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杨花坠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158字
  • 2021-07-29 21:28:43

家中。

杨花从树上飞出院落,再飞向天边,越来越远,没有归期。

杨花一团一团地飞,成群结队地飞,只飞不回。

轻柔素色的杨花,没有明显的形状,也没有鲜艳的色彩。

这样若有若无的存在,又有谁会把它们当作花来看呢?

这种随遇而安的生命,又有谁人会在意它们的生命呢?

这些漫天飞舞的白色精灵一旦坠落,便无人在惜,便无人顾忌,便任人踩踏成泥。

王闰之站在院子里,她背靠着院中的那棵杨柳树,抬起秀脸仰望天空,那里有无数的杨花飘飞。

飘得近的,就落在离家不远路边;飘得远的,就停在远处的房檐或者水流上;飘得更远的,就飘向异地他乡。

她的万千思绪也在飘飞,从她的脑海中飘出身体,飘离家门,飘上天空,纷纷扬扬,无穷无尽。

飘得近的,就会停在离家不远的路边,站立等待;飘得远的,就会立在远处的房檐或者流水上,遥望或者流向远方;飘得更远的,就去向异地他乡与他会面。

她望向那些无序乱飞的杨花,她觉得自己的那些思绪也是如此,她的心中早已乱作一团麻。

那些杨花飞得迷茫,那些思绪也飞的迷惘,这令她的娇眼越望越迷离,欲开还闭。

她背靠着杨柳树,站得久了犯困,她只好坐下来,背靠着树,迷迷糊糊的,渐渐得低着头进入了梦乡。

她梦到了自己还站在院子里,背靠着树,抬头望向那些漫天飘飞的杨花,一边细数着自己那些漫天飘飞的思绪。

“呼呼呼呼,”忽然有一阵狂风吹起,她看见那些在天空中漫游的杨花,被风吹得翻卷起来,一瞬间被吹到天外。

风太大了,她的万千思绪同样被吹走,风吹得越远她就越兴奋。

风把她载到了万里之外,那是郎君所在。

炎热潮湿的天气,荒芜野蛮的土地。

她情不自禁地走去。

“苏轼,别怕,我来了。”

“呖呖,呖呖。”

然而,正当她满怀激动的即将走入这片已知和未知交汇的天地之时,一阵莺呼声突兀的响起。

随着莺呼声的响起,这片荒芜的天地突然崩塌起来,其中高耸入云的树木、褐色的土地、盘踞万里的山川河流、巨大的飞禽走兽,一层层破碎,瞬间消失殆尽。

她的梦也开始一层层的破碎,转瞬间变得空无一物。

“啊!”她一脚踩空,从梦中惊醒过来,再度看向同样空无一人的院落,除了她自己。

等她再度抬头望向天空,天空此时已经变得空无一物,她的万千思绪也被一扫而空。

杨花太过轻盈,杨花太过空灵。

思念过于虚幻,思念过于遥远。

没有人对此花飞尽感到遗憾,正如无人对她飞尽的思绪感到遗憾。

人们感到遗憾的是西园坠落的红花,人们感到遗憾的是西园迟暮的美人。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但是,只有当思念也被忘却,只有当过去变成幻觉,青春才会真正老去。

回忆是留住青春的最好办法。

又一个早晨,经过清晓的一阵春雨后,当王闰之走到窗外的栏杆旁看那地上:杨花落满了一条河水,被雨水打碎;以及河水两旁的道路,被人群踩碎。

三分春色,一分流水,二分尘土。

漫天杨花,一池碎萍,两路春泥。

离人泪点点杨花,杨花点点离人泪。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