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不第后赋菊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232字
  • 2021-08-03 21:14:34

秋风瑟瑟,落木萧萧。

时隔多年,当黄巢再度站在长安城楼上遥望城内,李家的长安已经由盛转衰,而他黄巢的长安刚刚开始由衰转盛。

“你长安已经物是人非,我黄巢却已今非昔比。”

他还对当年的长安记忆犹新,那时他是赴京赶考的万千学子中的一个。

那时他也如其他万千学子一般充满激情,以为自己能在考试中进士及第、高中状元。

那时他也如其他万千考生一般没有进士及第,兴致满满而来,兴尽郁郁而回。

那时人们纷纷收拾好行李,一个个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他从田间来,照旧回到地头去。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他已经失去了在长安升官发财的机会了,再待下去也没用了,回去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无可厚非。

但是这绝非他心中所想要的结果。

但是他心中充满了浓浓的不甘和愤怒。

但是此地是皇家重地。

但是他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大声说出来。

但是他又不想让这种情绪郁结于心。

但是他确实需要发泄出来。

于是他心中又设想出了另一个结果。

于是他心中再度燃起了浓浓的野心和欲望。

于是那个目的地依旧是定在了长安城。

于是他在心中暗暗祈祷自己的愿望能够在有生之年达成。

于是他需要找到一处景物来借景抒情。

于是他在路边发现了菊花。

“当时我说什么来着?”

“当时我就说过两句话。”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秋天的菊花啊,现在是九月初八。”

“九月初八你开得正好啊,你盛开之后其他的花就萧杀。”

“你的香气浓郁啊,一缕缕直冲天涯,一股股弥漫长安人家。”

“你的生命力顽强啊,你的身影遍布城市,一朵朵都是那黄金打造的铠甲。”

“哈哈哈哈哈,话是这么说。”

“秋天的将士啊,现在是九月初八。”

“九月初八你们来得正好啊,你们开杀之后其他人就会被杀。”

“你们的勇气和士气啊助长了你们的杀气,你们的杀阵遍布长安。”

“你们的精神可嘉啊,整座城市都披上了你们的黄金战甲!”

“哈哈哈哈哈,话也可以这么说!”

巨大的城墙上,黄巢站在城门楼上向下俯视,高大的城楼足以将他的视线送临城内的每一个角落。

每一个角落都有一股九月八的秋风萧瑟,每一个角落都有一朵金色菊花盛开,每一个角落都有红色的鲜花凋零,每一个角落都有一阵香气透向城中,每一个角落都有金甲于日光下反射金光。

每一个角落都有一股九月八的腥风掀起,每一个角落都有一名战士火力全开,每一个角落都有敌军的血花飞溅,每一个角落都有一阵杀气透向城内,每一个角落都有金甲于日光下反射金光。

“彼时的秋天,我体会到的是忧伤。”

“此时的秋天,我体会到的是喜悦!”

“彼时的九月八,我在逆风凋零着。”

“此时的九月八,我在迎风绽放着!”

“彼时的我,在千军万马中被斩于马下。”

“此时的我,在马上将千军万马斩落下!”

“彼时的我,咽一口晦气逃离长安。”

“此时的我,含一口剑气君临长安!”

“彼时的黄巢,还是一介布衣。”

“此时的黄巢,却是金缕玉衣!”

“彼时的长安,还在以天下取布衣。”

“此时的长安,却在以布衣取天下!”

“彼时的黄巢,还在俯首称臣。”

“此时的黄巢,却已登基称帝!”

“黄巢早已今非昔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