落的!我阿爹原本是准备把这盐作为部落最后的储备,毕竟大家都知道盐源出了问题,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我阿爹如此为族人。没想到却被他!”芙倍盛气凌人,手指着顾风祈,“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偷走了!”

芙倍说的大义凛然,丝毫不说这盐的真正来历,众人也是听得热血澎湃,很多围观的兽人已经情不自禁的把谴责的目光投向了顾风祈。

“我为什么要偷盐?”顾风祈笑着说,似是看笑话般,一点紧张感也没有。

芙倍仰着头,给他一个轻蔑的眼神,“自然是因为你自私!你去集会,知道了盐源出现了问题,所以你害怕。与此同时,你与我有不和,你就起了歪心思!想着我家是首领家,肯定会有盐,所以半夜就过来把盐偷走!”

众人议论纷纷,一些与顾风祈不熟悉的兽人,已经信了。

“没想到啊,看着安安静静的一个雌性,还会做这种事。”

“这不是就是芙倍说的,知人知面不知啥来着?”

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喊了一声,“把他赶出部落!”众人似乎找到了完美的解决办法,齐齐呼应。

“我也不说擅自处置你,让首领来宣布对你的处置,公平公正。”芙倍高仰着下巴。

没一会儿,首领撒贝斯便来了,他从人群里走了进来,众人纷纷给他让开一条路。

撒贝斯站在顾风祈面前,“雌性顾风祈,现在人证物证具在,因为你自私,损害部落利益的行为,我,撒贝斯,代表克里部落通知你,你被驱逐出克里部落了,兽神在上,我们可以仁慈的给你一些食物,但是对于你这种雌性,克里部落不会容许你继续居住下去。”

“事情还没调查清楚,首领你不能这样草率决定!”安澈走到顾风祈面前,皱眉抗议。

撒贝斯只是慈祥的看着他,“噢,亲爱的安澈巫医,我知道,你一定不愿意相信这种恶劣的行为居然出现在与你同吃同住的雌性上,即使他还是未成年,但是,恶魔即使是个幼崽,他也是个恶魔,改不了他的本性的。”

“我只觉得寒心,难道他不是我们部落的族人吗?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调查清楚再下结论吗?这么敷衍就决定他的去留,他还是未成年啊,赶他出去,这不是让他送死去吗。”安澈的眼睛红红的。

“首领伯伯,祈哥哥很好的,你不要赶他出去。”冰认真的说。

“呵呵。”一声轻笑声突兀的从旁边传来,众人闻声看过去,“嫉妒啊,真是让人变得可怕。”多多倚在自己的门边,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所有人听见。

“你什么意思!谁嫉妒?你是说我因为嫉妒冤枉他吗?”芙倍怒瞪着眼睛。

“我可什么都没说,谁心里有鬼谁知道!”多多长相艳丽,微微挑衅的眼神不让人觉得恼怒,反而有种别样的风情。

顾风祈看着这一切,一股暖流涌进心里,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他第一次发觉,自己已经在这个世界有了朋友,不会再形单影只……

“好了,大家都不要再说了,这件事就此决定。现在天色尚早,雌性顾风祈,你就收拾收拾,赶紧走吧。”撒贝斯不耐烦的说,他倒是没想到,才来没多久,这雌性居然就能引得别人为他抱不平了。

“等一下,我有说,我承认这个偷盗的罪名了吗?”顾风祈拉开安澈,挺直腰站在众人面前。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你就算再狡辩也没有用!”芙倍大声说完,就伸手去拉顾风祈,想要把他拉出部落,连收拾的时间都不想给他了,不知为何,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再拖下去这件事情说不定无法如愿。

“你干什么!”安澈上前抓住他,顾风祈也用力甩掉他的手。

“请不要动手动脚,如果真的是我的问题,我自动离开部落!”顾风祈揉揉手腕,这里的兽人,就连雌性力气也比他大多了,就这么一拉扯,手腕上就有了一道痕迹。

“我只想问大家一个问题。”顾风祈脸色严肃,众兽也不由自主的收起了看笑话的般的表情,不再嬉皮笑脸。

“如果,盐就像夜歌森林里的树叶,盐就像大家每日呼吸的空气,盐就像这太阳的光芒,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大家,还会想去偷盐吗?”顾风祈说完,静静的看着众人。

众兽人不禁陷入沉思,自从集市里的兽人带回了盐源出问题的消息,虽然现在还是风平浪静,但是大家心里都知道,谁的心里都焦躁不安。

以前若是偷盐,说不定教训两句就过去了,因为大家心里知道有海族,就算是换取盐需要看海族人脸色,但盐不会断。但是现在,任何一颗盐都可能是不可再生资源,这个行动就触犯了大家的利益,所以首领撒贝斯处罚这么严格,也没有几个人劝阻。

但,若是盐真的能如顾风祈所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那谁还会关注这等小事呢,拿了的,赔双倍就是了。众兽如是想着。

“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能说什么呢,就算你胡说八道拖延时间,也是没用的。这件事情,就算雷回来了,也没有用!”芙倍笑的前俯后仰。

顾风祈没有笑,“我为何要拖延时间?”

“你不就是等他回来向首领求情吗?”芙倍鄙夷的说。

“我自己能处理的事情,不需要别人的帮助。因为对我来说,盐就是树叶,盐就是空气,盐就是光芒,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