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东城高且长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097字
  • 2021-08-08 20:59:11

“一个月前,当我于高楼上远眺天涯彼端的他乡,总觉得自己的心在随着初升的朝阳一起跳动。”

“当天空的那颗心脏跃动在我的头顶上空时,我自己的心脏则被提到了我的嗓子眼。”

“我望向那个遥远的方向,当时我就在想,那里也有一个人在朝着我的方向望过来。”

“我猜测,远方的楼台上,也一定有一位美少女在朝我隔空暗送秋波吧?”

“那一刻的心动引起了下一刻的行动,我于是背上行囊,沿着楼外那条弯曲的河流踏上征程。”

“我的征途不是盲目的,我的干粮是足够的,我的佩剑是可以斩妖除魔的。”

“地图显示这条弯弯曲曲的河流名为洛河,河的那头是洛阳城高大曲折的东城墙。”

“我要先征服脚下这条绵延无际的青草岸,再征服楼上那位绵绵幽思的美少女。”

东城高且长,逶迤自相属。

荡涤放情志,何为自结束!

他回过头望着自己走完的这条路:回风动地起,秋草萋已绿。

四时更变化,岁暮一何速!

他转回头,望向眼前的高大楼阁,视线一点点上移,视野一圈圈收缩,最终定格在楼台上的一道人影身上。

那道身影缓缓转过身,两人的视线瞬间交汇在一起。

燕赵多佳人,美者颜如玉。

晨风怀苦心,蟋蟀伤局促。

“我曾经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曾经也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曾想自己在阁楼上结了婚。”

“我也曾想自己在阁楼上结了婚。”

“我曾想我做了一回新娘,新郎不在场。”

“我曾想我做了一回新郎,新娘不在场。”

“我曾在天涯之外以阳光为媒,把我的形容介绍给天另一方的新郎官。”

“我曾在天涯彼端以阳光为媒介,收到了一位姑娘送来的秋波,我知道那就是我的新娘子。”

“我一个月前在想,月老牵着晨光为我的婚姻牵线,昴官撒下彩霞做我的嫁衣,火红的太阳盖住我的头,成为了我的红头巾,我脚下的这座楼台则是我婚礼的殿堂。”

“我想万事俱备,只欠一个真正的新郎。”

“我一个月后在想,洛河延伸到天际,敲响了傍晚的夕阳之钟,夕阳之晚霞为我披上一身宽敞的红袍,夕阳之晚光从半空撒下无数层红色的帷幔,我想穿桥涉水之后,是否还能够登堂入室。”

“我想万事俱备,只欠一个眼前的新娘。”

“你稍等一下,等我为你弹唱一曲再说。”

被服罗裳衣,当户理清曲。

美丽的姑娘坐下来弹琴,十根纤细的青葱玉指轻轻拨动,宫商之音层层散开。

“远方的来客切莫匆忙,汝莫知我何喜汝之临光!”

“涉水的游子且莫慌张,欢迎你不远千里来我之异乡。”

“草野狐兔傍地之双双,云空燕雀倚天之行行。”

“地之一角啊美少女,盼来了天之一方啊俊儿郎!”

“风奏响晚霞缕丝簧,吾抛出绣球落夕阳。”

“白日如白驹过隙,黑夜无眠一何长!”

“千金不换片春宵,莫要辜负好时光!”

姑娘弹唱完后站起身来,她一双凤目望向楼下的少年,“兀那厮!你上来吧!”

驰情整巾带,沉吟聊踯躅。

思为双飞燕,衔泥巢君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