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睁开眼睛的方法不对

顾风祈放下遮着眼睛的双手,眼前的一切让他感到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不是刚下电梯吗,为什么觉得像是进了一个森林。一定是我睁开眼睛的方法不对。

他用力闭上眼,再睁开,眼前的情景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疼痛感传来,顾风祈只觉得脑子又是一阵抽痛。

他看着自己的手,突然觉得,好像不对……

手掌小了三分之一,指节也没有那么粗大。他原来的手掌虽然是修长,但还是被生活留下了痕迹。这是一双少年的手。纤细修长,指腹柔软,洁白细腻。比起少女的手也不枉多让。

顾风祈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郁郁葱葱的树木,遮天蔽日,杳无人烟。他能肯定的是,这里肯定不是B市。

B市作为一国之都,能利用的地方都利用的差不多了,唯一剩下的绿色都被开发成了几个景区,肯定不会出现这种如热带雨林般的地方。

他努力的分析着,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环境并没有给他太多的信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只有找到人,才能知道这里是哪里。

他在森林里搜寻,边用树叉在树上标记,避免自己兜兜转转走回原地。

抬头看了下,从树叉中抖落的细碎阳光与闷热的温度告诉他,现在还是大白天,大约还是正当午。

兜兜转转的他并没有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几只鹰一直跟在他的身后的树上,并不时的“咕咕”几声。

“天啊,这里居然有一个雌性。”

“他好好看。”

“也好小,是个未成年雌性。他怎么会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我们要下去和他打招呼吗?”

“不可以,姆妈说雌性胆子很小,而且脾气很坏,随便接近的陌生兽人亚兽人会被他们视为敌人的。”听到同伴的建议,雷毫不犹豫的反驳了他。

“但是他越往森林里面去了,遇上里面的猛兽,我们不一定能保护好他。”

“先跟着再看看。嗯?小心!”

顾风祈只听得一声“咕咕”,然后觉得一个东西向自己扑了过来,吓得他赶紧抱头蹲地。

一阵风从他脚边掠过,又飞上去,他疑惑的抬头,看见一只鹰嘴里叼着一条蛇,正无辜的睁着小豆眼望着他。看到他望过去,小脑袋马上转过头去。

“……”他居然从一只鸟身上感觉到了害羞……肯定是自己神经错乱,看来林森劈腿的事,还是给自己带来了一定影响。忘了丛林里什么动物都有,要不是这只鹰,看来自己现在就要带伤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走了这么久,还看不到边缘。

顾风祈无奈的叹口气,继续寻找。

“咕噜咕噜……”肚子发出抗议的声音,他捂着肚子,都快忘了,自己自下班到现在,滴水未进。

“我觉得不能再让他走下去了。”雷把抓来的那条小蛇吞下,对同伴们说。

“你有办法?”

“我刚才飞过去,觉得他并不像其他的雌性那样怕我们,我问问他是那个部落的,看能不能带他回家。”

“那,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们先把猎物带回部落。”他们是无意中闻到雌性的清香跟过来的,而且他们现在是兽力三级,还只能在全兽态和人态之间转换,雷已经五级了,已经可以转换为半兽人状态了。

若要留下一个人保护,那么雷才是最好的选择,他可是部落里的勇士之一,能单独打赢血兽的人。

“好的,我的猎物请让我姆妈保管。”

众兽朝他点点头,展翅飞走,冲出头上的树叶,在阳光下,兽身蓦然变成一个成人大小向远处飞去,翼展有约5米大。顾风祈若是看到,怕是又要刷新了自己对于鹰的认知的三观。

而现在,他还在森林中转圈。

雷看到同伴飞远,转头看见顾风祈又走远了一些,拍拍翅膀跟了上去。

“雌性你好,我是鹰族克里部落的雷。”雷飞到顾风祈前面的树叉,尽力让自己脸上露出最友善的微笑,用古伦大陆通用语向下面的小雌性打招呼。

等了一会儿,却发现,别人完全不理他。他笑容僵了僵,心里莫名有种失落。看来这个小雌性脾气也和别的小雌性一样啊。但是,不能再让他走进去了。再进去,就进入森林深处了,若是自己一个人完全没问题,但是要保护他的安全,他并不是很有把握。他这次直接飞到他的面前。

“你不能再进去了,前面就到森林深处,很危险。”

顾风祈看着飞到自己面前的小鹰,吓了一跳,认出是那只帮他叼走蛇的鹰,看着它抖着翅膀吱吱喳喳的,莫名有种好笑的奇怪想法,它不会在跟他说话吧。

他笑着伸出手,试试碰碰它的翅膀,“你在和我说话吗?”说完又觉得好笑,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雷觉得整个兽身都不好了,只觉得酥麻从面前这个小雌性碰到的翅膀慢慢流遍全身。他仅剩的一丝理智绷紧着,努力控制平衡,不让自己丢脸的摔下去。

顾风祈见这个小鹰呆呆的,心里起了养一个宠物的念头。他伸手抱过它,“我若是能走出这个鬼地方,我就养着你好了。”

“咕噜咕噜……”饥肠辘辘的肚子,一眼看过去还是千篇一律的树,看不到出路让顾风祈忽的疲惫起来。树叶间撒下来的阳光不再热烈,柔柔的,顾风祈知道大约已经到黄昏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地方过夜,不管哪个森林,他相信夜晚都是一样的危险。

他手抱着小鹰,借着手中这个活物让自己赶走一些森林杳无人烟带来的寂静与恐慌。

雷慢慢平静下来,发现了小雌性的不对劲。小雌性似乎完全不明白自己跟他说什么,而他,也不明白小雌性跟他说什么。

难道是偏远部落的雌性?可是怎么会迷失在森林里。

顾风祈找了好一会,终于找到了一个干树洞。他把树枝收拾一下铺满树洞,抱着怀里的鹰,就疲惫的睡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