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如梦令

  • 步入诗
  • 春雨调
  • 1128字
  • 2021-07-28 21:37:03

漆黑的梦中渐渐有光线照进来,那是暮色之中的夕照,红色的微光将黑暗一点点消除,揭开其中的景象。

黑暗中,红色的微光首先点化了一座亭台,亭台中有位女子在独自饮酒,酒杯干了又满上,满了又饮干,如此来来回回许多次,女子酒量极佳,仿佛千杯不醉。

“酒沉,景沉,我也沉,沉到不能再沉!”

“酒醉,景醉,我也醉,醉到不能再醉!”

“酒昏,景昏,我也昏,昏到不能再昏!”

“酒花,景花,我也花,花到不能再花!”

“酒好,景好,我也好,好到不能再好!”

女子的白纱衣穿得比较宽松,此时在夕照下已然泛起了红光,二八芳颜抬起,五官精妙,如三月间开得正盛的牡丹花,沐浴着天上倾洒而下的晚霞之瀑。

“酒热,景热,我也热,热到不能再热!”

“咣当!”

她猛然站起身来,将石桌上的木勺和酒杯扔进石桌下面的酒桶之中,将肩上的纱衣轻轻揭开一角,露出如藕玉臂。

她抬头看向天空,夕阳的红光还在倾洒,她又低头看了看亭子外面,那里的黑暗此时也被红光照亮起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水面,一片亭亭玉立的荷花,时有水下的鱼儿跳出来透气,溅起一片片水花,时有水上的鸟儿扇动翅膀扇风,风吹的莲花左右摇摆,无言的舞蹈。

她又向亭边看去:一只小木船正系在亭柱下。

她又向远处看去:那里是一片漆黑。

“往常早早就回去了,今天可真是尽兴了,喝到这么晚才回。”

她把木桶挎在手臂上,扶住亭柱下到木船上,将绳子解开,荡起双桨,开始划船。

“哗哗哗。”

木船朝前方游去。

“亭子亭子亭子,今晚暂别,明日再坐!”

“鱼儿鱼儿鱼儿,今晚暂别,明日再会!”

“流水流水流水,今晚暂别,明日再游!”

清照回头看了一眼,对着空亭子挥手作别,她又低头看了两眼水面,对着鱼儿和流水作别。

亭子是她的朋友,给她提供饮酒的处所;鱼儿是她的朋友,陪她一起饮酒作乐;流水是她的朋友,涤荡她心中的杂念。

她向前方的黑暗处划去,前方的夕阳为她开路,前方的荷花却让她迷路。

“夕阳荷花,快告诉我我的家在哪?”

“落日晚霞,快和我说我的家在哪?”

“淡荡微风,快给我说我的家在哪?”

“潺潺流水,快告诉我我的家在哪?”

它们是沉默的朋友,它们是沉默的金子。

它们此时都不能说话,它们此时统统闪闪发光。

密集高耸的荷叶将她重重围困起来,夕阳照耀在荷叶上,给她投来一个又一个圆形的阴影,只在莲缝间投下斑斑点点的灯光,照亮归家的路。

荷叶长得太高了,将她和她的船淹没数尺。

清照抬头看着上方随风来回摇晃的一个又一个圆圆的叶子,在夕阳下通通变成了透亮的翡翠,下方则是一块又一块细碎的金子,在水面上忽上忽下地起伏。

“哗哗哗。”

“呱呱呱。”

她急忙摆桨渡船,然而只是惊起了一群鸥鹭飞到半空。

她不想睡在这么一个绮丽梦幻的地方,但夜已深了,最后她决定合上眼睛。

“荷花是我金黄的冠冕,荷叶是我翡翠的帷幔,荷茎是我不倒的仆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