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洗洗睡吧——补更4.18

在别人眼里清冷的顾风祈,回到屋里,仿佛是定时炸弹到了时间,脸一下子红得比起雷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赶紧到里屋拿布浸了凉水敷在自己脸上,幸好水的凉意很快将热度降了下去,拍拍自己的脸,确认脸已经恢复正常,他才端起菜走了出去。

安澈与雷已经坐好在木桌旁,坐的端端正正的,看见他端着菜走出来,两人的眼睛仿佛都露着光。

顾风祈莫名想起了幼稚园里,那些小朋友排排坐等饭吃的场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雷与安澈不约而同的朝对方看了一眼,没看到对方有什么,又往自己身上看了看,还是搞不明白有什么能笑的。

顾风祈可不管两人的纠结,把菜端过去,示意大家开吃。

看着一大盆的水煮肉和一点青菜,来到这里一直都是吃这些,顾风祈有些烦腻,不由得问道,“为什么都没有大米……”

顾风祈刚说出口,就愣住了,因为他脑海里突然就浮现了关于大米的一切,米是只有一些王族或者大族首领才有的吃的,一般的部落,都是不会有大米这种矜贵的东西。

雷和安澈也愣住了,大米,难道阿祈是王族还是大部落的人?那到底是哪个?

他们看了看顾风祈精致的面容,没有任何部落面貌的特征,仿佛兽神精雕细琢而成。

“我们部落没有大米。也换不起。”雷拿着一大块肉,边吃边闷声说道。

安澈看了顾风祈一眼,两人并没有继续追问,为什么顾风祈会忽然说起大米,还说的这样自然,仿佛大米是随处可见的,是触手可及的,并不稀奇的。

顾风祈安安静静吃饭,只当自己是隐形的,他知道自己有很多地方做的都引人怀疑,比如刚来时的奇怪衣着,比如懂得各种千奇百怪的调料,比如各种新奇的烹饪手法,比如刚才的大米,明天,还有一个制盐……

或许不相熟的人还不会太多想,但是他和安澈朝夕相对,雷喜欢他,又对他如此关注,他的一切,其实根本藏不住。

只是他们不说,他便当做不知罢了。

在有些压抑的气氛下吃完饭,雷向他们告辞回了家,顾风祈和安澈洗完澡准备休息,安澈坐在床上,看着他悠悠叹了口气,终究是没有说什么,睡了下去。

古老的社会夜晚是寂静而安宁的,风吹过树沙沙的响,灯笼草的光芒晕染在四周,虽然没有现代的灯光那样亮,但也能照清附近的一切,晚上没有什么节目,大家都是早早的便上了榻休息。

深夜,灯笼草感应不到兽人的活动痕迹,自动熄灭,白天有太阳时它不会亮起,只等夜幕降临,感应到兽人的活动,它才会自动亮起。

芙倍在黑暗中睁开眼,起身坐在黑暗里。细细听着隔壁姆妈阿爹树屋的动静,一点声音也没有,静悄悄的。

他的树屋紧连着阿爹姆妈的树屋,小时候因为太过宠他,阿爹便在他们的树屋相连处做了一个门,让他能不走大门,直接能去到两家的树屋。

轻手轻脚的下了榻,避免意外,他将耳朵贴在门上又听了一会,确认那边一点声音也没有,他才蹑手蹑脚的打开门,进到阿爹姆妈的树屋。

他并不敢随便乱动,靠在门边上又等了一会,确认阿爹姆妈还在熟睡中,他才向今天阿爹放置盐桶的地方轻轻走去。

轻轻的“咔嚓”一声,吓得他差点跳起来,他紧紧抱着头,闭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心跳的简直要跳出胸腔。等了良久,侧耳听了一下,发现并没有吵醒阿爹姆妈,才慢慢松了一口气。

他慢慢直起身,往隔间看去,忽然凝住了,盐桶呢?他明明看见阿爹放在这里的。

又细细看了一遍,隔间很小,一眼就能算看完,依旧没有看到一个像盐桶的东西。他不死心的用劲盯着,好似要把树墙盯出一个窟窿来,直到后来传来一句话。

“你是不是要找这个。”首领撒贝斯的声音从他后面传来。

芙倍瞬间全身僵硬,微凉的夜里瞬间冒出了一身冷汗,如同机器人般,一点点把脖子拧回头。

身后,撒贝斯正静静的站在他后面,提着盐桶,就这样看着他。

“阿,阿爹。”芙倍吓得一屁股蹲坐在地上。

“你要拿它做什么?”撒贝斯的语气不算严厉,甚至算得上温柔。

芙倍狠狠咽了一口口水,眉毛上的汗水流下来,滴到睫毛,一眨眼,便漫入眼睛里,眼睛的刺痛让他回过神来。

“阿爹,我要把顾风祈赶出部落,帮我。”芙倍爬过去,抱着撒贝斯的大腿哭求。

“怎么了……”芙倍的姆妈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看到跪在地上的芙倍吓了一跳,“芙倍你这是怎么了……”

“闭嘴!”撒贝斯低声喊道,芙倍瑟缩了一下。

“你吼我做什么……”芙倍姆妈可不怕他,就想梗着脖子和他吵。

“姆妈。”芙倍伸手拉拉他的衣摆,恳求的看着他。

……

“算了,我继续睡觉。”芙倍姆妈一挥手,只当自己没起来过,又趴了回床上。

“你拿盐准备去做什么?”撒贝斯又问道。

芙倍睁着眼睛倔强的看着他,“把它放到顾风祈那里去。偷盐的罪名可以让他离开部落,远远的。”

撒贝斯看着芙倍消瘦苍白的脸,自从那次集会之后,芙倍就没有出过门,用兽皮一直遮住厚实的窗户躲在家里,原来张扬肆意的孩子变得如此,他看在眼里,心里难受得紧,这孩子,是魔障了啊......想到这里,心里叹了一口气。

“就你,连盐桶都提不起,还想陷害别人,回去洗洗睡吧。”撒贝斯轻声嗤笑一声,提着盐桶出了门。

芙倍睁着眼睛呆呆的看着门口,过了好一会,撒贝斯才空着手回来,芙倍眼睛一亮。

“阿爹,盐桶呢?”

“你说呢?”撒贝斯不耐烦的挥挥手,“回去睡吧。”

芙倍抓着他,非要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是放到他那里了吗?”这个他指的是谁,两人心知肚明。

撒贝斯头疼扶额,“嗯,这个事情我已经做好了,接下来我不会再帮你,你自己处理。若是这样你还没办法把他赶出部落,我也不会再管你。”说完便回榻上继续休息。

芙倍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心里松了一口气,满意的回去自己的树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