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请你吃甜甜吧

撒贝斯提着盐回到家,窗户被兽皮严严实实的遮住,门口透进来的光微微照亮整个屋子,芙倍一动不动的坐在窗前。

“阿爹,雷找你干什么去了。”芙倍问道,声音阴郁而沙哑。

“古伦大陆发生了大事了,盐源出现问题了。”撒贝斯叹了一口气。

“盐源?海族出问题了?”在芙倍的认知里,盐源一向都与海族挂钩,千年来盐一直由海族提供,现在盐源要出问题,那岂不是说海族出问题了。

“海族没出问题,就是他们啊,供不上盐了。”撒贝斯把木桶轻轻的放在屋子的树干隔层里。

“这可是大事,盐要是分不过来,那说不定又得开部落战了。”芙倍看着他阿爹撒贝斯宝贝似的把那个木桶放在他藏贵重东西的隔间里,不禁疑惑问道,“阿爹,你藏着什么?那木桶装着什么?”

“嘘……”撒贝斯做了个低声的手势,声音低低的回答,“这里面,就是盐……有了这些盐,说不定我们能捱过冰河期去……等冰河期完了,海族说不定又能恢复供盐了。我们部落也就不需要为了盐开什么部落战了。”

“不是说都断盐了,哪来的盐?”

“雷换回来的……”突然想到自家崽儿现在对雷等人的厌恶,撒贝斯及时止住了话。

芙倍听到这个名字,眸子闪了闪,他看着自家阿爹宝贝似的放好盐,突然问道,“阿爹,你把盐放在那里,真的安全吗?”

“哪里有绝对安全的地方,不过相对于显眼的其他地方,这里相对隐秘一些罢了。”撒贝斯笑笑。

芙倍眸色沉沉,“阿爹,要是这桶盐丢了,那……”

话还没说完,撒贝斯就呵斥道,“胡说什么!”他瞪了一眼芙倍,看到自家崽儿阴郁的神色,又不禁放软口气,“这种事情可不能乱开玩笑的,盐关系到兽人的兽力正常运转,若是没有盐,兽人兽力出现暴动,到时候,你还想无忧无虑的活在古伦大陆……那简直就是一个奢望。那个局面,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

芙倍不以为然的胡乱应了下,眼睛有意无意的看向那个隔间,心中翻滚过一个念头。

雷傍晚才回到了部落,他提着一个大木桶,里面装满了海水。

“阿祈,你看这些够了没有?”他擦了一下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

顾风祈看了一眼,“还是少了点……”抬头看见他满头大汗的样子,又转口道,“算了,这些也够了。”

“要是还不够,我再去给你带回来。”雷咧着大白牙笑。

“嗯。”顾风祈也笑了,眼睛亮晶晶的,清澈明析。

“阿祈,你到底要把这些海水拿来做什么?”安澈在一边抑制不住好奇心问道。

顾风祈眯着眼看看已经西落的太阳,太晚了,还是明天再弄吧,还能把海水沉淀一下,“明天吧,明天你就知道了。”

“神神秘秘的。”安澈轻笑着揉揉他因为太久没理发而微长的头发,嗯,手感真好,多揉几下。

顾风祈面无表情脸,“安澈巫医,不要揉我的头,我不是小孩。”

安澈弯着眉眼笑,“你一天没成年,一天就还是小孩。”

雷想了想自己的悸动,有些脸红,虽然自己也是刚成年,不过对一个未成年雌性动了心思,就算阿祈马上就要成年,还是感觉有点莫名其妙的羞耻啊。

“雷你还没吃饭吧,我们刚刚做好晚饭,不嫌弃的话我们一起吃。”安澈又笑着道。

“谢谢。”雷俊朗的脸更红了,虽然有蹭吃蹭喝的嫌疑,但是他真的想再和小雌性再待一会。

“哥哥哥哥。”冰小跑着过来,几人齐齐看向他。

冰站定,背着双手认真说,“哥哥,姆妈说让你留在祈哥哥家吃晚饭,姆妈说他没有煮你的饭,你要是现在回家他也不会给你饭吃的。”

“噗!”邻居多多正在纳凉,看着冰的小模样,忽然起了逗弄的心思,他坏笑着说,“冰啊,你想不想让祈哥哥当你哥夫呀。”

“我要祈哥哥当我哥夫!祈哥哥会做很多好吃的!”冰眨巴着大眼睛,转头对又问顾风祈,“祈哥哥,你还有多久成年呀?姆妈和阿爹说等你成年就要把你抢回去当儿媳妇。”忽然又满脸茫然的问道,“儿媳妇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多多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抹了一下眼角笑得沁出来的泪珠,“儿媳妇就是哥夫啊,要是你哥哥把祈哥哥娶回家去,你姆妈阿爹叫祈哥哥儿媳妇,你就要叫祈哥哥哥夫。”

安澈捂着嘴也笑得不能自已,但看了看雷已经红都要充血的俊脸,连银白色的中长发都透着不自在,只得解围,“多多,你就皮吧,看以后你会被哪个兽人收去!”

“哼哼,我才不嫁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多舒服。”多多反感这个话题,撇撇嘴回了自己的树屋,凭什么自己要嫁啊,他的目标是娶一个兽人回家!不过这话太惊世骇俗了,他没敢跟任何人说过。

“我们吃饭吧。”顾风祈说完便进了树屋端菜出来。

雷看着顾风祈清冷的表情,让自己燥的面红耳赤的事情,阿祈似乎毫无所感,他心里闷闷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别难过,阿祈是个很好的雌性,只是他暂时还不太懂我们这种感情。”安澈趁着顾风祈进去的空档安慰雷。

“嗯,我不会放弃的!”

“哥哥,我支持你,别难过,我请你吃甜甜吧。”冰敏感的感觉到自家哥哥的情绪低落,依依不舍的把手里的糖塞向雷。

雷看到自家弟弟一脸不舍却还是把糖递给自己的样子,心里闷闷不乐的情绪瞬间去掉大半。

突然就明白了多多想要逗弄冰的心思,实在太可爱了!他接过糖作势剥了就要往自己嘴里塞,眼角余光看着冰。

从自己剥糖纸冰眨巴着眼,到看见自己把糖就要放到嘴里的时候,冰瘪着嘴,准备真的放到嘴里时,张嘴就要哭了,雷迅速把剥好的糖丢进冰张大的嘴里。

“小气吧啦的,真吃了你的糖不哭着回去找姆妈才怪。”雷刮刮冰的小鼻子,笑着说。

冰用舌头顶顶嘴里的糖,哼了一声,转身跑回家,哥哥是个坏哥哥,以后不跟他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