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行路难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151字
  • 2021-07-19 21:18:24

“你是哪里人?籍贯何处?”

当李白放下手中的筷子,自人群中走出,自曝姓名后,为首的京城守备队长看看两个当事人,开始面无表情的盘问。

“我是外地人。祖籍长安。”

对于守卫队长不咸不淡的提问,李白回以不卑不亢的答复。

“你是哪里人?”护卫队长询问另一个当事人。

“巧了,在下祖籍也是长安。”

“我是本地人!”

本地的王利回答。

他轻蔑的扫了李白一眼,你以你姓李,皇帝就是你亲戚?你以为我不姓李,皇帝就是我仇敌?

王利侧眼瞅瞅李白的装扮:腰间悬一把长剑。

他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胳膊:手臂划一道剑伤。

“公子可是王班林大人的长子王利公子?”

那守卫队长一听到“王利”这两个字,就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王班林”这三个字,于是亲切地再次询问。

“正是。”

“大人,我家公子无事前来饮酒作乐,便被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自称李白的人,伤了!”

“伤了我们!”王利的随从叫到。

“李白,你为何要加害王公子?”

“快快招来,饶你不死!”

唰!

守卫队长抽出腰间的朴刀,不由分说,刀尖直指李白。

唰!唰!唰!唰!唰!

随着那护卫队长抽刀,那队长身后随行的五名护卫,也齐齐抽出腰间佩刀。

那五名护卫分散脚步,将李白包围在中间。

顿时,六把明晃晃的大刀指向李白。

李白用眼睛的余光淡淡扫了一眼眼前的两人,这个当守卫的,真不知道是怎么当的。

询问事情缘由难道要先问是哪里人吗?

本地人香,外地人臭吗?

给本地人脸,给外地人脸色吗?

李白不再正眼看他们。

他缓缓抽出腰间长剑,上面王利的血刚刚已被拭净。

他的剑可以一直放别人的血,没有谁的血可以一直玷污他的剑。

“你们几个一起上吧,让我看看是你们的刀利,还是我的剑锋!”

自他离家以来,七年之间,路见不平,拔剑相助,杀恶人无数。

自他游历可考,二十二年,天涯路远,水阔山遥,过风雨无阻。

“一起上,省得夜长梦多,直教他横死当场!”

护卫队长言罢,五尺刀,六个人,淹没李白,三尺剑,一个人。

“呵呵。”

“丈夫未可轻人少,丈夫未可轻年少!”

“宣父犹能畏后生!”

“负我三尺剑,断尔项上头!”

众人眼中快得不得了的六把飞刀,李白眼中慢得不能行的六条爬蛆。

围观群众远远躲开,王利挤在中间,眼见得护卫队的长刀淹没李白的短剑,大声叫好!

李白啊李白,你刚刚不是很行吗?

李白啊李白,你现在还行吗?

刚刚我流血,现在终于轮到你了!

铛铛!铛铛!铛铛!

啊啊!啊啊!啊啊!

说时迟,那时快,你看那六个不知死活的。

刀接刀断!

人近人斩!

“你们刚刚不是很行吗?”

“你们现在怎么不行啦?”

李白瞥瞥死护卫,又将剑尖的血在死人的衣服上拭净。

李白又看了王利一眼,王利被李白看得抱头逃窜。

他又看看饭桌上的金樽清酒,玉盘珍馐,又看了看手中的三尺宝剑。

对于前途,他突然感到茫然。

难道他不该来长安?

是王利不欢迎他,还是长安不欢迎他?

王利不欢迎他又如何?

长安必将欢迎他。

因为……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