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别董大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465字
  • 2021-08-14 20:50:06

冬日,雎阳城一家客栈之中。

“小弟与董大哥久别重逢,本应该请哥哥去饭馆好好饱餐一顿,可是小弟实在是囊中羞涩,反劳大哥请我吃饭。”高适在餐桌边坐着,一边低下头用筷子夹起热气腾腾的面条,一边对着桌对面的男子说道。

六翮飘飖私自怜,一离京洛十余年,丈夫贫贱应未足,今日相逢无酒钱。

“高老弟不必羞惭,人生在世不得意事十之八九,八九不离十是因为缺钱而不称意。”董庭兰对着高适一边微笑一边宽慰。

“董大哥是有名的琴师,走到哪里随便弹两首曲子就能挣到钱。如果你也有不如意的事,也只是那十分之一的杂事罢了。”高适咽下一口面食道。

“高老弟说的哪里话,知音难遇知己难求,然而茫茫人海中,我遇到了阔别十余年的你。很多人听我弹琴只是凑个热闹图个乐呵,很多时候我并不是在对人弹琴,而是在对牛弹琴。”董庭兰夹给高适一只烤鸭腿。

“当今之人多痴迷于胡乐,对于七弦古乐,一般的凡夫俗子怎么欣赏的来?董大哥是暂居此地还是打算久居此地?”高适咽下烤鸭肉,将一杯美酒举到董庭兰面前,与之对饮。

“过奖了!自从吏部尚书房琯被贬出朝,我也就当不了他的门客了,索性离开长安云游天下。所以我是暂居此地。”董庭兰呵呵大笑了一声,也举起酒杯碰碰后将酒一饮而尽,然后又给高适的盘子里夹了个鸡腿。

“今年是个多事之秋,”高适在说这话时环顾四周没人,便压低了声音道:“我听说玄宗又册封安禄山为御史大夫了。这个胡人安禄山可真是能装乖卖傻,这个玄宗也真是老眼昏花。”

“何以言之?”董庭兰一听就来了兴趣,饶有兴致的问道。

“以我之见,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安禄山一个胡人,我不信他是真心报效国家的,我倒觉得他迟早是要成为国家蛀虫的。”高适言语之中充满不屑,面露鄙夷。

“我看他就是个球,早就该滚了!”

“他要是不巧滚到我的脚下,我会一脚踢爆他!”

“他这个胖子,一天到晚就知道乱纲常,入朝先拜娘后拜爹!”

“这玄宗都能忍!”

“他这个胖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献殷勤,一天到晚跳大肚子舞。”

“就这都能加官进爵。”

“他这个祸害,就是个潜伏起来的地雷,早晚得炸!”

“炸了皇宫他赔不起!炸了茅坑他也赔不起!”

“他去哪里不好?他去哪里都不好!非得去阎王那里报到才好!”

说到这里,高适又猛咽下一杯酒。

“至于老眼昏花,不是说玄宗的眼真花了,不然也不至于看上杨贵妃这个花姑娘了。”

“而是说,他这人斤斤计较,气量狭小,而且呢,玩物丧志,亲小人远贤臣。”

“想必董大哥也听说过,十九年前,大名鼎鼎的孟夫子去长安面见玄宗,想要谋得一官半职,因为一时惶恐,错说了句:不才明主弃,结果玄宗真就把他这个有才华的人给弃了。”

“堂堂一国之君搞的跟个小孩子似的乱发脾气,这不是扯淡吗?”

“他气出病来没事,他连累国家也气出病来就有事了!”

说到这里,高适又痛饮一杯。

“这还没完,就在今年,天宝六年,玄宗命通一艺以上之士到京师考试,李林甫这个奸贼因为担心自己的罪孽被揭发,暗中令所有人落榜,结果无人及第,包括诗人杜甫在内。”

“天宝,不如叫作天保吧!”

这回开口说话的是董庭兰。

“这件事给了我很深的触动,使我当时决心离开了长安。”

高适也是仰天悲叹一声。

“唉!”

“这件事也给了我很深的触动,使我现在决心不敢进长安!”

两人再次对饮一杯,希望能够借酒浇愁。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时候不早了,我们就此分别吧!”高适看看门外的天色道。

“是啊,我们他日再会!”董庭兰也往门外看了看。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哈哈,高老弟好口才!他日定当封侯!”

“哈哈,董大哥太抬举我了!”

“保重!”

“保重!”

日暮,两匹马作别,各奔前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