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攀咬

安澈有点莫名的看着他们,以为他们是怀疑,又闭上眼细细的查探了下,“没错,的确是怀有幼崽了,只是时候尚短,现在已经是动了胎气,以后一定要好好养着,否则,这个孩子有夭折的可能。”

这是,不止找到了大殿下,还为王族带回来一个王孙?!

王都的众人面面相觑,相信回到了王都,肯定会惊起一片。

“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众人问道。

这可是王族的第一位王孙,不容有失的,且大殿下还在昏迷中,于情于理,他们都应该保护好他的伴侣和幼崽。

“你们什么也做不了,去做你们的事情去吧,我这边给他慢慢调理就好。”

“那就辛苦你了。”艾迦深深的看他一眼,走了出去。

外面现在有些乱,被捆绑的众多流浪兽互相揭底,把自己装的要多无辜有多无辜,就怕会上了被清理的断头台,刚才顾风祈的话众人都听到了,有些人想要找艾伦的关系抱大腿,但是现在艾伦还在昏迷中,根本听不见,且当时被大猛逼迫时,根本没有人站出来,若是他们去的晚一点,说不定两个殿下还有王孙都没了。

卫二想到这里便打了个冷颤,差点,就让王族宗族一脉断了后。

现在这些人,竟然还想要托殿下的福来拯救他们自己?

卫四低眉顺目的站在一边,什么话也不敢说。他犯了严重的错误,根本不敢奢求能得到殿下的赦免,只要不是会牵连到家人,就算让他现在去死,他也会马上执行的。

“我什么事情都没做过,都是我大哥做的,你们放过我啊。”那个叫大头的小头目一脸惊恐的喊着,与他对比,反而是他的大哥,那个恶兽的首领显得一脸的淡定。

所有的恶兽纷纷指责大猛,怪他把他们带到这条路上来,仿佛如此便能脱了自己的罪孽。

闹哄哄的。

“呵呵,你们在跟着我烧杀劫掠,吃香喝辣的时候怎么不说是我的问题,现在既然遭了难,就不要想着能把自己清清白白的摘出去。要是当初你们学那艾伦一样什么都想着自食其力,说不定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了,你们手脚无损,却会在这个部落里,谁能清白了。”大猛突然哈哈大笑。

恶兽们安静了几秒钟,然后引发了更大的喧闹。

“哥,哥,你就一个弟弟啊,难道你忍心让我们家断了后吗?我什么事情都是跟着你的,真的与我无关啊,你和他们说,让他们放了我。”大头哭喊着。

“呸,要不是你带着我们,我们也不会往恶兽这条路上走。我们有什么错!大人,我们真的是无辜的,若不是这个大猛,我们虽然是流浪兽,却会是一个无辜的流浪兽啊。”

“罪魁祸首就是他,我们罪不至死啊大人。”

“大人,我要告密,不止大猛,还有这个恶兽,他曾经为了一些肉,把一个好的流浪兽一家全杀了。”

“你这个王八蛋,居然敢说我,你曾经还看上一个雌性,把人家的伴侣活活勒死。”

......

众人冷冷的看着这群恶兽,当一个兽人开了一个头,其他流浪兽便开始指责起来,互相攀咬,没一会,便把各自做的恶事全都爆了出来。

恶兽们越闹越凶,眼里都冒着红光,要不是都被捆绑着,估计已经开始打个你死我活了。

“虽说趋利避害是本能,但是能把本能发挥成这样,曾经一起的出生入死都是攻击对方的手段,也就只有恶兽了。”渊叹息。

“呵呵,有趣。”狐离正在一旁笑着看,他的幼崽狐幺幺也紧紧抱着他的大腿好奇的看,像一个腿部固定挂件。

“鄄二,不要再看了,赶紧把他们都处理了,这群流浪兽,就没有几个无辜的。”鄄一皱眉说。

恶兽在争吵,其他的一些残疾的流浪兽瑟缩的蹲在一边,完全不敢出声。

听到了鄄一的话,恶兽们突然便安静了下来,一些恶兽或许是突然良心觉醒,感觉悔不当初,嚎啕大哭起来。

“我们是做了恶,但是这群残疾兽,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长着三角眼的恶兽忽然把视线看向那群瑟缩着完全不说话的残疾兽人。

本来是瑟缩着不敢出声的一群兽人,猛地怒气冲冲抬起头来,其中一个兽人道,“什么意思,难道你们做的恶,还想要攀咬我们?我们虽然残疾,但是问心无愧!”

“呵呵呵,你们可还记得盐源的事情。”

此话一出,本来还是怒火冲冲的残疾兽人完全变了脸色。

“咦,领队,好像还有其他的事情呢。我们再等等啊,不着急,您要是累了就去休息,剩下我我来解决就是了。”鄄二说道。

“当初,除了艾伦一家没有参加,你们,都参加了吧。哈哈哈哈,装无辜,谁都没有那么清白!”一个恶兽恶狠狠的说。

“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说个明白啊。”狐离不知道从哪里拿出的水果,一边啃着,完全是看戏的状态了。

顾风祈无语,狐离这就是妥妥的吃瓜群众的状态了。不过他也是看着很舒坦来着。

忙活了一整天的众人,里三层外三层的看着流浪兽们相互撕扯。

“我们那只是为了生存!”一个残疾兽人崩溃的大喊着。

“呵呵呵,做了就是做了,说什么为了生存呢,你们有本事,怎么不像艾伦一样,去兽人部落的集市上面讨盐呢。为什么要去跟着我们屠了人家部落。而且,我们昨天攻击艾伦的时候,你们可是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在旁边都不敢说一句话的,啧啧,人家艾伦可是帮了你们那么多呢,为了你们这群禽兽和我们对着干。没想到在他昏迷之时,竟然没有一人帮他的伴侣,哈哈哈。你们也不过是一群装清白的恶兽罢了。”

说到这里,本来也是看戏的王族众人也不由得将不善的视线抛向了那群残疾兽人。

“卫四,可有此事?”卫二皱眉问到,当他去到的时候,只顾着保护殿下等人,且一路上,二殿下也没有说过此事,他便不由得知。

“回队长,是有此事。属下听到清酒亚兽人向众人求助时,众人并没有任何的帮助。”卫四恭敬的回答,在没有确定之前,王妃是不能随便喊的。他也想明白了,自己做的错事,不能当做没有做过,等下,他就去向队长认罚,是生是死,随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