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山园小梅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247字
  • 2021-08-16 05:19:36

冷风吹雪,雪花自屋檐外的空中大大小小的迎面飘来,黑色的眼瞳充斥一片片白色花瓣。

“昔日我隐居山林时,本以为会无法忍受清冷寂寞的生活,但最终我还是忍了下来,因为我更加忍受不了市井火热喧嚣的生活。”

林逋一边望着逐渐同雪花融为一体的梅花,一边回忆往昔的市井生活。

曾经他也是一个喜欢追逐名利的人,但是他发现他变了。

他失去了自由。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自由是他的所有,他失去了所有,只剩下了名与利。

名与利的玩偶,以为自己在玩着名利。

名与利的玩偶,以为自己在追逐着名利,和它们越来越近。

名与利的玩偶,以为自己在顺着绳子向名利攀爬,却浑然不觉双手已被它们缚牢。

林逋曾经看过木偶戏,当时他还看得哈哈大笑,嘲笑那被人用绳子牵住,上下左右摇摆的木偶人。

事后当他再细细思量的时候,方才发现自己其实是在嘲笑自己,他这个:被名利牵住,东西南北奔忙的林逋人。

林逋失去了灵魂,林逋不再是林逋,林逋变成了林逋的躯壳。

名利场的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使他心累不已,最终由他自己解放了他自己。

他不要做金钱的奴隶,他要做金钱的主人。

他自己解救了自己。

“对于喜欢清静的人来说,喧嚣是一种错误。”

“对于忍受清冷寂寞的人来说,火热是一种正确。”

“火热可以消融清冷,就像我的体热可以消融你的清冷。”

“火花可以点燃寂寞,就像我的水花可以点燃你的寂寞。”

“火红可以填补空白,就像我的落红可以填补你的空白。”

“有我在,你就不会寒冷。”

“有我在,你就不会寂寞。”

“有我在,你就不再空白。”

“林逋,一切有我!”

林逋将视线从庭院中的梅花上收回,转而下移,窈窕丰满的宋姑娘正将他拦腰环抱,一对美目正向他看来。

“宋姑娘,我是个读书人,而不是目不识丁的文盲,我听得懂你刚才说的那三句话。”

“你真的让我想起了青楼中的花魁。”

林逋将她轻轻往上提了提。

“呵呵呵呵呵,我现在都把你的梅花比下去了,我现在可是你的屋檐下的花魁哩!”

“你是个女支女。”

林逋也来了兴致,用手搀着宋冬冬,嘿嘿一笑。

“现在是男支女。”

宋冬冬扶着林逋道。

“这是一个属于新月的黄昏,而不是一个属于夕阳的黄昏。”

林逋看看初升的月亮道,院落中的人和梅花都倒映在雪与月光组成的水潭中。

雪早已停了,下得不大,只在院子里涂了薄薄一层白色。

“这是一个属于开始的黄昏,而不是一个属于结束的黄昏。”

宋冬冬从林逋怀中睁开眼睛,慵懒的打了个呵欠,缓缓说道。

“我林逋的胳膊现在有福了,一边抱着丰满的你,一边抱着丰满的明月。”

“你和月的区别在于,你是热的,月是冷的。”

“我林逋的鼻子现在有福了,一边闻着你的体香,一边嗅着梅花的花香。”

“你和花的区别在于,你是醉的,花是醒的。”

“我林逋的眼睛现在有福了,一边看着你的倩影,一边看着梅花的疏影。”

“你和花的区别在于,你是实的,花是虚的。”

“我现在要和你到院子里跳舞去。”

“让它知道你是属于我的,而不是属于它的。”

“让她知道我是女主,而她是女配。”

月华如水,梅花如冰,地下是雪,地上是人。

清浅的水,晶莹的冰,淡薄的雪,舞动的人。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