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春望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133字
  • 2021-07-21 20:46:03

春天迈出了左脚,秋天踏出了右脚。

“咔咔”,杜甫脚踩在一片碎裂的石头上,他抬眼看向面前的一片废墟,满目疮痍。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战火烧毁了唐王朝,烧毁了城池,也烧毁了他的家。

这个世界有多残破,他的心就有多残破。

他期望他的心能够被修补。

他更希望他的心能够重生。

被修补的世界依然是残破的,会步入晚年;重生的世界才是崭新的,会步入新生。

“我时常在想,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现在又在哪里?”

“我从家中来,要去找皇帝,现在还在路上。”

“我从黑暗的地方来,要到光明的地方去,现在还在黑暗的地方。”

“我从梦中来,要向梦中去,现在还在梦中。”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杜甫看见了身边的残枝败柳,残枝败柳上哭泣的零花剩鸟。

杜甫看见了眼前的断壁残垣,断壁残垣中透露的十室九空。

杜甫看见了远方的烽火连天,烽火连天里隐藏的绵绵战乱。

“子美,你现在到哪里了?”

“子美,我现在想你了。”

“子美,碧儿和叶儿也都想你了。”

“子美,如今战火纷飞。”

“我希望它永远飞不到你的身边,也永远飞不到我们身边。”

“子美,如今天下纷争。”

“我希望它永远争不走你,也永远争不走我们。”

“子美,如今处处都不安全。”

“我希望你一直走在安全的路上,我们也一直走在安全的路上。”

“当初分别真的可惜,在下个路口,希望我们能够相遇。”

最后一句话,杜甫已经记不清是碧叶说的,还是他说的了。

在十天前,一个月前,或是更久的时候,杜甫收到了一封家书,为此他付给传信人一笔重金。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叛军,皇上,贵妃。”

“安禄山,玄宗,杨玉环。”

“安禄山阿臾玄宗,安禄山奉承杨玉环。”

“安禄山当上了玄宗的义子,安禄山认杨玉环作了干娘。”

“玄宗信赖了安禄山,杨玉环宠爱了安禄山。”

“安禄山取得了玄宗的信赖,安禄山赢得了杨贵妃的宠爱。”

“安禄山手握重兵,发动了兵变,攻陷了长安。”

“长安并不长安,它也有被攻陷的那一天。”

“玄宗失去了长安,玄宗失去了文武百官。”

“玄宗一怒之下杀死了安禄山的质子,安禄山盛怒之下杀了玄宗的皇子。”

长安自安人难安,长安自全人不全。

“玄宗不再是长安城的皇上,贵妃不再是长安城的贵妃。”

“长安城没了玄宗,长安城又有了安禄山。”

“长安没了旧皇帝,长安又有了新皇帝。”

“长安没了旧贵妃,长安又有了新贵妃。”

“长安没了旧满朝文武,长安又有了新文武百官。”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安禄山说:玄宗是我的亲爹,贵妃是我的干娘。

安禄山又说:李隆基是一条被我赶出的丧家之犬,杨玉环是一条被我撵走的丧家母犬。

“玄宗,贵妃。”

“玄宗,安禄山。”

“贵妃,安禄山。”

“安禄山,叛军。”

乱、乱、乱、乱。

“唉,太乱了。”

“唉,时间一长,我的发鬓真的是太乱了。”

愁、愁、愁、愁。

“唉,想我还年纪轻轻,就: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