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桃花源记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176字
  • 2021-07-18 20:55:42

哗啦啦。

“夫君,我们划到哪里啦?”

一艘乌篷船划在一条曲曲折折的小溪上,船头有人荡桨划船,船篷中有懒洋洋的声音传出。

“我们划到青草岸了。”

划船的船夫看看河岸,岸上芳草鲜美,然后回头说。

“夫君,我们几时能够到得桃花源?”

船帘被从内掀开,走出来俏生生一个穿着灰纱衣的美人,款款步到梢公的身旁坐下。

“我们从清早鸡鸣开始出发,现在日近正午,船儿走到了青草岸。”

“我记得青草岸是桃花源的中点,等到下午咱们就能到得桃花源了。”

船夫一边划桨一边说。

灰衣姑娘一边探头欣赏肥美的水草,一边从后面抱住船夫的腰,把额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黑色长发随风起舞。

水上莲叶何田田,水下红鲤水中穿。鱼儿鱼儿转,难逃追尾难。

水上孤舟何单单,水下倒影影波泛。双桨击微澜,荡倩影撩乱。

“呵,灰灰,我本来还嫌累,你一抱我,倒是给我长了几分精神。”

穿着白色纱衣的船夫感受到揽在腰间的双手,不禁心神一震,无名火焰燃烧,烧出了无名的力气。

咕咕咕。

“该吃饭了。”

艄公听见这熟悉的声响,当机立断。

“嗯。”

灰灰听见这莫名的叫声,脸上泛起莫名的晕红。

“渊明,你觉得桃花源里的桃花现在开了吗?”

灰灰和渊明是晋国的武陵郡人氏,当初灰灰去乞讨,四处流浪。

有一天晚上去地里偷西瓜,被渊明发现后捉住了。

当天晚上,正当渊明准备把她押送到衙门的时候,灰灰被夏天傍晚的热风吹晕了。

渊明暂且放弃了把她送官府的打算,把她留在家里暂住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灰灰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一个好心的婆婆正在照料她。

后来她的病痊愈后,这个好心的婆婆就成了她以后的婆婆。

渊明家田地多,养活了她,让她不再四处流浪。

过惯了流浪日子的她,猛然间不习惯定居于一处,渊明当初就答应她以后带她去桃花源旅游。

“一定开了,如果那座桃花源还在的话。”

当初他年少的时候,坐小船去过一趟,时隔多年,那里的景象依然历历在目。

灰灰收回抱着渊明的手,走入船篷里。

渊明收起握着的船桨,也走入船篷里。

吃着吃着,当灰灰肚子里的嘴巴不再叫唤后,渊明继续划船,让灰灰在船篷里睡午觉。

灰灰做了一个白日梦。

梦中……

桃花园,落英缤纷。

“你们是什么人,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桃园中的一个人问他们的来历,他们这些人自称是桃花源的原住民。

“我们无事外出旅行,偶然间来到此处,如有冒昧,还请原谅。”渊明对他们解释了原因。

“远道而来的客人,我们祖先在秦国为了躲避战乱,带领乡亲们移居此处。”

桃园主人对她和渊明解释身世来历,并在随后的十来天里挨家挨户大鱼大肉宴请他们二人。

灰灰梦醒后,夕阳已经西沉,渊明带着她从一个透着光的山缝里进入了梦中的桃花源。

“渊明,你最棒了!”

“灰灰,夕阳下的你好美!”

“灰灰,桃花中的你好美!”

“灰灰,你比夕阳桃花美!”

风卷残霞霞卷人,日燃桃花花燃心。

“灰灰,这座桃花源很像一个地方,你知道是什么地方吗?”渊明突然色眯眯的盯着灰灰看。

“婚堂。”灰灰也羞答答的盯着渊明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