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简简吟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537字
  • 2021-08-21 15:26:23

日光普照。

天上是一片祥瑞的彩云汇聚,地下是一塘无波的琉璃凝聚。

苏家花园中,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中年妇女久久伫立。

杨柳枝上,满树绿叶眼睛被清风吹动;荷塘波上,一池芙蓉花腮被烈日观红。

“阿母,阿丈,你们又来看我啦?”简简从柳树树干中挣扎着走出来,跑到男子和女人的跟前,嘻嘻笑道。

“简简,我苏家的小女儿,小乖乖小淘气,我们又想你了。你走的时候忘记了带一件东西。”阿母说着,从怀中取出一面巴掌大的玻璃镜子来。

“这是我前年买给你的,这面镜子已经陪了你快三年了。”阿母把镜子伸到简简的面前照着她,镜子中又出现了一个简简。

“嗯,这确实是我十一岁的时候用的镜子,阿母还记得呢,我都快忘了。”简简把脸往镜子前照照:玲珑云髻生花样,芙蓉花腮柳叶眼,飘飖风袖蔷薇香,殊姿异态不可状,忽忽转动如有光。

简简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转了又转,鲜红色的衣袖随风摆荡,夹杂着蔷薇的花香。

飘渺不定。

她伸开雪白的手臂对着镜子来回转动五六圈方才住了身体,伸出白白的小手去接母亲手中的玻璃镜子。

可是镜子太重了,简简拿不动它。

阿母茫然不觉,仿佛并未看到一般。

“阿母,阿丈,简简刚刚照了照自己,镜子里的我看起来真的好可爱哦,你们说是不是这样的?”简简收回小手,揣进宽大的衣袖。

“是是,是的是的呢,我苏家的小女名简简,她最可爱了,她最漂亮了,谁也别想把她抢走。”阿母仍然做出把镜子递出去的样子。

阿母看着简简开心的样子,自己也开心的笑了起来,开心的大声笑了起来。

笑声传开,简简身后的那棵柳树也笑了起来,一树柳叶也跟着在风中睁开绿色眼睛簌簌狂笑。

不远处的荷塘也在跟着发笑,一圈圈水波从水塘中央扩散,一池莲花张大着红色的嘴巴呵呵大笑。

笑声惊散了树上的一群乌鸦和水上的一群野鸭,鸦与鸭也在嘎嘎地乱笑。

女人身边站着的男人听到笑声后轻轻转过身,别过头去。

“阿母,镜子会不会骗人?它会不会是在骗我?毕竟我都有好几个月没有把镜点妆了。”简简有些狐疑的看了看镜子一眼,抬头看向母亲,仿佛不相信地询问到。

“简简,镜子怎么会骗人呢?”你现实中长什么样,它就会照出什么样来,它不会骗人的,它不会骗我的,它也不会骗你。“你看起来还和你离开时一个样。”

“简简,我还给你拿来了你的缝衣针,这根针是你去年用过的,当时你还拿它来给自己绣衣裳呢。”阿母说着又从其怀中取出一根尺许长的银针,递给简简。

“是我的缝衣针吗?我十二岁的时候确实能抽针绣裳呢!”简简挺挺雪白的小酥胸,不无自豪的说道。

简简又一次伸手去拿,银针虽轻,可她还是拿不动,只得再次缩回小手,藏进衣袖。

阿母则浑然不觉,她一只手拿着圆形的玻璃镜子,一只手拿着银色的缝衣针,仿佛左手拿着盾牌,右手拿着长矛,在对抗着无形的魔鬼。

“简简,娘还给你带来了你的笛子,你今年才开始学调品,一定要时常练习,才能吹出好听的曲子。”

阿母把笛子递到简简粉嫩的嘴唇边,简简试着去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吹出一口气来,笛子仿佛变成了哑子……或者,是她变成了哑子?

她……难道她……

“娘……您难道看不见?您难道听不见?镜子还是那面镜子,针子还是那根针子,笛子还是那支笛子,可是……可是……可是……可是我再也不是那个我了,我再也不是那个我了,我再也不是那个我了!”

“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简简悲痛地伸出小手扯着自己那乱糟糟的头发,她的衣服上粘满了尘污。

简简伤心泪涌。

女人悲啼流泪。

男人眼红滴泪。

日转过面去,光暗淡下来,彩云变作阴云,一池平静的碧水被雨水点皱,镜子摔到地上碎了。

老天挥手抹泪。

池面溅起泪水。

一身红色嫁衣的简简渐渐消失在无情雨幕中。

二月繁霜杀桃李,明年欲嫁今年死。

丈人阿母勿悲啼,此女不是凡夫妻。恐是天仙谪人世,只合人间十三岁。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