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公主抱

“我的身体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乖徒儿......”木乃伊忽然一脸哀戚之色。

“师父,您定能活到重生那一天。”

“所以,我们的计划一定要加快了,知道吗?”木乃伊俊美如阿波罗神祇的脸突然狰狞得扭曲,“不要妄想逃脱我的控制,那小祭司的命在我手里,如果你不想他丢掉性命,我建议你还是乖乖听我的话。”

“师父,您多虑了,就算没有宴司,我也不会背叛你。”夜雪垂下头,恭敬的说。

“呵呵,我可不敢相信你,你看,你这天生的祭司之体啊,感知神力那么强,我把你带回来,本来便是想要让你长大了借你身体来用用,谁知道,你察觉到了,还敢反抗,用锁魂术把自己的魂魄锁住,幸好,你还有个疼爱的小祭司,我竟是不知,侍奉兽神的祭司竟敢产生这种污秽的欲望。不知道,那个被你亲手养大的小祭司,要是知道你对他有这样的想法,会怎么想呢?”

夜雪跪在一边,一声不吭。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

“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按照我的命令行事,在我重生之后,肯定不会亏待你们,到时候也会放你和那个小祭司归去,让你们过上自由自在的生活,但是现在,我的乖徒儿,这个大阵已经支撑不了我多久了,你看,现在你可怜的师父,身体都已经枯萎,只能靠你了,蛇青那些没用的废物......你可别学他们,千万不要令我失望啊。不然,在我灯枯油尽之时,我便拉你们一起陪葬。”

“徒儿定不辱使命。”

“嗯,去吧,既然计划失败,那也没办法了,我再给你们占卜了一次,异星正在向王都而来,你们也不用再去寻找了,有王气护身,代表,他将与王族之人归来。以后,我便不再占卜了,你知道,占卜燃烧的都是我们祭司的生命,不能所有的事情都指望我,那要你们有何用。”

“是,徒儿告退。”夜雪说完,恭敬的行礼一步步倒退出那个木门外。

“再警告你一次,千万不要再有反抗的心思,否则,我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师父的余音被关在门后,夜雪冷硬的表情终于微微放软,一脸疲惫的忍痛扶墙沿台阶而上。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多久?从他有记忆开始,便被前一任祭司带到这个地方,由这个人教导,让自己尊称他为师父,自己所有占星之术都是他教的,但是,所有的不幸,也皆由他而起......

脊髓的疼痛简直疼入心脾,夜雪咽下喉咙的腥甜,沿着来路返回。

在打开殿门时,夜雪调整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又成了那个冷若冰霜的大祭司。

走过一条长廊,迎面一个人也往这边走来,正是宴司。

夜雪心里长叹一声,此时此刻,最不想看见的,便是他。

“哟,夜雪大祭司,这是从哪儿来呢?这边好像没有值得你来的地方吧。”宴司还是那样的嬉皮笑脸。

“整个神殿都是我的管辖范围,我爱去哪里便去哪里,你管我。”夜雪冷冷的说完,便要走。

“哎呀,别走啊,这神祭快到了,我们好好聊聊这个炎夏怎么弄嘛。”宴司顺手便拉住擦肩而过的手,心里美滋滋,哎呀,牵上了,这感觉果然和小时候的不一样。

“放开。”肌肉的扯动让夜雪痛得又是一口腥甜涌上喉咙,俊脸都扭曲了一下。

不对劲。

宴司看着眼前额头冒汗,脸色苍白的人。

刚才看见他太过欢喜,居然没有发现不对劲,这个样子,难道受伤了?但是......左右看看,完全没有外伤。

“你怎么了?不舒服?”

“不用你管,让开。”夜雪现在根本没有力气挣脱开他的手,只能意思的挣扎了一下。

宴司看怀里的人,握在手里的手连挣脱的力气都没有,若是正常,肯定是大力的甩掉自己的手了,哪里还会容他这样握着,不由得皱起眉,握在手里的手还在用微不可查的力度试图挣脱他。

“哼哼,本祭司今天心情好,顺路送我们夜雪大祭司一程,免得晕在路上,那可就给王都城民看笑话了。”

说着,宴司伸手,把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坠的人直接抱起来。

这个动作,真的是要了夜雪的命了。公主抱给脊椎的疼痛更上了一层,奈何,宴司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自己动作的不对劲,估计还在心里为自己的体贴沾沾自喜,径直的抱起来往夜雪的寝殿方向走去。

这个混蛋!无边的黑暗超夜雪袭来,终于忍不住这疼痛晕了过去。

“祭司大人......似乎是被刺激而晕过去的,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而且,也没有探查到他的内里有什么不对劲。”一个老巫医探查完,分析道。

“刺激?不就那么会时间没见,也没听说神庙出什么事情,他能受到什么刺激?”宴司实在是搞不懂了,这个巫医到底会不会诊治的。

“这个刺激,也有可能是以为一些外来因素,比如看到一些人忍不住的心情激荡......之类。”老巫医半遮半掩,也不算半遮半掩了,简直就是明摆着说,这是因为看到了宴司而受到刺激,毕竟,整个王都的城民都知道,神庙两位祭司不和,虽然说连见个面都被刺激成这样子感觉略可怕,但是,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你是说,他是因为见到我,所以才这样?”宴司指着自己,巫医眼观鼻鼻观心,一声不吭,一副默认的姿态。

宴司简直要气晕,“我是不是还能用这空气把你撑死啊?毕竟你时时刻刻都在呼吸来着。见我一面导致他晕过去,你还真的能说。滚滚滚,别在我面前出现。”

若是夜雪能说话,真的要说这个巫医说的没错,他真的是因为见了宴司而晕过去的,若不是宴司动手动脚,夜雪能维持着面无表情一路慢慢的挪回寝殿再痛晕过去,但是这个动手动脚,不对,是一言不合便对人公主抱的宴司,他的脊椎实在是受不了,只能提前晕过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