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嫦娥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285字
  • 2021-08-29 21:19:16

天色泛起鱼肚白,朝霞在东方翻滚、雀跃,金云一层层散开,仿佛有只鲤鱼将要跃龙门。

“商隐,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一朝之计在于今。”皇宫朝堂之外,一处亭台之内,牛僧孺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掌拍拍面前一名男子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道。

李商隐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牛大人,我深知您往日来对我的关照有加。牛大人气大势大,在朝堂之上可谓步步青云,青云直上。”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心里却暗暗怀疑:“你一个太监,平时不好好辅佐宪宗治国理政,平日里就知道当权干政,致使宪宗皇权旁落,该当何罪?就这还想要我追随?”

“小伙子你眼光不错嘛,来我这边,我保你迅速加官进爵,我保你步步高升。”牛僧孺再次拍拍他的肩膀,转身朝外面走去。

“商隐,又在这里发什么呆呢?我看你神智恍惚,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有的话就快快说出来,我看看能不能给你解解闷。”当李商隐正独自在亭子边徘徊的时候,李德裕从牛僧孺刚才离开的地方走过来。

“李大人早安。”李商隐一眼便瞧见了来人,他是另一个皮肤同样白皙的中年男子,也是另一个同样被阉割的太监,也是另一个同样当权的太监。

总而言之,就不是个好太监。

“商隐,你气色不太好,是谁惹你生气了吗?”李德裕一脸关怀道。

“不是不是,我一大早怎么会来晦气?我高兴还来不及!见到您之后我就更高兴了,因为我知道我的好运就要来啦!”

“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李德裕一脸纳闷。

“因为我碰上鲤鱼跳龙门了,我就觉得我也要咸鱼翻身了!”李商隐转身指指东方天空上,那里是还在翻滚着的白云,云层中央是缓缓上升的金色太阳。

如果把白云看作鱼腹,那么附着其上的金光就是鱼鳞了。

“不错,这是个好比喻,我确实是给你带来了福气。”李德裕也伸出他那纤细白皙的手掌,拍拍李商隐的肩膀,李商隐觉得自己被女人捏了一把,腰都软了。

还不及二人再做寒暄,看看上朝的时间就要到了,二人赶紧走入朝堂。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快快平身!”

宪宗高坐龙椅,两手抚膝,两名太监在椅子两旁侍候着。

“有事上报,无事退朝。”

“启奏陛下,近日有匈奴犯境,望陛下发兵平乱,以保国安。”

“准。”

宪宗听到上报之事,脸上露出忧虑,双眉微微皱起,双手也用力在膝盖上按了一下,“敌军何时进犯?敌军是何装扮?敌军人数多少?守军可曾与之交战?战绩如何?边境百姓可有伤亡?”

“敌军五日前来犯,敌军骑兵三万。”

“我方守军与其交战,暂时将之击退。”

“边境百姓未有伤亡。”

听完汇报,宪宗的眉头方才松了松,他平日里坐在皇宫之中,很少到边地视察,他挂念远方的子民就像独守空闺的少妇思念出征在外的丈夫,心有余而力不足。

退朝之后,李商隐回到自己的住处,他本来想要辅佐宪宗治国平天下,结果宪宗失去了权力,导致他现在要辅佐太监了,而且不光他自己,就连宪宗,现在也要在暗地里辅佐两个太监治国平天下。

于他而言,他倒是并不在意这是太监的国家还是皇上的国家,他只知道这是黎民百姓的国家。

可是牛李两党控制了皇宫之外的很多情报,使得他和宪宗对外界一知半解。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入夜。

朦胧的烛影摇红,摇红烛影的朦胧。

失控的情绪游移,游移情绪的失控。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