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花心宇
  • 无限刷BOSS
  • 谁撕掉我面具
  • 2265字
  • 2019-07-30 16:49:38

“铮子,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告诉你,但我答应过那个人不告诉你的,可如今他好像出了什么问题,我觉得不能在瞒着你了,我这张老脸要不要都无所谓。”

“我的事情吗?”方铮微微皱眉。

“是关于小宇的。”院长说完,看了眼方铮的反应。

小宇,原名花心宇,方铮高中时的铁哥们。

方铮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些,淡淡的说道:“他的事情与我无关,不用和我说了,我先去趟医院帮小乐住院做些准备。”说完就要起身,准备出去。

“等一下,铮子,难道犯错的人就不能得到原谅吗?你知道这两年小宇都在哪里吗?他都做过什么吗?”孙院长急忙出声叫住了他。

方铮的脚步顿时停在了原地,双拳一会紧握,一会松开,情绪有些激动,转过身,低声道:“他怎么了?”

孙院长叹了口气,他就知道方铮不会不管不问的。

“小宇在高二的时候就辍学了,这你是知道的,但却不是他自愿的。”

“唉……,小宇是个苦命的孩子啊,他甚至比我们都苦,我们都以为他是个幸福的孩子,你还记得你去他家里那一次吧,他的家境你也看到了,很是不错,但那一切都是假象,房子和人都是小宇花钱雇来的,为的就是骗过你,你想想看,他后来就再也没有邀请你去过他的家里了吧,就算是你要求,他也是找一些理由很好的搪塞了过去。”

“什么?都是假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方铮原本平静的心里,泛起了些许波澜。

“小宇这孩子,看着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他是个很自卑的孩子,自卑到只有你一个朋友,他害怕失去你,所以才骗了你。”院长摇了摇头。

“自卑?他为什么自卑?就算自卑,他就能捡到钱不还吗?这是原则性问题。”方铮的话很是激动,小宇只有他一个朋友,而他何尝不是也只有小宇这么一个朋友。

院长深深的叹了口气:“小宇有位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全身肌肉萎缩,而小宇捡来的那笔钱,大部分都用在了他母亲的身上,一小部分也是给了我们孤儿院,当他告诉你他的钱是怎么来的后,你拿着钱就在这个院子里,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脸上,头也不回的回到了屋内。”

院长的情绪开始变得有些激动了,眼睛甚至都有些湿润,继续说道:“当时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的想法跟你一样,不会用这些钱,在你回屋后,小宇哭了,一个大男孩,哭的很是伤心,但他却一声没出,你不会知道那天他经历了什么,他……”

说到这里院长竟然哽咽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一位看惯了半辈子的人这样,方铮有些慌了,小宇竟然有位生病的母亲,这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一直认为小宇家庭很幸福。

“院长,那天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在之后他就辍学了,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方铮的内心已经有了些慌乱。

“就在那天小宇的母亲走了,而他来也是向你道别和承认错误的,但你没有给他机会,你能想象一个刚刚失去至亲的孩子,接着被他另一位最亲的人,无情的抛弃吗?小宇多次想要解释,而你却一次机会都没给他,在你回屋的那一刻,我都感觉小宇已经死了,那种眼神显得无助、灰暗、死寂。”

方铮的心中顿时翻起了惊涛骇浪,难道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后来呢?”此时,他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颤抖。

“你走后,小宇流着泪,默默的捡起了你丢在地上的钱,然后来到了我的身前,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我,之后他站在院子里望着你的房门,不知道是在等你出来向你解释,还是在想什么。”

“小宇告诉我,他的钱的确是捡来的,在一天夜里,他见到两伙人殴打在一起,打的很激烈,本来他没在意,当那些人走后,他却发现地上多出一个包裹,捡起后发现里面竟然是钱,联想到之前那些人之间的斗殴,想来这钱也不是什么正当来路,因为心中念及着自己的母亲,所以他没有交到警察局,而那以后他就再也没睡过一个好觉,一直深深的自责,但这都是为了他的母亲,他虽然告诉了你钱是捡来的,但没说具体。”

“就在那天他母亲走了,除了你,他没有了其他的亲人,他来只是想要告诉你,他准备去警察局把事情告诉警察,之后他也的确那么做了,学校说他是辍学,那只是为了维护学校和小宇的名誉罢了,其实小宇是去坐牢了,因为没有及时归还那笔钱,而那笔钱又是赃款。这些在他走之前让我不要告诉你,因为他知道自责、内疚是什么感觉,他说不想让你也经历。”

“按时间计算,他出来也应该有四个月了,出来后的一个月他给我寄钱了,但之后的三个月就没了音讯,我有些担心,觉得还是告诉你。”

方铮已经完全呆滞在原地,内心更是说不出的滋味,这完全颠覆了他之前对小宇的看法,一个家庭幸福,每天快快乐乐的孩子,竟然背负着那么多的责任,他怪小宇不对他说实话,更怪自己没给他解释的机会。

“他在牢里还写过几封信,我都留着呢,就在我屋子里的那个铁盒子里面,你去看看吧,虽然你当时那么对他,但他还是叫你铮哥的那个小宇。”院长说完再次叹了口气,这件事已经憋在心里太久了。

方铮听后,迅速的跑进了院长的房间,飞快的找到铁盒子,拿出了里面的信。

“我铮哥还好吧?”“我铮哥谈女朋友了?漂亮不?”“我铮哥就算不上大学那也绝对是好样的!”……

滴答!滴答!滴答!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方铮的泪水慢慢打湿了信纸。

每一句我铮哥,都直击到了方铮的内心深处,悔恨、自责、内疚就是现在他的内心写照。

渐渐的,方铮站起身,把眼角的泪痕擦去,将信再次放回盒子内,仿佛一件宝贝一般,放回了原地,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然后走了出去。

“院长,你说小宇三个月没和你联系了,你知道他在哪里吗?我要见他?”方铮表面看似平静的说道。

院长看着方铮的样子,知道这都是他装的,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寄钱的时候只有收钱人地址而没有寄钱人地址。”

“我明白了,我出去一趟,谢谢您告诉我这些。”方铮说完,脸色凝重的离开了孤儿院。

“唉……,都是苦命的孩子啊!”看着方铮的背影,孙院长再一次感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