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语言不通怎么破

过了一会,雷动了动翅膀,身边的人睡得沉沉的,毫无反应。他动动爪子,挣脱顾风祈并不紧实的拥抱。

在黄昏的余韵中,瞬间变成一个俊朗的男子。宽肩窄腰,吸睛的大长腿结实又修长。

雷打量着熟睡的小雌性,挺直的鼻梁,抿的紧紧的粉红的唇,长长的睫毛安静的遮住眼睑,他知道,眼睑下是一双清澈如撒拉河水的眼睛,黑白分明,水润明亮。

他抱起顾风祈,动作轻柔,皱了皱眉,这小雌性好轻,家里都没有给他饭吃吗,从来没见过这么瘦弱的未成年雌性。

费力的从窄小的洞口钻出去,小心的护着怀中的人,以免被碰到。鹰翅从肩胛骨处伸出,搂紧怀里的人,猛的冲上天空。

顾风祈睡梦中觉得闷热似乎退散了不少,有风一直对着自己吹,舒服极了,陷入更深的睡眠中。

雷从空中看到部落里今天显得格外明亮的灯笼草光芒,一个俯冲飞下去,稳稳的在地面降落,得到消息的众兽看到他一起围了上来。

“天啊,雷,不是说你送他回家吗,你怎么把他带回来了。”

“他好漂亮,头发看起来好柔软,我猜它肯定比蜘蛛族吐的丝还要柔软的多。”

“看他的皮肤好白,好想摸一摸,能养出这样的小雌性的一定是那种最大型的部落吧。”

雷不悦的挥开想要触碰这个小雌性的一堆手,沉声道,“你们小声点,他睡着了。”说完紧了紧怀抱。

怀中的人似乎感到不舒服,呻吟了一下,雷慌忙用记忆中姆妈哄他睡觉的样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背脊。”

“我等下再与你们说,现在,我先带他去休息。”雷看到怀里的人好看的眉毛皱了皱,似乎有醒来的迹象,忙对还想围观的众人道。

“雷,你要带他去你的树屋休息吗?”一个声音不可思议的大声问他。

雷看向发声的人,是首领家的小雌性芙倍,“当然。”

“不,我不许!”

芙倍尖叫的声音,终于让雷怀中的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顾风祈只觉得耳朵传来一声尖叫,吓得他马上睁开眼,眼前是一片古铜色的肌肤,六块腹肌形状美好。

顾风祈鬼迷心窍般的慢慢伸出手......

“啊,他睁开眼睛了!”

“他的眼睛果然如我想象的,比天空里的星星还要明亮!”

突然听见旁边传来叽里咕噜的声音,顾风祈被迷惑了般的手吓得一缩回去,转头看去,终于发现了自己是在被围观,忙不迭的想要挣脱这个怀抱。

但是,貌似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好像力气很大?他自认也是正常的身形了,这个,是属于壮汉级的?

雷发现怀中人的挣扎,低头望去,和一双墨色的眸子对上。

“放开我。”顾风祈挣扎着说。

雷看到小雌性说了句什么,完全听不明白,但是他接下来的动作,倒是明白了,便轻轻的放他下来。

芙倍看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雌性被众人夸赞,心里嫉恨不已。他已经倒追雷很久了,连他的第一任伴侣都放在了一边,不与他温存,也让阿爹给雷施加了压力,但是他完全不为所动。眼前这个雌性,居然刚出现就让雷想要带入他的树屋,他决不允许自己看上的人被抢走。而且,他真的太美了,让人想要毁掉!

顾风祈敏感的察觉有一道恶意满满的视线投注在自己身上,不禁疑惑,自己初来乍到,怎么就惹到谁了。顺着感觉的方向看去,发现是一个身形比较高大清秀的男子,看到他看过去,还狠狠瞪了他一眼。

嘴角不由得抽了抽,他惹到他什么了。

不过,这里的人,好像普遍都很高大,比欧美人还要高大的多,他一个成年人,在这包围中,就像一个俊秀娇小的高中生。

“咕噜咕噜……”醒来的时候也唤醒了饥饿的肚子,顾风祈只觉得饿得受不了了,前胸贴后背。算了,虽然还有很多疑问,比如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一眼看过去都是男人,这里的人为什么一大半都穿着那么暴露却没人管,但是,还是先填饱肚子要紧啊。

他对那个身材很好的男子说,“我饿了,可以给我找点食物吗。”

雷看到小雌性对他说了什么,他却完全听不明白,只能打手势,指了指他的嘴巴,又摆了摆手。看他还是不明所以的样子,干脆继续之前的对话,让他明白。

“他似乎是偏远部落的雌性,我发现他听不懂古伦通用语。所以,只能带他回来,看看以后能不能找到他的部落,送他回去。”又对芙倍说:“芙倍,我的决定,还轮不到你来质疑。”

首领听到这里不禁皱了皱眉,芙倍是他最爱的孩子,他并不喜欢有人这样忤逆他。而且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在逐渐老化,雷是部落里年轻一辈最强大的勇士,他的位子很有可能会由他来接替,如果他能娶芙倍,那简直再好不过了,他眼光示意自己的伴侣上前说话。

“雷,芙倍一直喜欢你,你这样对他刺激很大,就算你喜欢这个小雌性,可是小雌性也并不一定喜欢你,你这样强硬,会吓坏他的。”芙倍的姆妈见状,赶紧出来当和泥。

雷听了,也觉得很有道理,“那谁能照顾他?”

就这样把不知情的小雌性拐回去,的确是感觉不太好,虽然姆妈说看到自己喜欢的要赶紧下手……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在众人的祝福下娶他回家。

“我来吧。”说话的是巫医安澈,他微微笑着,“放心把他交给我吧。”

看到是巫医安澈,雷心里也放下了一颗石头,安澈也是单身雌性,所以不用担心他会对小雌性做什么。而且安澈是巫医,肯定能好好照顾好小雌性。

顾风祈看他们嘴巴叽里咕噜的说一堆,但自己一句也听不明白,总算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自己与他们语言不通的事实。他心里发苦,这是一脚跨到了地球哪个原始部落啊。他心里其实还有个不可思议的猜测,但是拒绝去想,如果还在地球,起码自己还是有可能可以回到自己熟悉的文明社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