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离思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123字
  • 2021-08-02 21:04:12

“元大人,小女今年虚岁十九,迟迟不肯出嫁,问其原由,她对您仰慕久矣!”

厅堂上,元稹打量着今天前来登门拜访的客人:一位四十来岁的男子,旁边坐着的是一位明艳动人的年轻女子。

他不曾想自己会有一位如此美丽的年轻追随者,为了他竟打算谁也不嫁。

他知道,如果他回个“不”字,这位姑娘一定会很伤心,而他或许也会被人说成是有眼无珠。

不喜欢美人,难道喜欢丑人?

“美丽的姑娘,你是我眼中的太阳,见到你让我不自觉眼前一亮,你走后我怕我自己也会再难相忘。”

他还是送走了二人。

“元公子,小女今年十六岁,年龄是有点小,人长得身材小,脸也小,但是您可不要小瞧她哦!”

“小女清莹三岁能识字,四岁会烧柴,五岁能做饭,六岁知让梨,七岁晓声乐,八岁通霓裳,九岁明天文,十岁解地理。”

“元哥哥,小女子清莹对您倾慕已久,我前十六载光阴未曾虚度,我后半生愿为你更衣做饭、载歌载舞、消愁解闷、照料起居,但求可以慰你平生。”

元稹见此口齿伶俐的姑娘,也是不由得一惊,一惊之下就想不出可以对付的词句来,“你你你……这这这……我我我……”

他的词汇在这一瞬间从海量诗文换成了结结巴巴这四个字,最后他只得在一阵沉默中将他们二人送出门去。

“元君,我这闺女整天为了你茶不思饭不想,只是一门心思想你,忽闻得你近来独居,她这两条腿就止不住要往你家走,为了防止她哪天鲁莽的跑过来,我今天特地带她来见你。”

“元君,你是我黑暗天空中的三道光芒。”

“白天照亮我的不是太阳,而是你。”

“夜晚照亮我的不是月亮,而是你。”

“吸引我的不是天上繁星,而是你。”

“你是我冬天的温暖,你是我夏天的凉爽,你是我的冬暖夏凉。”

“你是我三九天的阳春,你是我三伏天的白雪,你是我的阳春白雪。”

“你是我摸不到的手,你是我踢不到的足,你是我的情同手足。”

“我很幸运能成为你的日月星辰、冬暖夏凉、阳春白雪、情同手足,”元稹对其微笑道,“但我也有我自己的日月星辰、冬暖夏凉、阳春白雪、情同手足。”后半句他没有说出口。

三人都没有再说话,最后元稹又在无言中将他们二位送走。

在接下来的时刻中,陆陆续续又有一批上门说亲的人,领着一位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想又都被元稹一一婉拒了。

“或许他们会说我清高,但这难道是假的吗?”

“或许他们会说我不识抬举,然而事实是我既不识抬举,也不识时务。”

“或许他们会说我不是男人,但我并不是女人,更不是一个被阉割的太监!”

看看天色晚了,元稹只好关上大门,一个人走进斜阳下的院落伫立,仰面自饮一杯天上的女儿红。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元稹在院子里静静伫立,他看着半空沉落的夕阳和流淌的晚霞,那里的形状不断变换,色彩也变得越来越美艳。

“想我当初的婚礼也是一般,想我当初的新娘子也是无二。”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