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庭中有奇树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053字
  • 2021-08-16 15:38:56

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

树下有妙女,春来发幽思。

女子伸出一条雪白手臂,抚摸着一条下垂的树枝,枝上长满了绿叶,叶上开出了朵朵鲜花,花中释放出了浓郁的芳香。

奇树伸出一条下垂的油绿树枝,抚摸着女子的额头,女子头上生满了秀发,发上扎了一个发辫,发辫上卡住了一个发簪。

女子伸出白玉般的纤细手指,轻轻揪住碧玉般的枝条,用两颗水汪汪的黑色大眼睛仔细看着花花叶叶,看上面是否生了虫子,但是今天下的雨水冲走了虫子。

奇树伸出碧玉般的纤细手指,轻轻揪住白玉般的手指,用两排明晃晃的绿色大眼睛仔细看着丝丝秀发,看上面是否长了虱子,然而女子每天都会洗头,并无虱子。

奇树在凌晨的半明半暗之间被一场暴雨从头浇到底,暴雨惊醒了冬眠的奇树,暴雨滋润了干枯的树干和树枝,使其恢复了生机,开枝散叶。

女子在凌晨的半睡半醒之间被一场暴雨从头浇到底,暴雨唤醒了春眠的女子,暴雨滋润了干枯的躯干和四肢,使其恢复了生机,胡思乱想。

奇树在晴朗的太阳下亭亭玉立着,无数叶子呈现出翡翠的颜色,它们吸收着一缕缕温暖的光线,吸收着二氧化碳释放着氧气。

女子在晴朗的太阳下亭亭玉立着,她鼻息间吸收着氧气释放着二氧化碳柔嫩,她的肌肤接受着一缕缕温暖的光线,呈现出白玉的光泽。

奇树被春风吹乱了一丝丝头发,长长的枝条随风摇摆,风越吹越大,枝条飘飘,碧叶摆动,阳光时而透过密叶的间隙照进里面,照到里面光秃秃的斑驳色的枝干,奇树仿佛在风中狂乱,狂乱之中迷失了自己。

女子被春风吹乱了一丝丝头发,长长的秀发随风摇摆,风越吹越大,长发飘飘,衣裙摆动,阳光时而透过衣裙的间隙照进里面,照到里面赤裸裸的斑斓色的躯干,女子仿佛在风中撩乱,撩乱之中迷失了自我。

奇树自从栽在这里,已经走过了十八个年头,走出了生命的十八圈轮回,然而到现在还是孑然一身而没有个同类的伴侣,它只能日夜守望天空,有时会飞过几只鸟儿,有时会遇到电闪雷鸣,接着是倾盆大雨,它算是栽在这里了。

女子自从栽在这里,已经走过了十八个年头,走出了生命的十八个周期,然而到现在还是孑然一身而没有个异性的伴侣,她只能日夜守望天空,有时会飞过几道影子,有时会遇到春思绵绵,接着是春水泛滥,她算是栽在这里了。

奇树好歹已经开花了十来年,好歹每年都能散发出花香,好歹每年都有翻飞的蝴蝶和嗡嗡的蜜蜂,降落在花蕊上采蜜,然后飞到另一棵树的花上授粉,如此一来便可保证生命的传承和延续。

女子好歹已经开花了一整年,好歹整年都能散发出体香,好歹整年都想翻飞的蝴蝶和嗡嗡的蜜蜂,降落在花蕊上采蜜,然后停在这一棵树的花上授精,如此一来便可保证生命的传承和延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