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春夜喜雨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292字
  • 2021-08-21 23:19:41

黄昏时分吃过晚饭,杜甫和阿朱在门外的江边散步。

看到落霞伸出彩袖牵着流淌的长江,阿朱有样学样,也伸出衣袖挽起了行走的杜甫的手臂。

看到夕阳垂下头来亲吻长江的水面,杜甫也有样学样,低下头来亲吻阿朱的玉面。

夕阳结束了一天的行程,此刻沉浸在江面的清凉和柔软中,一记长吻,直吻到江面通红。

杜甫结束了一天的劳作,此刻沉浸在人面的清凉和柔软中,一记热吻,直吻到耳根泛红。

江边的桃树被阳光亲吻,从朝阳吻到夕阳,从日出吻到日落,从东方吻到西方。

岸边的阿朱被杜甫亲吻,从天昏吻到地暗,从黄色吻到黑色,从潮涨吻到潮落。

从日落吻到月升,从漫天霞光吻到满天繁星。

从日红吻到月白,从月白吻到星紫。

日月星辰在变,红黄白紫在变,时间变化,一吻不变!

天荒地老,一吻永恒!

斗转星移,一吻永恒!

沧海桑田,一吻永恒!

一吻之间,春日的长江江面回暖,冰面融化,汩汩东流。

一吻之间,春日的桃花花面回暖,花面解冻,含苞欲放。

一吻之间,春日的美人人面回春,冰身回暖,玉体回软。

日沉了,日落了,日没了。

天黑了,云黑了,路黑了。

月明了,星灿了,灯亮了。

“夫人下雨了。”杜甫恋恋不舍地移开阿朱的粉唇,抬起头看看天空说道。

这是一个奇怪的天空:上面虽有雨,有黑云,但也有月亮,还有星星。他不知道雨是从月亮上落下来的,还是从星星上落下来的。

“夫,人下雨了。”阿朱抬起头只是看着杜甫。

她的左眼此时罩着一层水雾,和月亮一般迷蒙;她的右眼此时映着一片星光,和星辰一般璀璨。

“夫人,下雨了。”杜甫听了感觉不对,明明是天在下雨,人又怎么会下雨呢?于是他纠正道。

“夫人下,雨了。”阿朱接着杜甫的话,又往后停顿了一个字,仿佛是有意为之。

“夫人下雨,了。”杜甫细细一品,顿时心领神会,再往后停顿一个字。

杜甫牵着阿朱的手,再次回望江面,上面有一只小船。

小船上有一团灯火,仿佛在扮演着江水夜晚的情人,继续着黄昏时分夕阳的深吻。

两团火热的嘴唇轻触,在幽幽的水面上吻泛了一层又一层荡漾的水波,吻开了一圈又一圈四散的涟漪。

“夕阳是温暖的手掌,夜雨是深情的眼泪。”阿朱看了一眼江面,和杜甫边沿着黑径走回边说。

“夕阳是阿朱的手掌,夜雨是阿朱的眼泪。嘿嘿。”杜甫不由得随口夸赞了她一句,和阿朱在一起让他感到了生活的美好。

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他都能从她身上找到抚摸和慰藉。

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他都能从她身上找到灵魂和归宿。

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他都能从她身上找到现在和未来。

不一会儿,二人走到了家,走进了屋子,走入了被窝里。

“屋外有夜雨和长江畅叙深情,屋内有我和你畅叙深情。”一片黑暗中,杜甫轻声说道。

“屋外有夜雨和长江深情缠绵,屋内有我和你深情缠绵。”一片黑暗中,阿朱轻轻回应,她伸出双臂搂住了杜甫的脖颈。

“屋外有夜雨和长江缠绵悱恻,屋内有我和你缠绵悱恻。”杜甫也开始热烈回应起来。

此时,屋外和屋内的春雨一起下,时小时大。

此夜,屋外和屋内的春水一起流,时断时续。

次日,窗外的桃花落了一地,远处的锦官城小得可怜,被压在雨后枝头一片鲜红饱满的花瓣下面,动弹不得。

次日,窗内的桃花落了一床,远处的锦官城小得可怜,被压在雨后床头一片鲜红饱满的花瓣下面,动弹不得。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