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无题

虽然宴司说让巫医滚,但是,在众人知道两位大祭司不和的情况下,夜雪殿里的侍奉还是死死的拉住了巫医,开玩笑,夜雪祭司是让这个众所周知不和的宴司抱回来的,谁知道会不会是贼喊捉贼,实际就是这个宴司搞的鬼。

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宴司被夜雪殿里的侍奉客气的请了出去,而宴司让滚的巫医则是继续留在了殿里。

当然,其实宴司也知道,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术业有专攻,他一个完全不懂得医术的人留在这里,也实在是于事无补,于是,摆出符合他人设的态度,骂了几句不识好人心,也只得牵肠挂肚的回去,思考着要不要在夜雪的殿里买通几个侍奉来给他汇报夜雪的一举一动,这样以后要是夜雪发生什么事,自己也可以第一时间知道,若是能迂回的帮也一下,倒是也不用那个死面瘫撑得那么辛苦,像现在,明明就是身体有问题,遇见他还在他面前死撑,不过,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着想着,又走到了今天和夜雪相遇的点,宴司忽然停下来。

不对劲,如果夜雪真的伤的这么重,他肯定是不能出门,所以,他的伤应该是在出门这段时间弄的,而自己遇上他的是这个地方,这里又并不是神庙的出口,这里去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自己的寝殿,一个是自从自己来到这里,就一直荒废着的一片庙宇,夜雪总不可能是在自己的寝殿出来的吧,所以,难道是那片荒废的庙宇?

他去哪里做什么?怎么会在那里受伤?说来也奇怪,这片庙宇放了这么久,也没见夜雪说修缮一下启用......

宴司想着想着,怀疑更深了,打算着,看看什么时候方便,他去一探究竟,但现在,神祭就要到了,还是得先要忙其他的。

神祭,陆兽每个炎夏必定会举行的祭祀之礼,向兽神祈祷万恶不侵,向狩猎的野兽祭祀的日子,兽人们相信,古伦大陆的每个生灵都有自己的意识,拥有自己的灵魂,但是弱肉强食,没办法才会沦为了兽人们的食物,可是因果轮回,这些杀戮都会被一点点累积在自己身上,所以每年在神祭之时,也是给自己清洗罪孽的时候,在神灵的见证下祭祀被自己杀死的野兽,便等于是前尘往事一笔购销,清洗掉自己的罪孽了。

入夜,夜雪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熟悉的场景让他稍微有了点点的安心感,他寝殿的大侍奉还在一边守候着他醒来。

“给我倒水。”夜雪轻声说道。

“夜雪祭司大人,您醒了!”崇卫赶忙上前,倒了一碗水慢慢的喂他。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喝了水,夜雪低沉沙哑的问。

“大人,外面灯笼草已经全灭了。”崇卫轻声的回答。

“给我捉个报声鸟过来。”

“是。”

崇卫出去,捉了一个报声鸟,夜雪口述,“奉吾主之命,蛇青屡次计划失败,当自裁以明志,若是反抗,副手领队绞杀。”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异星已往王都而来,弑君计划失败,众人可当返回王都,静待命令。”

说完,松开手,报声鸟飞了出去,崇卫眼观鼻鼻观心,听到了这样的事情也一脸的淡定,一言不发。

“崇卫。你伴着我多久了。”夜雪放飞报声鸟,疲惫的倚靠回床上。

“一百多年了祭司大人。”

“都这么久了啊......”

“是的大人。”崇卫想了想,终究忍不住的说,“大人,您为什么不向兽王求助呢?崇卫斗胆说句逾越的话,我觉得您似乎对您说的那个主人也并无效忠之意,我想,如果您对兽王陛下说明,兽王殿下应该不会坐视不管的。”

“因为,我有致命的把柄在他手里啊......这星象已乱,我已经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我已经卷入了这个局,你陪伴了我这么久,我不会伤害你,你若想离去,自可随时离去了,这殿里的物什我也不在乎,你要便拿去。”夜雪说完,闭上眼睛,再不说一言。

崇卫也不搭话,轻轻的关上殿门离去。

顾风祈觉得一路上来,自己过了4个季节,春,秋,冬,深冬,就算有着棉被,还是觉得寒气扑面,也不知道比起地球的喜马拉雅山,到底哪个更胜一筹。

“还冷吗?”雷化作兽形,把顾风祈护在怀里。

有雷的兽形挡着风,且还有柔软的腹部羽毛靠着,雷的翅膀环绕着他,顾风祈觉得一下子便温暖起来,不由得夸道,“你这兽形暖炉可真是不错。”

雷低低的笑了两声,把顾风祈搂得更紧。

几天过去,众人终于全部上到了漫冬山的半山腰,漫冬山的恶劣,让很多从未出过东部部落的雌性幼崽都非常不适应,幸好,兽人较多,鹰族的兽人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雌性和幼崽们,亚兽人可以用兽力护体,倒是没有出什么大乱子,众人还是勉强适应了漫冬山的恶劣。

“前面我们的速度算是比较快,但是后面这山腰上山顶的路,就没那么好走了,越往山顶越冷,虽然说我会看着你,但是你也要保护好自己。”雷说道。

鄄一站在一个高处,对众人说,“现在我们已经到了漫冬山的半山腰,大家可能都已经感觉到了漫冬山的冷,但是,我想说的是,后面的路,更加的冷,也更加恶劣。我们几天可以上半山腰,但是,我们再用多一倍的时间,也不能上到山顶,还有一个事情严重警告,从现在开始,大家不能大声说话,如果可以,请学习最温柔的雌性的声音,因为你的大嗓门,很有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引发雪崩,相信我,雪崩的场景,你绝对不会想要看见,如果引发雪崩,那么,我们这些人,估计都无法活着走出漫冬山。”

“鄄一说的事情,请族人们牢记,这关系到大家的性命。”雷提醒道。

“雪崩那么恐怖的吗?”多多好奇的问道。

“你脚下踩着的,是雪,漫冬山,不知道存在了多久,山顶终年积雪,雪也不知道累计了多少,你想想,那么多的雪,一起冲你而来,你能不能活命,估计,就算是皇级兽人,也难逃一死。”

顾风祈的比喻,成功的吓到了没有见过雪崩的众人,皇级兽人,那是古伦大陆只手可数的人物,居然也逃不过雪崩,那得有多可怕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