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梦

顾风祈站在远处,看着状若疯狂的众兽,忽然生出一股浓浓的优越感,华夏九年义务教育的知识,在这时终于派上来用场。你们为之疯狂的,几乎无计可施的事情,其实解决方法再简单不过。

不过棉花的事情让他明白了一件事,人若是不到无路可走的时候,永远不会相信看起来荒诞却最实际的解决办法。

众兽又闹了一会,在几个高级兽人的兽力镇压下,才慢慢停息下来。

“诸位,我们现在并不是无计可施,在千年前,我们的祖先没有盐的情况下,依旧活了下来,只要王都有记载,那么,我们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艾迦高声的说。

众人一开始的焦躁情绪稍微缓和了点,虽然悬而未决依旧让人不安,但是,有希望解决,总比让人绝望的好。

“既然如此,这件事就交给艾迦吧。每个部落就留下一人等信,其他族人可以先回去部落,毕竟冰河期就要到了,该准备的工作还是要准备好。”卡尔作为集会的东道主建议道。

众兽听着,也觉得有理,便纷纷告辞,只剩下王都众人与罗森卡尔还有雷。

“既然如此,我等便先回王都,千年前的史料毕竟太过久远,需要多少时间我们也不能确定。”艾迦说着略带歉意,“虽然我知道这个要求可能比较过分,但是在这期间,还望各位能协调好各部落之间的用盐需求,尽量避免出现交战。”

几人相视一眼,最后的盐都在他们手里,能帮的还是帮一下吧,只是希望,最后能得到一个好的消息……遂点点头。

看着艾迦等人展翅消失在天际,三人也相互告别,回了各自的部落。

集会已经结束,有人换到自己满意的东西,有人也不尽人意。但终归是有所得。

雷回到部落里,克里部落的大多兽人都已收拾好,有几个兽人面带不安的看着他。

“雷,盐源真的出现问题了吗?”说话的是雷的邻居古帕,一个浓眉大眼的兽人。

“大家不要太过担心,现在已经知道怎么解决,但是具体的还得王都的人回去翻阅史料。”

雷说的话大家还是相信的,年老的兽人看着他长大,同龄的兽人更不用说,一起的时候更多了去了,比一般人都深知他的为人,至于年幼的,如冰这样年纪的兽人,太小了,并没有资格来质疑他。

“古帕,现在需要一个兽人留在豹族这里等消息,你看下你能不能留下来?”

“当然可以,我就孤身一人,最适合留下来了。”古帕阳光的笑笑。他姆妈阿爹早亡,又没有伴侣,真正意义上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那就拜托你了。”雷又对众兽喊道,“大家准备准备,检查一下自己的东西,别落下了,有伙伴还没回来的,去通知一下,我们准备返回部落。”

待大家准备完毕,雷背上顾风祈与冰,爪子提着一大包东西,里面有他换回的东西和一桶盐以及顾风祈换的一大堆白果,开始返程回部落,众兽紧跟在身后。

冰这两天玩的太累,坐在鹰背上昏昏欲睡,小脑袋左晃右晃,顾风祈怕他掉下去,赶紧把他揽入自己怀里,不一会,冰便睡了过去。

顾风祈垂着眉眼,想着今天发生的事,他嘴巴动了动,“雷……”

“咕?”雷回头看了他一眼,眼里带着疑问。

“算了,没什么。”

……

雌性真是个奇怪的生物……雷如是想着。

顾风祈现在是纠结的,他知道雷遇上的问题,且清楚明白的知道如何解决。但是,这里不是地球,不是华夏,不是那个处处都是创新的年代,他不能保证自己在改变这个大陆后,不会被当成异端烧死。

他已经死过一次了,他没有办法保证,自己如果再死了,还能再活一次。

顾风祈回到部落,当晚又发起了高烧,这次还兼带着说起了胡话。

顾风祈只觉得头昏脑涨,眼前一片白茫茫,他跌跌撞撞的在白雾里穿行,突然脚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他面朝下的跌了下去。

“小心!”一双有力的大手猛的拉着他的胳膊,让他免于摔倒的命运。

顾风祈并没有为这个事情庆幸,他僵硬的,如同机器人一般,脖子一点点的转过来。

这个声音他听了二十年,梦里萦绕过无数次,刚开始失去他的那年,甚至还幻觉过他没有去世。

苍老的面容映入眼帘,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表情,他鼻子一酸,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下来,止也止不住,仿佛最近遇到的所有的委屈都在见到这个人时爆发出来。

“怎么这么大了还是爱哭,一点都不男子汉。”带着厚茧的手指拭擦过他的眼泪,顾风祈知道,那都是为了给他赚学费,在工地里长年累月干粗活磨出来的厚茧。

“爸爸。”他扑过去紧紧抱住眼前的人,眼泪鼻涕都涌了出来,但他一点也不在乎,只想紧紧抱住眼前这个人。

“爸爸,我和林森分手了,他做的事情太恶心。”

“哎,爸爸知道,当初你和他谈恋爱就跟你说过了,他不是好对象,你偏不听。”

“爸爸,这里的兽人遇到困难了,我能帮他们,但是我不敢。”

“我们做事呀……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

“爸爸,来到这里我其实好害怕。”

“别怕,爸爸其实一直都在陪着你呢。”

“爸爸,我好想你。”

抱着的人没有再说话,只是眷恋的揉了揉他的头发。

他突然发现,仿佛能穿过眼前抱着的人的身体,看见对面白茫茫的一片,他惊恐的抬起头,怀里的人渐渐虚化,顾风祈急得想要用手紧紧抓住。

“回去吧,别怕,爸爸一直都在。”

留下最后一句话,最后抱着的人还是化为了虚无。

顾风祈急得在一片白茫茫里到处寻找,大声喊着“爸爸”,还装着摔了几跤,然而,不管他摔的再厉害,拉住他的那个人再没有出来。

他坐在地上,眼前一片白,屈膝抱着头,眼泪止不住的掉落,只觉得漫无边际的孤独都涌上心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